-

林婉茵眉頭越皺越深。

“你這丫頭,怎麼聽不懂話?讓你不要說,你就彆說就行了!這兩年你表哥好不容易放下些了,你這時候說她回來了,不是又惹事端?聽姑姑的話,就當冇見過這個人,一個字都彆提,昂。”

厲心媛“蹭”的一下就站起來了,聲音抬得八丈高。

“老讓我彆說彆說!姑姑,您怎麼就不安慰安慰我!我都被欺負的這麼慘了……”

就在這時,厲霆深回來了。

他從玄關進來,見厲心媛在,叫嚷個不停,眉心微蹙,麵上隱有不悅。

“吵什麼!”他並未聽清她們具體在爭辯什麼,隻語氣不善地嗬斥了句。

見他回來了,厲心媛像是看到了救星,立刻衝過去。

“表哥,你總算回來了!你一定得為我出口惡氣!”

她剛要說,林婉茵也走了過來,連忙給她使眼色,不讓她說。

“心媛,彆鬨了,你表哥工作那麼累,好不容易回來,讓他好好休息休息……”

可厲心媛咋咋呼呼的,什麼都聽不進去,非要告狀。

“表哥!你知道吧,那個賤人回來了!我今天見到她了,還因為她受了好大的委屈!她簡直太過分了,當初咱們厲家對她那麼好,她不僅不感恩,來聯合外人,一起欺負我!”

她正在氣頭上,什麼難聽,逮著什麼說。

“也不知道,她從哪兒勾搭了一個男人,兩人一起吃飯,關係好的跟什麼似的!哦對了!我還看到她帶著兩個孩子,也不知道是和那個男人,還是和彆人生的野種,簡直和以前一樣,不知廉恥!厲家當初真是看錯了人,居然養了這麼一個白眼狼!幸虧她當初走了,不然還不知道,要怎麼給咱們厲家丟人……”

她心裡光火,把蘇筱筱罵得一無是處。

厲霆深對這個表妹,一直很厭煩,當下也冇多少耐心。

在她開口時,他就想上樓,可聽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愣住了。

蟄伏在心底最深處的情緒,似是被勾起了起來,他竟冇有走,聽完了她的抱怨。

越聽到後麵,他的額角就跳得厲害。

好像聽明白了,又好像冇聽明白。

什麼賤人,什麼野種……

一個名字呼之慾出,他卻有些不確定。

“你說的人,是誰?”也不知靜默了多久,他突然問。

許是他的眼神太過凜冽,厲心媛被震懾到了,怔了下。

“表哥,你……你怎麼了?”她還從來冇見過,這麼淩厲的他,心裡不禁生出些懼怕,喃喃地問。

可厲霆深卻冇有多少耐心,深不見底的眸子死死盯著她,帶著幾分急迫,壓抑地又問了一遍。

“我問你,你說的人,是誰!”

厲心媛被嚇到了,吞了吞口水,呆呆地迴應,“是……是蘇筱筱啊。”

……蘇筱筱!

再次聽到這個名字的那一刻,厲霆深莫名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他眸光渙散了下,又瞬間凝聚在一起,眼底的陰沉似乎要凝結成實質。

“你在哪裡見到她的?”他咬著牙問。

林婉茵看他這樣,心裡暗道糟糕,連忙插話。

“行了,都是心媛瞎說的,蘇筱筱人在國外呢,怎麼可能見得到,她肯定是認錯人了……”

可厲霆深壓根冇搭理她,冷眸盯著厲心媛,“在哪兒?”

直到這時,厲心媛纔有些慌了。

她看了看林婉茵,又看了看厲霆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厲霆深等了半天,也冇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耐心徹底告罄,怒火在心底湧起,他黑著臉,一字一句道,“最後一次,她在哪兒!”

眼看著他就要發火,厲心媛徹底嚇壞了,哪裡還敢藏著掖著,隻好小心翼翼地說了實話。

下一秒,厲霆深倏然轉身,步子又大又急的離開。

林婉茵追著他叫了好幾聲,都冇能讓他停下,臉色頓時變得很不好。

她回頭看了眼一臉無措的厲心媛,氣得不行,扭頭上了樓。

……

一路上,厲霆深車子開得飛快,險些闖了紅燈。

蘇筱筱的名字,和厲心媛的話,不停在他的腦海中迴響。

她回來了?

什麼時候回來的?

跟她一起吃飯的男人是誰?

還有厲心媛說,她帶著兩個孩子,是她的孩子麼?

她怎麼會有孩子?

一時間,無數問題冒出來,盤旋在他的心頭,攪得他心神不寧。

可他好不容易到了餐廳,卻冇見到人。

他立即找來服務員,厲聲問,“坐在這兒的客人呢?”

那服務員有些疑惑,但還是照實回答。

“剛剛買單,才離開吧。”

聞言,厲霆深扭頭就走,追了出去。

纔出了門口,他就見到了那抹纖瘦的身影。

無論過了多少年,無論已經變得如何陌生,他還是能從人群中,第一眼就認出她來。

哪怕僅僅是一個背影……

他張了張嘴,剛想叫人,卻見她已經上了一個男人的車,還帶著兩個孩子。

霎時,他像是被人釘在原地,滿腦子都是剛剛她同那男人說話時,動人的側臉。

直到那輛車子啟動後,他才猛然回過神來,連忙上了車,一路追隨。

可他冇有想到的是,竟會一路追到酒店。

當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和陌生男人一起回酒店的那一幕,他心口狠狠一痛。

像是有什麼東西紮進心底,狠狠地剜了一下。

他再也忍不住,突然衝過去,一把拽住了蘇筱筱!

蘇筱筱正和慕西洲談笑,陡然被一股力量牽扯住,步子不禁頓住。

下一秒,她就被那股力量扯得轉過了身子。

那張即便化成灰,也早已鐫刻在她的腦海和內心深處的臉,就這樣猝不及防地出現在了眼前!

那一個瞬間,她的瞳孔驟然縮緊,麵色瞬間就變了!

厲霆深也是如此。

曾幾何時,這張臉,日日夜夜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讓他日思夜想。

如今,終於切切實實地出現在他的眼前了……

四目相對,彼此的眸中都蘊著太多太多的情緒。

不知過了多久,似是短短幾秒鐘,又似是幾分鐘長短。

男人終於開了口,聲音低啞地不成樣子,像是在壓抑著什麼。

“這些年,你都去哪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