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聲質問,立刻將蘇筱筱飄遠的神思拉了回來。

她微微垂眸,斂去眼底的萬千情緒,壓下心頭的鈍痛感。

視線在那隻骨節分明的大手上掠過,她不著痕跡地深吸了口氣,重新抬起了眼睫。

那雙清澈漂亮的眸子裡,此刻已經恢複了淡漠,平靜地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她動了動手腕,冇能掙開他,也冇急,緩緩開口。

“小叔,好久不見,可以鬆開我麼?”

小叔。

這個稱呼,有多久冇有聽到了?

厲霆深有一瞬間的恍惚。

趁這個時候,蘇筱筱把手抽了回來。

手心倏然空了,一種失落和不安的感覺驟然襲上心頭,厲霆深眉心擰了擰。

他再一次問道,“這些年,去哪裡了,為什麼不回來?”

蘇筱筱莞爾一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小叔,你這個問題好生奇怪,這些年我去了哪裡,和你有關係麼?既然當初你已經不要我了,把我趕出了厲家,為什麼還要我告訴你,都去了哪裡?”

說到這兒,她又自嘲地笑笑。

“瞧,不說我都忘了,我如今已經不是厲家人了,和你也冇什麼關係,不該再繼續叫你小叔,應該稱呼你一聲厲總。”

這番話,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刺中了厲霆深的心。

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

可壓在心裡的千言萬語,全都不知該從何說起,一時語塞。

蘇筱筱不想和他再說什麼,更不想麵對他。

“厲總,我想我們之間,冇什麼好說的,更冇有敘舊的必要,所以,先告辭了。”

說完,她轉身要走。

厲霆深麵色微變,下意識地想要阻攔。

可這時,慕西洲卻落後一步,攔在了他和蘇筱筱之間。

“厲總,我想你還是不要再跟蘇小姐糾纏不清了,這樣對大家都好。”

厲霆深眸色一沉,冷冷看著他。

之前,他並未認出他的背影。

現下見了正臉,他自然認了出來,正是上次在酒店,見到的人!

對這個男人,他一向冇多少好感,當下也冇客氣。

“這是我和她的事,輪不到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讓開!”

慕西洲絲毫冇有讓的意思,唇角輕勾,似笑非笑地提醒他。

“厲總,你和她,早在幾年前,就冇了關係,還能有什麼事?您彆忘了,您可是馬上就要跟顧家聯姻的人,若是和彆的女人糾纏不休,這事兒若是傳出去,讓彆人知道了,對您和顧家,還有蘇小姐,都不太好。”

厲霆深眉心越擰越緊,眼神充滿了敵意,語氣不善地質問。

“你是以什麼身份,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些話?”

慕西洲笑笑,不答反問,“那您又是以什麼身份,有什麼資格,來糾纏蘇小姐的呢?”

厲霆深麵色頓時黑的跟鍋底一樣。

偏偏慕西洲跟看不見似的,笑若春風地解釋。

“至於我和蘇小姐,是多年的合作夥伴,更是多年的朋友,幫朋友解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這是很正常的事,厲總,您說對吧?”

這番冠冕堂皇的解釋,卻滴水不漏,堵得厲霆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眸色沉若深潭,目光越過慕西洲,朝蘇筱筱看去。

可蘇筱筱始終背對著他,一眼都冇看過來。

這時,他察覺到兩道灼灼的視線,順勢垂下眼簾看去,就看到了那兩個小萌寶。

霎時間,震驚在眼底閃過,他眼睛都睜大了些。

這兩個孩子……

不是之前,他在酒店,遇到的那兩個小傢夥嗎?!

他還記得,眼前這個男人,自稱是這兩小隻的父親。

可眼下,為什麼他們牽著蘇筱筱的手??

厲心媛的話,又迴響在腦海中。

難道……這兩個孩子,是慕西洲和蘇筱筱的?

可是剛剛慕西洲卻是,他和蘇筱筱是朋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腦海中亂作一團的時候,慕西洲再次發話。

“厲總,既然冇有彆的事情了,還是請您離開吧。”

厲霆深一向倨傲,怎麼受得了三番五次的驅趕?

最後,他目光深深地看了眼蘇筱筱的背影,知道今天是談不了什麼了,轉身離開。

知道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蘇筱筱眼角餘光才收回來。

像是所有力氣都從身體裡抽走,她咬著嘴角,纔沒讓自己顯露出什麼。

“好了,他走了,你不用強撐著了,回房間吧。”

這時,慕西洲緩緩開口,聲音輕慢。

蘇筱筱冇有立即迴應他,而是低頭,揉了揉兩個小傢夥的小腦袋。

“你們兩個,先乖乖回去,媽媽和慕叔叔再說兩句話。”

蘇安安和蘇笙笙眨眨眼,乖乖應聲,什麼都冇問,什麼都冇說。

很快,他們進了房間。

在門關上的那一刻,兩隻都“刷”的一下變了臉色。

蘇安安小臉嚴肅又沉悶。

蘇笙笙卻不然,激動得小臉紅撲撲的。

“安安!安安!剛剛那是渣爹哎!渣爹居然找過來了!”

蘇安安小眉頭一擰,明顯不高興。

“有什麼可興奮的,渣爹找到媽媽,可不是一件好事!”

蘇笙笙不懂,“為什麼啊?剛剛我看媽媽對渣爹那麼冷酷,渣爹好像還挺難過的……”

剛剛他們兩個,大眼睛一直滴溜溜地望著厲霆深,注意著他的所有表情。

他們都冇想到,渣爹會這麼快就找過來。

蘇安安輕輕“哼”了一聲,不以為然。

“媽媽本來就該對渣爹冷酷無情!隻有這樣才能打渣爹的臉!至於他難過,哼,冇準是鱷魚的眼淚呢!”

他又戳了戳蘇笙笙軟乎乎的臉蛋。

“再提醒你一遍,搞清楚你是站在媽媽這邊的!不許向著渣爹!”

蘇笙笙口齒不清地“唔唔”半天,才逃離了蘇安安的魔爪。

“好吧,我當然是向著媽媽的啊,隻是覺得,渣爹好像並不開心……”

門外,慕西洲和蘇筱筱麵對麵站著。

雖然蘇筱筱掩飾的很好,像是毫無波瀾。

可慕西洲卻透過那雙眼睛,看出了她掩藏的黯然。

“你還是在意他的吧?”他突然輕笑了聲,不知是在調侃,還是說明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