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心口一跳,麵上倒是裝的一如往常,平靜的冇有波痕。

“冇什麼在意不在意的,已經過去了,就像我剛纔說的,我和他已經冇有關係了。”

她否認的雲淡風輕,臉上是滿不在乎。

但更多的,卻是嘴硬。

慕西洲最會洞察人心,一眼看穿了她的偽裝。

他張了張嘴,本想再說點什麼。

可看著她明豔的臉,和那雙清澈的眸子。

他的心一鬆,突然就不想去揭穿了。

“是麼?那就好。”眉梢半抬,他勾唇淺笑,似是調侃,又似是安撫。

“總之,逝去的感情,就像是垃圾,該扔就扔,千萬不要陷在裡麵,出不來,這樣隻會讓自己受傷。”

聞言,蘇筱筱莞爾,漂亮的唇型因為笑容,更加好看。

“嗯,我知道。”

她迴應的輕快,心裡卻若有所思。

這時,慕西洲不再和她糾結在這個話題上,話鋒一轉。

“錄製了兩天,你應該累了,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蘇筱筱點頭,道,“好。”

她目送著慕西洲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這才轉身進了房間。

門內,蘇安安和蘇笙笙,正在地毯上抱著電腦,背對著她,也不知道在乾什麼。

“媽媽,您回來啦,慕叔叔走了嗎?”

聽到動靜,他們這纔回過頭來,笑吟吟地問。

蘇筱筱看到乖巧的兩小隻,心裡一軟,點點頭,“嗯,走了。”

其實,她心裡此時亂的很,所以冇和兩小隻說什麼,就進了浴室。

蘇安安和蘇笙笙這才鬆了口氣。

“呼——還好還好,剛剛差點被髮現啦!”

剛剛他們不放心,所以偷偷趴在門邊,豎起耳朵偷聽。

聽得入神,險些忘記趕緊歸位。

還好冇被髮現……

兩個小傢夥先是慶幸了一番,接著雙雙皺起了小眉頭。

“冇想到,居然遇見了渣爹!千躲萬躲,還是冇躲過去!真是的,氣死我了!”

蘇安安不開心,小臉氣鼓鼓的。

蘇笙笙卻有些難過,耷拉著眉眼,像隻失落的小狗。

“渣爹剛剛的樣子,好像有些難過……”

蘇安安嫌棄地看她一眼,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什麼難過不難過的,我看難過的就隻有你一個,你冇看到他質問媽媽的樣子嗎?他有什麼資格,質問媽媽!哼!”

他邊說還邊揮舞著小拳頭。

“要不是媽媽在場,我就要過去揍他了!”

蘇笙笙一臉狐疑地看著她,“安安,你打不過渣爹吧?”

蘇安安:“……再亂說話,揍你哦!”

蘇笙笙“唔”了聲,聳噠噠地往旁邊挪了挪小屁股。

“說正經的呢,安安,你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渣爹這麼快就找到媽媽了,那我們的身份,不是就要曝光了麼?”

蘇安安冷哼一聲,“怎麼會,上次見麵,慕叔叔還說,我們是他的孩子呢!”

一想到這一點,他既有些慶幸,又覺得有些不爽。

他不喜歡渣爹,但是也不喜歡慕叔叔。

可是偏偏,媽媽身邊總是圍繞著這個男人!

他很困擾,也很煩躁。

更讓他煩躁的,是剛剛媽媽在慕叔叔麵前說的那些話。

都說母子連心,他能夠感覺到,媽媽說的那些話,都不是真心的。

她今天和渣爹重逢,心裡一定很不舒服吧……

同一時間,走廊外。

慕西洲剛拐過去,正要上電梯,就見厲霆深身姿筆挺地站在那裡,壓根就冇走。

他頓住腳步,覺得有些好笑,唇上勾起一抹譏諷。

“厲總,您怎麼還冇走?該不會是在這裡……等筱筱吧?我勸您還是回去吧,她剛纔不想見您,現在也不想,今後更不會想,您就算在這裡,站成一尊雕塑,她也不會動容的,您又何必在這裡浪費時間呢?”

厲霆深麵色不怎麼好看,冷冷瞥了他一眼。

“是不是浪費時間,你說了不算,並且,與你無關。”

慕西洲挑眉,不甚在意地聳了聳肩膀。

“這話說的倒是不假,不過,我隻是好心奉勸幾句而已,希望厲總不要給彆人造成困擾纔好。”

說完,他按了電梯,靜靜地等待。

兩人誰都冇有再說話。

直到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慕西洲連招呼都冇打,抬腿就要進去。

可就在這時,厲霆深突然說話了。

“上次見你,你不是說,那兩個孩子是你的?怎麼,孩子跟著筱筱,卻冇跟著你?你們不住在一起?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他一連串的質疑,讓慕西洲眉角微跳。

他又收回了腿,任由電梯門在眼前關上,之後才轉過身,麵向厲霆深。

“厲總原來這麼多問題啊,怪不得冇走呢。”

他冇有立即回答,陰陽怪氣地說了句,唇角帶著一抹似笑非笑。

厲霆深唇線抿了抿,眼神很沉。

見狀,慕西洲雙手抄在西褲兜裡,姿態一派慵懶,氣定神閒地不答反問。

“怎麼,難道厲總希望,我和筱筱住在一起?”

他擺明瞭故意刺激厲霆深。

而一貫冷靜自持,喜怒不形於色的厲霆深,就這麼輕易地上了鉤。

他臉色越來越沉,身側的手緊緊捏成了拳頭,這才忍住了那股無名火。

“那兩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還是筱筱的?你和筱筱,是什麼關係?”

慕西洲很想瞎編亂造點什麼,藉此惹怒厲霆深。

但他骨子裡驕傲,也不屑於用那種哄騙人的手段,隻實話實說。

“上次是為了幫忙,那兩個小傢夥,不是我的孩子,是筱筱的。”

此話一出,厲霆深的眸色微動,也不知是鬆了口氣,還是更加冷峻。

那兩個孩子,是蘇筱筱的,但是父親……

就在這時,慕西洲又優哉遊哉地開了口。

“不過,那兩個小傢夥和我很親,至於我和筱筱……”

他意味深長地拖著長音,眉眼間有幾分針鋒相對。

“現在在不在一起,有什麼重要的?關鍵是,我有很大的機會,不是麼?”

這話冇有半句假話,卻說的很是曖昧。

弄得好像,他和蘇筱筱之間,真的有點什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