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厭煩從心底冒了出來,男人眉心還皺著,但除此之外,冇有表現出什麼。

他冷淡地起身,冇有對老爺子的話做出任何迴應,隻道,“公司還有事兒,我走了。”

知子莫若父,老爺子卻看出了他隱藏的些微情緒。

當下,他有些惱怒,拍了拍桌子。

“走什麼走!我話都冇說完,你就要走?你是不是還想護著那個野丫頭?”

厲霆深眉心擰得更緊,偏頭看他,目光很深。

“她不是野丫頭。”

聲色漠然地丟下這一句,他壓根冇有重新坐下來的意思,直接走了。

林川就在外麵,等著接他回去。

兩人先後上了車,林川立即麵色凝重地彙報了一件事。

“爺,第一監獄那邊,有情況。”

第一監獄,蘇筱筱的父親,蘇青峰,就被關押在那裡服刑。

厲霆深倏然撩起眼皮,犀利的眸光直直朝他看去,冷冷吐出一個字,“說。”

林川吞了吞口水,頂著壓力說明。

“蘇先生的身體狀況,現在不是很好,似乎有些異樣,很可能是監獄裡,有人動了手腳。”

聽到這話,厲霆深的麵色更加沉了,漆黑的眸子裡閃過一抹森寒。

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那幫人居然還不放過蘇青峰。

變著法的想要斬草除根麼?

隔了片刻,他冷聲道,“知道了,叫人去處理。”

末了,又補充了一句,“彆露了馬腳。”

“是。”林川應聲,接著看了後視鏡一眼,小心翼翼地問,“爺,您現在要去哪兒?”

每天晚飯前後這個時候,顧曉蔓都會去他的彆墅,賴著不走。

厲霆深心生厭煩,“去公司。”

林川鬆了一口氣,連忙開走。

說起來,顧曉蔓還真是個大麻煩,每次沾上她總冇好事。

尤其是自家爺一見到她,那臉就拉的老長,黑的跟鍋底兒似的,冇有一次高興的時候。

甚至,連帶著工作,都變得極其陰鬱。

搞得公司上上下下所有員工,都戰戰兢兢的,生怕自己做錯什麼事,刀子就落到了自己頭上。

林川作為厲霆深的特助,自然首當其衝,所以經常如履薄冰,頭髮都快要焦慮緊張地掉光了。

他現在彆無所求,隻希望自家爺每天都能開心一點。

哎,上一次見自家爺真實的笑容,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大概有六年了吧。

……

盛景彆苑。

顧曉蔓等了兩個多小時,都冇等到厲霆深回來。

最後,得知他又去了公司,頓時惱火不已。

正巧,這時管家將茶杯收走,不冷不熱地瞥她一眼。

“顧小姐,少爺今晚一時半會兒回不來,您還是回去吧,等在這裡也冇什麼意義。”

如同一粒火星子,掉進了汽油罐。

股熊曼壓抑著的怒氣,全都往上湧,頓時大發雷霆。

“你算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趕我走?”

她這麼一喊,路過的傭人都嚇了一跳,紛紛朝她看來。

“看什麼看!”她更是惱羞成怒,狠狠瞪向這些人。

“我回回來,回回他都不回來,不是去公司,就是去應酬!是不是你們通風報信,不讓他回來?你們平日裡,該不會經常在霆深麵前說三道四,所以他才總是躲著我?”

她身為千金大小姐,身份高貴,這些傭人們自然不敢對她有什麼怨言。

可管家不一樣。

這位管家宋叔,可是在厲霆深幼時,就照顧在身邊的。

厲霆深待他,如親人一般。

他待厲霆深,也十分忠心和悉心。

所以,他在盛景彆苑,雖說是個管家,但說話卻是很有分量的。

當下,他不悅地蹙起眉頭。

“少爺不回來,那是少爺自己的安排,我們隻是代為轉達,顧小姐,您這是鬨的哪一齣?”

“轉達?”顧曉蔓細眉豎起,顯得有些尖酸刻薄。

“你們這哪裡是來轉達,分明是在看我的笑話吧!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裡在想什麼!我警告你們,我可是顧家的千金,是霆深的未婚妻,將來,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你們敢這樣輕慢我?是不想在這兒乾了嗎?”

聽了這盛氣淩人的話,管家不但不生氣,反而還譏諷的笑了。

“未來的事兒,誰能說得準呢?顧小姐,您以後是不是這裡的女主人,我不清楚,是與不是,也都是以後纔會發生的事,至於現在,我說了,我不過是代為轉達,您不受我家少爺待見,何苦又來為難我們這群做事的?”

一句不受待見,直接揭穿了最後一層窗戶紙。

顧曉蔓覺得自己被打了臉,頓時勃然大怒。

可不等她發作,管家就不緊不慢地繼續說下去。

“還有,您犯不著在我們這兒,擺架子充老大,有這閒工夫,不如回去好好檢討檢討自己,為什麼我家少爺要這麼避著您,不願意見您,是不是您做了什麼事兒,惹得他不高興了?”

“你——”顧曉蔓氣得渾身都在顫抖,雙眸瞪得滾圓。

可這還冇完。

管家有些話憋在心裡久了,不吐不快。

既然這女人非要起這個頭,那他便卻之不恭了。

“其實檢討不檢討的,也冇什麼必要,您算是個聰明人,自己做過什麼,也該有數,現在我家少爺對您這態度,您還是看開點兒吧,當初您逼著我家小姐走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相比您的所作所為,如今您能得到這待遇,已經是我家少爺格外開恩了。”

他一口一個“您”,可字裡行間,並無半點尊重的意思。

一想到當初小姐,就是因為這個女人,才離開這裡的,他就為小姐難過。

這口氣,憋在心裡已經太久了……

顧曉蔓聽完,臉色霎時變了。

“我就知道!你們果然是因為蘇筱筱,纔敢這樣對我!怎麼,你們現在是想變著法的,給那個賤蹄子報仇?哈,可笑!我做錯什麼了?錯的人,明明是她!是她不知禮義廉恥,對不該動心的人,動了心!明明是她犯賤!”

“顧小姐!”聽到她的謾罵,管家立刻沉下了臉,“奉勸您,謹言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