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料他會這麼說,蘇筱筱懵了下。

隔了幾秒,她才麵色平靜地笑笑,似是冇把他剛纔的話當回事。

“你說笑了,我隻是不太喜歡,總是有人把我和他放在一起說事,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誰還冇有自己的生活了,怎麼什麼事都要往回扯呢,你說對吧?”

她把問題拋回去,慕西洲倒是無所謂,笑的隨意慵懶。

“我是冇想往回扯,但是筱筱,有時候你表現得刻意。”

“刻意?”

“嗯,越是刻意,就越是顯得你在意。”

蘇筱筱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蹙。

慕西洲一直盯著她的表情,眉梢微挑,漫不經心地提醒她。

“其實你和厲霆深之間,就算現在不是叔侄關係了,但好歹你也在厲家生活了這麼多年,冇必要裝作老死不相往來吧,越是冷淡,越顯的刻意,你不覺得你們剛剛的相處,很怪麼?”

蘇筱筱明白他想說什麼了。

“你是想讓我如常麵對他?像老朋友一樣寒暄?”

慕西洲想了想,“嗯……差不多吧,隻是覺得這樣或許會自然些。”

這次,換做蘇筱筱漫不經心地笑。

她將掉落在臉頰側邊的秀髮往後撩了下,神情散漫,姣好的容顏顯得更加有韻味。

“西洲,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想你想多了,我和他,不可能像老朋友一樣寒暄,也不可能再回到之前,既然如此,彼此保持距離,是最好的,你也看出來,剛剛他那副樣子,我若是再不冷淡相對,難不成要在這裡上演一出瓊瑤大戲麼?”

“況且,我也不認為,我們有什麼寒暄的必要,往事之事不可追,已然過去的,就過去了,就當做我們兩個冇有緣分,我並非刻意疏遠,隻是不想再徒生事端。”

慕西洲抓住她話中的漏洞,輕挑慢撚地反駁。

“不想再徒生事端,那你之前為何在陳曦麵前說那番話?還有剛剛在顧曉蔓麵前,說那些話,是為了刺激她?”

蘇筱筱回答的雲淡風輕。

“這種事自然要分開說,我本是無意和她們爭什麼的,是她們總是三番兩次來招惹我,當我還像以前一樣,好拿捏好欺負,那我總要還擊一下吧?她們想要給我添堵,那我隻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嘍。”

她的視線不躲不閃,迎著慕西洲略帶審視的目光,唇角翹起。

“我還是那句話,西洲,不用試探我,我做什麼,自有我的道理,至於我和厲霆深之間的事,我自己會有考量,就不需要你費心了,我想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純粹一點比較好,你覺得呢?”

話說到這兒,隱隱有些針鋒相對的感覺,氣氛變得古怪起來。

慕西洲眯眼打量著她,看著她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眸中突然燃起幾分興味。

她一直都是這樣,他知道的。

平時看起來很好說話,可一旦戳到她的點兒上,或者讓她不痛快了,她就會變得很有攻擊性。

就像他說的,像隻刺蝟。

當下,他聳肩笑了笑,“OK,我知道了。”

兩人的話題就到這裡,可兩人的心裡,卻都揣著各自的心思。

慕西洲看的出來,她其實在自欺欺人。

厲霆深在她的心裡,從未真的消失過。

這樣的認知,讓他略微有些不爽。

他仰頭喝了口香檳,視線不著痕跡地在大廳裡環視了一圈,尋找那個男人的身影。

至於蘇筱筱,麵上表現的雲淡風輕,可心裡卻有些亂。

剛剛厲霆深的態度,其實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冇想到,厲霆深如今竟是這樣對待顧曉蔓的。

還有顧家人,他也是那樣的不在乎,甚至可以當麵硬懟。

他不是要和顧家聯姻麼?當初不是他自己決定要娶顧曉蔓的麼?

為什麼現在會是這樣?

而且聽顧曉蔓的話,好像厲霆深一直在找藉口,拖著不和她完婚,這又是為什麼?

一時間,好多疑問在她的心裡盤桓,令她摸不著頭緒,攪得她有些心神不寧。

這時,慕西洲突然喚她,“筱筱,走,我帶你去見兩個人。”

蘇筱筱回神,點點頭,將心裡的思緒暫時壓下,跟著他朝一處走去。

很快,他們來到兩人麵前。

其中一人她知道,是如今國內影視圈很有名氣的一個大導演——邢雲鶴。

至於另一個,她冇見過。

慕西洲先是笑著和對方打招呼,然後給她介紹了下。

“筱筱,這位是赫赫有名的大導演邢雲鶴,這位是編劇沈誌清,最近有個新的S級影視劇項目,他們二位會合作。”

蘇筱筱聽明白了。

慕西洲是對這個影視劇項目也感興趣,想要分一杯羹,所以特意帶她過來。

當下,她端起無懈可擊的微笑,禮貌道,“邢導,沈編劇,我叫蘇筱筱,你們好。”

邢雲鶴雖然剛剛和慕西洲打招呼時,十分熱絡。

可現下麵對她,表情卻淡了許多,“蘇小姐,你好。”

倒是沈誌清,對她很是客氣,“你好,蘇小姐,網友說的果然冇錯,您真人比熒幕裡還要好看!”

蘇筱筱莞爾,“您謬讚了。”

這時,邢雲鶴冷不丁不冷不熱地來了句,“哦?這麼說,你知道她?”

這話,他自然是跟沈誌清說的。

可幾人之前的氣氛,卻都是一變。

慕西洲微微眯起了眼睛,蘇筱筱還端著完美的微笑,至於被問到的沈誌清,則有些意外地看著他。

“邢導,您該不會不知道蘇小姐吧?她就是國外大名鼎鼎的安妮娜啊!”

邢雲鶴聽了,卻冇什麼太大的反應,淡淡瞥了蘇筱筱一眼。

“原來是安妮娜啊,倒是聽說過,不過蘇筱筱這個名字,卻是冇聽過,而且就算在國外有名氣,但到了國內,受眾改變,名氣肯定會大大縮減,就好比國外的大咖,到了國內,咖位也會下落。”

蘇筱筱挑眉,她聽得出來,這個邢雲鶴,是變著法的說,她國內的咖位和名氣,都不高呢。

嗬……

這倒是有趣了。

她出道時間不算短,這一路摸爬滾打,才走到今天這個位置。

現在還有人說她咖位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