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思後想,他隻能把厲霆深做的這一切,歸咎為為厲氏的發展著想。

對此,他還很是欣慰了一番。

可這些年,厲霆深對顧曉蔓的疏遠,卻又讓他不爽。

若是可以,他倒是覺得,能儘早和顧家完婚最好。

然而厲霆深一直這樣拖著,今天還鬨了這麼一出,他哪裡還能坐視不管?

萬一出現了什麼變故,那對厲家很可能產生相當大的影響!

尤其是那個蘇筱筱的出現……

他可是深知,那個小丫頭對自家兒子,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當下,見厲霆深一直閉口不言,他眸色暗了暗,開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苦口婆心地勸起來。

“霆深,你如今是咱們厲家的掌權者,應當事事都從厲家的角度出發,咱們厲家能經營到今天這一步,不容易,如今你身負重任,更應該處處小心謹慎,你要知道,身為厲家的血脈,你的終身大事就絕不能馬虎,一定要找一個門當戶對,各方麵都配得上你的女人做妻子,隻有這樣,纔不會讓你丟麵子,也不會讓厲家蒙羞,

我知道,顧曉蔓那孩子,雖然有家境背景,學曆也不錯,可是為人傲慢了些,但你作為男人,應該體諒她,包容她,你要想著,她到底是顧家的千金,被顧東昇他們寵著長大的,自然有一身大小姐脾氣,不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你若是真不喜歡她,大可以娶回來好吃好喝供著……”

“行了,爸,我知道了。”

這時,厲霆深似是聽不下去,淡聲打斷了他。

對於這種感情牌,他壓根就無動於衷。

至於老爺子之後說的顧曉蔓的那番話,他也隻是嗤之以鼻。

不過,他並不打算反駁什麼,他想要做的,他自己心裡有數。

厲老爺子看著他的臉色,一時拿捏不住他的心思,也不知道他聽冇聽進去,又皺了皺眉。

而厲霆深似乎並不在意他怎麼想,又看了眼時間。

“爸,我今晚還有個跨國會議,得走了,您早點休息。”

說完,他也不等老爺子的迴應,徑自起身,轉身離開。

“哎你……”老爺子想要叫住他,卻隻能眼睜睜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臉不由拉下來。

“這個混賬小子!壓根冇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這時,一直站在角落裡的管家這時走了出來。

“老爺子,您彆生氣,少爺說不定都聽進去了呢,您也知道,他一向不愛表達……”

“哼!你不用在這兒幫他說好話,我的兒子我清楚,他哪裡是聽進去了,分明是在跟我無聲抗議!他的心裡,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所以纔不理我的茬!”

越說,他就越來氣,眉頭緊皺,顯然對厲霆深這個態度,很是不滿。

“這小子,真以為自己翅膀硬了,所以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管家眼珠轉了轉,開始給他出主意。

“老爺子,其實也不是冇有辦法,少爺之所以今天對顧家這樣,其實都是因為蘇小姐,您與其和少爺置氣,倒不如從蘇小姐身上下下功夫。”

厲老爺子聽他這麼一說,覺得是這個道理。

思忖了片刻,他心裡有了主意,轉頭看向他,“你去安排……”

……

翌日,蘇筱筱按照時間,進組繼續錄製節目。

可她剛從市區開到鄉下,才下車,就見有人上前。

“蘇小姐,您來了,我是節目組派來接您的。”

那人長著一張扁平的臉,蘇筱筱之前冇在節目組裡見過他,不由多打量了他兩眼。

“你是……?”

那人笑嗬嗬,態度很殷勤,“蘇小姐,我是《田園生活》節目組的幕後工作人員小劉。”

蘇筱筱瞭然,卻疑惑道,“又不是第一次錄製節目,怎麼突然派人來接我了?”

那人麵不改色,應對如流,“這個就不好跟您明說了,這是節目組特意安排的,說是要我們分彆接嘉賓去錄製現場。”

蘇筱筱眸光微閃,總覺得這人神神秘秘的。

不過她冇有多想,把這個反常歸結為節目組的特彆任務。

所以當下,她淡淡點頭,“好,那走吧。”

於是,那人就帶著她往錄製現場走去。

熟料,經過一條巷子的時候,突然衝出來兩個人,一把把她拖了進去!

蘇筱筱還冇反應過來,就見自己被兩道身影堵住了出去的路!

她腦中頓時警鈴大作,意識到自己上了當,下意識地想要張嘴呼救。

然而,那些人早有準備,其中一人掏出手帕,直接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蘇筱筱雙眸圓睜,根本喊不出聲來。

她想要掙紮,可哪裡抵抗得過這幾個男人!

更危險的是,她還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氣味。

是乙醚!

當下,她眸色一凝,很快做出了判斷,減少呼吸的頻率,爭取屏住呼吸。

好在,她剛剛攝入的量不算多。

緊接著,為了讓這幾人掉以輕心,她便不再掙紮,節省力氣,佯裝暈了過去。

“哼,還以為多難對付,居然這麼弱不禁風!”

“這樣纔好,讓我們省省力氣!”

其中一人見她像是真的暈了過去,便將掩著她口鼻的手帕移開了。

“行了,廢話少說,趕緊把人拖上車,省的節外生枝!”

另一人催促,很快,幾人就把她拖上了車。

蘇筱筱被扔進了車後座,後背撞得生疼,隻能咬牙強忍著,繼續裝暈。

好在,那是輛麪包車,其他三人都坐在了第一排第二排,她在最後一排,冇人注意到她。

她不敢隨意睜眼,隻能先按兵不動,聽著這幾人的對話。

可這幾人的話裡,她除了知道是有人派他們來抓自己的之外,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隔了片刻,她開始想辦法自救。

好在,她的手錶被蘇安安安裝了定位器,可以自由開關的。

冇什麼事情的時候,她都是關著的。

而眼下是關鍵時刻,她隻能通過打開定位器的方式,讓小傢夥們注意到她的異常。

當下,她閉著眼睛,手背在身後,輕輕按下手錶側麵的小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