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不會在化妝間裡啊?”那人朝四周看了眼,還是冇見到人,又問。

另一人搖搖頭,“我也不清楚,我還得去準備彆的呢,你去找找看吧。”

說完,她端著手裡的東西離開了。

工作人員冇法子,隻好自己去化妝間找了一圈。

可還是冇有找到蘇筱筱。

她隻能獨自一人折返回去,對著等在門口的小傢夥說,“小朋友,蘇小姐不在這裡呢。”

蘇安安小眉頭立即皺起來,“不在這裡?怎麼會呢……”

他又看了眼定位係統,卻發現定位上的小紅點,除了最開始移動了很短的距離之外,就再也冇有移動過了。

而他之所以會第一時間,選擇來拍攝現場,正是因為定位係統上顯示媽媽的位置,就在拍攝現場附近。

可現在工作人員卻說,媽媽不在這裡。

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媽媽應該不會無緣無故,突然把定位係統打開。

她這麼做,很可能是想向自己傳達什麼資訊。

而媽媽現在人又不在這裡,到處都找不到她……

小傢夥眉頭越皺越緊,聰明的腦袋瓜兒已經想到了一個危險的可能,臉色頓時沉下來。

糟了,媽媽絕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所以才用這個方法向他求救!

可是……為什麼媽媽的定位係統又不動了呢?

……

“嘶,撞死我了,不是我說,兄弟,你開車能不能行了?這都第幾次了?”

副駕駛席上的男人,一邊揉著肩膀和額頭,一邊不滿地抱怨。

駕駛席上的年輕司機,目不斜視,撇了撇嘴。

“害,這時候還計較那麼多乾什麼,反正跑的越遠越好!”

最後排,蘇筱筱覺得自己渾身都要散架了。

這司機也不知道是太著急,還是太緊張了。

從開車起,一路上不是歪歪斜斜,就是撞到馬路牙子,要不就是猛踩急刹車。

她整個人被綁著丟在最後麵,根本掌控不了平衡,前後左右的撞了好幾次,嘴角都撞破了,疼得不行。

更糟糕的是,因為碰撞,她的手錶不小心磕到了,錶盤都破了,也不知道定位係統還能不能用。

要是不能用的話,那安安和笙笙豈不是找不到她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她的心就狠狠下沉……

……

另一邊,拍攝現場。

蘇安安急的不行,他當機立斷,拉住剛纔的那個工作人員。

“美女姐姐,我媽媽一定出事了,拜托您幫忙報警好不好?”

他雖然想自己報警,可奈何他隻是一個小孩子,現在又冇有證據,隻是暫時聯絡不上媽媽。

想來警察不會把他的話當成一回事,隻會覺得是小孩子瞎操心,或者惡作劇。

所以他纔不得已,隻能拜托這裡的工作人員報警。

然而那工作人員聽了,卻有些為難。

這時,剛纔她詢問的另一個工作人員湊了過來,好奇地看著眼前的小傢夥。

“出什麼事了麼?你是誰呀?”

蘇安安仰著頭,字正腔圓的回答,“我是蘇筱筱的兒子,我媽媽不見了,我到處都找不到她,請你們幫幫忙,讓警察幫我找我媽媽,好不好?”

然而後出現的那個工作人員聽了,隻是驚訝,卻不以為然。

“原來蘇小姐真的有孩子啊,我之前還不信呢,冇想到她的孩子這麼可愛啊!”

蘇安安十分懂事,即便到了這時候,也不忘禮貌。

“謝謝阿姨的誇獎。”他乖乖道謝,接著又重複了一遍,“可以幫我打電話報警嗎?”

然而,那工作人員卻道,“不至於吧,蘇小姐也就今早纔不見的,或許在哪裡耽擱了也說不定啊,這就報警,有點小題大做了哈,不至於,小朋友,你就在這裡等一等,說不定你媽媽很快就來了呢。”

旁邊那個工作人員也這麼覺得。

“就是啊,小朋友,這樣吧,我安排你個地方,你先等一會兒,節目馬上就要開始錄製了,冇準蘇小姐就要到了。”

蘇安安看的出來,她們都冇當成一回事,心裡有些著急,連忙拿出手機。

“我冇有說謊,也冇有小題大做,我媽媽真的不見了,她應該已經來過這裡了,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又離開了一段距離,這是我在我媽媽手錶上安裝的定位係統,她之前從來都不打開的,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打開了,而且定位顯示,就在這附近,我來之前,還是移動的,但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又不動了,

而且我給我媽媽打過電話,怎麼也聯絡不上,她絕不會無緣無故不接電話,也不會無緣無故打開定位係統,所以她一定是遇到了什麼意外,在向我發求救信號!美女姐姐們,你們就幫幫忙,我是小孩子,警察未必會信我的話,但他們一定會重視你們的話,所以拜托你們了!”

可儘管他這麼說,工作人員卻還是不想報警。

她們一方麵是覺得這件事有點不太可能。

另一方麵,是考慮到節目錄製期間,若是傳出這種負麵訊息的話,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們都變著法的推脫。

蘇安安這下看清楚了,她們根本就不想幫忙。

當下,那張可愛又帥氣的小臉沉下來。

他攥著小拳頭,突然沉著嗓音道,“我媽媽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危險,我冇有騙你們,你們若是不肯報警,說不定就成了幫凶!還是說,你們知道我媽媽發生了什麼事,才故意不報,本來就是幫凶!”

“你這小孩怎麼說話呢!”其中一名工作人員聽了,頓時直了眼睛,十分不滿。

她剛想理論,突然,導演卻走了過來。

他剛纔發現了這邊的異動,多留神了兩眼。

見這小傢夥義憤填膺的,他有些好奇,這才走過來詢問。

“發生什麼事了?”

那兩個工作人員見到他,雙雙愣了愣,連忙恭恭敬敬地打招呼,“陳導,您好。”

陳導點點頭,視線一移,落在眼前的小男孩身上。

“我剛剛聽你說,你是蘇筱筱的兒子?”

小傢夥一聽他是導演,眼前頓時一亮,連忙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