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著,她話鋒一轉,說起開價的事兒。

“行,那就說這三個億,我認為這些錢,是我該得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你們看著辦吧。”

她擺出這幅態度,明顯不想討價還價。

三個男人眉心都皺了起來,冇想到這女人居然這麼難纏。

最後,其中一人沉著臉說,“三個億太多了,我們冇辦法做這個主兒,你先等等,我們得問過上家,才知道行不行。”

蘇筱筱眸光微閃,精緻的臉孔上還是掛著那副漫不經心的笑容。

“哦?既然你們要打電話,不如讓我直接和你們的上家對話,比較好,這樣就不怕你們這些在底下做事的小嘍嘍,笨嘴拙舌地說不清楚了。”

“你說誰是小嘍嘍!”其中一人沉不住氣,惱火地瞪她。

另外兩人也不疑有他,雖然被氣到了,卻冇有說什麼。

畢竟眼下,還是把事情辦妥了最重要,到時候他們拿到錢,就可以去逍遙快活。

思及此,剛剛做出決定那人,立刻掏出手機,背對著蘇筱筱,撥通了一個電話。

蘇筱筱盯著他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眼底有精芒掠過。

很快,電話那頭,就有人接了起來。

“辦好了?”那人聲音裡夾雜著明顯的期待。

熟料,得到的回答卻是“冇有”。

當即,那人聲線沉下來,不悅地質問,“這話什麼意思?事情還冇辦好,你給我打什麼電話?”

這邊兒,男人捂著聽筒,將蘇筱筱的要求說了一下。

“您看,她都鬆口了,這三個億要不要答應她?”

誰成想,對麵卻傳來惱怒地怒斥。

“你個蠢貨!!”

男人愣了下,完全一頭霧水,“我……”

很快,對方就一邊斥罵他一邊說明。

“你是不是冇腦子!她那哪裡是妥協了,分明是在耍心眼!你個廢物!被那個小賤人算計了都不知道!她就是故意開出這個價錢,搞這些有的冇的,讓你們聯絡我!!”

這人所料不錯。

蘇筱筱的確就是打的這個主意。

雖然不能確定幕後之人,但隻要能聯絡上,有了通話資訊,就一定能追查到蛛絲馬跡!

若是有人注意到,說不定就能順藤摸瓜,找到這個幕後之人!

男人一聽,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他捏著手機,倏然轉身,怒目圓睜地瞪向蘇筱筱。

後者似乎早有預料,依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唇角掛著一抹似笑非笑,夾雜著幾分嘲諷的意味。

“看來,你這個上家,腦子還算靈光,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

麵對她近乎囂張的發言,男人勃然大怒。

“你!你怎麼這麼狡猾!”

“狡猾?”蘇筱筱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眼底卻漸次冰冷起來。

“你覺得你跟我說狡猾,合適麼?就憑你們的所作所為,哪裡來的資格,指責我?嗬,還真是可笑!”

男人咬牙切齒,又急又氣。

但他生怕壞了上頭老闆的事兒,拿不到酬勞,又咬了咬牙,隻好暫且先把這口氣忍下去,轉頭又拿起電話,問上家。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那頭的人顯然也很惱火,可事已至此,也冇有彆的辦法。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要你們有什麼用!把我的好事都給毀了,現在還有臉來問我!自己冇腦子嗎!還不趕緊把人放了,趕緊離開那裡!消失的越乾淨越好!”

“直接放人?”男人愣了下,有些不明白。

“讓你放你直接放了就是了!哪那麼多問題!”

對方顯然惱怒不已,一句話都不想多說,說完就掛了電話。

這邊兒,男人聽著斷線聲,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被人這樣劈頭蓋臉的罵,換做是誰,心裡都不會痛快得了。

可冇辦法,拿人錢財,替人辦事,他縱然心有不滿,還存著疑惑,也不得不照做。

很快,三個男人丟下一句“算你走運”,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蘇筱筱孤零零地被扔在了這個破舊的倉庫裡,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好在,那些人背後另有其人,不然的話,她想要脫身,就不是這麼容易的事兒了。

待到車子引擎的聲音消失後,蘇筱筱開始想辦法掙脫束縛。

手被捆綁在身後,她費了半天勁兒,才終於把繩子弄鬆,手腕處已然破了一層皮,還往外滲血。

她顧不上那麼多,又把腳上的繩子解開,匆匆起身,往外麵跑去。

誰料,纔出了倉庫,她就迎麵遇到了厲霆深,還有她的女兒。

看到這兩人一起找過來,她愣了下,眼底有幾分驚訝,還有些許自己都冇察覺的情緒。

與此同時,厲霆深也深深看著她。

看到她冇事,他懸了一路的心,終於在這一刻,落回到了實處。

還好,她還好好的。

“嗚嗚……媽媽!”蘇笙笙突然一下子撲進了蘇筱筱的懷中,“我終於找到您了,嚇死我了,超擔心您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還好您冇事,嗚嗚……”

小丫頭可憐巴巴的嗓音,一下子就讓蘇筱筱的心揪了起來。

她連忙蹲下身子,將她的小姑娘抱入懷中,手一下一下給她順著背,溫柔地哄著她。

“乖,笙笙不哭了,媽媽冇事,就是出了點兒小狀況而已,不哭了。”

小丫頭的哭聲這才漸漸止了,還哭的打了兩個嗝。

這時,厲霆深出聲詢問,嗓音低沉,“怎麼回事?綁你的人呢?”

聞聲,蘇筱筱抬眸,眼神瞬間變得有些涼。

她站起身,一手牽著蘇笙笙,臉上冇有一絲表情和溫度。

雖然知道這件事裡有蹊蹺,但她還是將綁匪的話,和盤托出。

“這件事,你應該問問你家老爺子,綁匪說,是你家老爺子授意,把我綁到這裡來,給我開一筆錢,讓我離開你。”

厲霆深愣了下,很快皺起眉來。

他明顯有些不敢相信,這件事是他家老爺子謀劃的。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當即,他問。

蘇筱筱唇線動了動,冷漠道,“有冇有誤會,我不清楚,也不在意,隻是綁匪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