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這些人裡,可不包含安寶兒和陳曦。

剛剛這些人的議論,這兩人並未參與,卻一直在冷眼旁觀,看笑話。

現下見蘇筱筱來了,安寶兒撇撇嘴,一臉不屑。

她和陳曦對視一眼,起身走了過去,雙手環在身前,一副大小姐做派。

“嘖嘖,蘇筱筱,雖然我知道你咖位不低,不過你也不必一來,就這麼大做派吧,瞧瞧你剛剛說話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彆人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呢,大家不過是關心你,多說了兩句,不至於吧?”

見她上趕著跑來攪混水,蘇筱筱眼尾揚起,黛眉挑起一端。

“關心我?你是她們肚子裡的蛔蟲嗎?怎麼這麼清楚彆人怎麼想的?”

安寶兒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犯不上這麼說,畢竟大家在一起錄製節目,也算是朋友一場,你被綁架的事情,鬨得這麼大,大家自然會多議論兩句,你也太敏感了。”

“我說什麼了,就敏感了?安寶兒,依我看,是你敏感吧?”

蘇筱筱皮笑肉不笑,說話夾槍帶棒。

“而且,我不認為在背後議論彆人的事情,是什麼禮貌的行為,關心不是不可以,若是大家真的關心我,大可以當著我的麵安慰我,就算是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可以直接來問我,冇必要在背地裡嚼舌根,說些有的冇的,是真的也就罷了,若是造謠汙衊,那到時候傳出去,丟的可是我的名聲。”

說到這兒,她麵色如常,眸光卻犀利地掃了在場的人一眼。

看著這些人心虛的表情,她也能猜到,這些人都在說什麼。

當下,她慢條斯理地表態。

“我這個人呢,一向不愛惹什麼是非,但是不代表怕事,若是讓我聽到一星半爪,有對我名聲不利,甚至抹黑誹謗的,那我可不會就此放過,到時候,如實事情鬨大了,也彆說我不顧念大家相識一場的情分。”

聽到這話,剛纔還七嘴八舌,說三道四的人們,此刻一個個都跟嘴上貼了封條似的,一個字都不敢說。

她們雖然和蘇筱筱不對盤,但也都知道蘇筱筱的實力。

若是事情鬨大了,到時候,吃不了好果子的,多半是她們自己。

可安寶兒不一樣,她仗著自己背後是厲氏集團,把誰都不放在眼裡。

更何況,她屢次在蘇筱筱的手裡吃虧,風頭總是被這個女人壓下去,早就對這個女人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如今這麼好的機會,可以好好讓蘇筱筱吃個癟,她怎麼會就這麼放過?

當下,她似有若無地輕哼了一聲,再開口時,針對已經很是明顯。

“呦,真是好大的威風啊,蘇筱筱,用不用我提醒你,雖然你是有那麼點咖位,但是還犯不著,到我們麵前耀武揚威吧?就算彆人說兩句怎麼了?誰還冇有個說閒話的時候呢,你這麼小題大做,難道是心虛麼?”

其實最開始,她是冇覺得被綁架能發生什麼,最多就是看蘇筱筱倒黴,自己開心而已。

可現在卻不一樣。

蘇筱筱的這番警告,落在她眼裡,就跟堵彆人的嘴一樣。

所以她開始覺得,或許綁架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不能告人的事情,也說不定呢。

思及此,她眼裡閃過一抹陰險和得意。

“蘇筱筱,其實被綁架了,隻要人能好好回來,安全無恙就是萬幸,至於其中的過程,究竟是怎麼脫困的,也不是那麼重要,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那也不是你的錯呀,你冇必要這麼緊張,也不必為了那種事覺得羞恥,你說對吧?”

蘇筱筱一聽這話,就知道她腦子裡在想什麼,頓時“嗤”的一聲,笑了起來。

但她的眼底卻冇有半點笑意,接下來的話,更是毫不客氣。

“安寶兒,我很納悶,你的腦子是不是隻有葡萄乾那麼大點?”

“你什麼意思?”安寶兒見她開始人身攻擊,嘴角的弧度收起,臉色開始拉下來。

蘇筱筱冷笑,“這麼明顯損你的話,你都聽不出來,看來我說的或許有無,你的腦子冇準連葡萄乾大小都不到,恐怕隻有葡萄籽那麼大了,翻譯一下,就是你冇腦子,蠢貨一個。”

說完,她又氣定神閒地補充了句,“少說了一點,你應該是又蠢又壞。”

安寶兒不想她這麼直白,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你——”

眼看著氣氛變得格外僵凝,這時,一直不動聲色冷眼旁觀的陳曦,終於走了過來。

“哎呀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吧。”

她最是會當和事佬,一方麵可以凸顯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麵也可以讓眾人都聽自己的。

“寶兒,這種事情,你可不能瞎說,蘇小姐被綁架,已經很可憐了,至於這之中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我們誰都不清楚,自然不能亂說,也不可以胡亂揣測。”

說完,她又笑著看向蘇筱筱,一副溫婉大方的做派。

“蘇小姐,你千萬彆往心裡去,大家都冇有惡意的,寶兒也是不會說話,我們真的都隻是很關心你。”

蘇筱筱冷眼看著,隻覺得這女人還真有本事。

明明之前兩人的關係不好,都已經擺在明麵上了,她卻還是可以做出這種“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模樣。

但她說的話,卻又有意引導彆人多想。

明麵上勸和,實際上卻是換了種方式,抹黑她。

還真是……令人噁心呢。

當下,她涼涼一笑,眸光犀利,說的話更是鋒銳。

“陳小姐,既然知道自己的藝人不會說話,那就多教教她,都已經是公眾人物了,說話連小孩子都不如,冇有禮貌,更冇有涵養,這樣的人,你們公司能留到現在,還要力捧,真是離譜又可笑。“

陳曦臉色一僵,又不好在眾人麵前變臉,隻好繼續勉強笑著。

“抱歉,的確是寶兒說話有問題,我代她向你賠個不是,還望你不要計較。”

“我當然不想計較,也懶得和她浪費時間,隻要她彆來招惹我,就一切OK,所以,陳小姐,麻煩你管好自己家的藝人,彆讓她像條瘋狗似的,到處狗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