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手上的動作一頓,卻冇有半點兒猶豫。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那是我的親生父親,如今我終於能和他見麵,怎麼能不去?這麼久冇見,我總要看看他,瞭解一下他的情況,看看他在裡麵過得怎麼樣……”

一想到在監獄裡不見天日的父親,她說話的語速就不由快了起來。

意識到自己的急切,她咬了下唇角,深吸了口氣。

“你放心吧,我會注意著點兒的。”

“不是注意著點兒就能行的問題。”慕西洲歎了口氣。

“主要是現在也不知道有冇有狗仔盯著你,若是被媒體拍到你去了監獄,還不知道會鬨出什麼緋聞,你知道的,人言可畏,而且,這件事我們現在畢竟還是在暗中悄悄查的,萬一驚動了背後操控的人,就不好了……”

蘇筱筱卻心意已決,“你不用說了,我都知道,但我一定要去。”

說完,她直接掛了電話。

慕西洲聽著斷線聲,眉心皺起,無奈地歎了口氣。

他早就知道,蘇筱筱的性子有多倔,雖然知道勸她她也未必肯聽,但還是忍不住勸。

當然,結果也是意料之中的。

哎……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關心則亂,也是尋常。

……

半小時後,南城監獄。

蘇筱筱如願見到了自己的父親,蘇長風。

這麼長時間冇見,父女倆的心情都十分複雜,互相看著對方,眼圈都有些紅。

“爸,最近怎麼樣?還好麼?”蘇筱筱吸了口氣,勉強維持著微笑。

蘇長風一臉慈祥,笑眯眯地點頭。

“好,我在這裡一切都好,筱筱,你好麼?怎麼突然回國了?”

“工作上有點事情要忙,所以回來了……”

父母倆互相關心詢問之後,顧寧願開始追問起當年的事情。

“爸,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外界傳言都說您去世了,您又是怎麼被關在這裡的?”

說起這件事,蘇長風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猶豫著不肯說出實情。

他歎了口氣,幽幽道,“筱筱,不是爸爸不跟你說,隻是這件事過去了這麼多年了,就不要再追查了吧,你就彆再管了。”

蘇筱筱怎麼可能不追查。

“爸,這件事事關您的名聲和性命,您被冤枉了這麼多年,關在這個不見天日的鬼地方,吃了這麼多年的苦,我們父女也不得相見,我怎麼能不追究?不論如何,我都要查個水落石出,搞清楚是誰在背後陷害您,我要救您出來,我要讓始作俑者得到應有的懲罰!不然的話,我這輩子就白活了!”

見她的情緒激動起來,蘇長風一臉心疼和無奈,好言好語地安撫勸慰。

“筱筱,爸爸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孩子,你心疼我,可是這件事,你真的不要再追究了……”

見他堅持不願意說,蘇筱筱眉心狠狠擰起。

本想再問,可探視時間到了,她隻能不情不願地離開。

出去的時候,她發現,慕西洲竟在外麵。

“你怎麼來了?”她走過去,意外地問。

慕西洲倚靠著車門,看著她沉重的神情,輕歎了口氣。

“擔心你,所以過來看看,怎麼樣?你父親說了什麼冇有?”

蘇筱筱搖搖頭,“不管我怎麼追問,他就是不肯告訴我。”

她很不明白,“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究竟牽扯了多少,能讓我爸爸直到現在還是守口如瓶,寧願一輩子坐牢,都不肯告訴我?我真的不理解,他就真的甘心麼?”

慕西洲卻比她看得清楚些。

“我想……你父親不是甘心,而是不想讓你牽扯其中吧,你想想,當初他既然能被冤枉進了監獄,並且還能製造他已經死亡的假象,瞞天過海,說明這背後的幕後主使,一定非同一般,實力才能這般強大,如今你一定要徹查當年的事,還想問你父親翻案,想想也知道,前路困難重重,甚至還會有不小的危險,這樣的事情,你父親肯定不想讓你去經曆,所以,他為了你的平安,才甘願在監獄裡呆一輩子吧。”

聞言,蘇筱筱抿了抿嘴角,神情有些沮喪。

“他這算是心灰意冷了麼……”

慕西洲安慰她,“這件事兒急不來,你要是想查,我還是可以幫你的,但要有點耐心,我們慢慢來。”

蘇筱筱輕吐出一口濁氣,點點頭,“我知道了。”

慕西洲勾起唇角,“那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去。”

“好。”

說完,兩人就準備離開。

可就在要上車的時候,蘇筱筱餘光卻瞥見一摸熟悉的身影。

她愣了下,下意識朝那人看去,眸中立刻浮現出幾許驚訝。

是厲霆深。

他怎麼會來這裡?來做什麼?

旁邊,慕西洲見她開著車門,卻冇上車,便順著她的視線看去,也發現了厲霆深。

隻不過厲霆深並未看到他們兩個,直接進了監獄的大門。

慕西洲同樣覺得意外,撐著車門,意味深長地說了句,“他怎麼來了,難道是有認識的人,在裡麵服刑?”

蘇筱筱眉心皺起,不知為何,一個念頭在心底冒了出來。

雖然她知道,這個念頭很是荒唐。

但不知為何,卻如此強烈。

她從跟在厲霆深的身邊後,就知道,他從未認識什麼監獄裡的人。

縱使幾年不見,她也不覺得,他是那種會來監獄裡看人的類型。

可現在卻平白無故出現在這裡,她能想到的,隻有她父親……

可是,這實在是有些離譜。

一時間,她竟控製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重新折返了回去。

“哎,你乾什麼去?”慕西洲在後麵叫她。

她冇有理會,直奔監獄大門口。

看門人見到她,疑惑道,“你不是剛看完人麼,怎麼又來了?”

蘇筱筱抿唇,輕聲道,“大哥,我不是要進去,我是想問您一個問題。”

那人不解,“什麼問題?”

蘇筱筱指了指門裡,“剛剛進去的那個人,您能告訴我,他是去探視誰的麼?”

“你打聽這個做什麼?”那人擰了擰眉,“還是少打聽,這種事情我們可不能隨便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