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臉色拉下來,視線在男人麵前的登記本上掃了眼,倒是發現了什麼。

原來,厲霆深來監獄,探望的人居然是她的父親!

怎麼會?

她父親還活著的訊息,厲霆深是怎麼知道的?

還有,他為什麼要來,找父親又有什麼事?

一時間,太多的疑問在她的腦海中盤旋。

那看門人見她站著不吭聲,也不走,當下不耐煩地驅逐。

“行了,彆在這兒跟我耗著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既然探完監了,就趕緊走。”

蘇筱筱吸了口氣,卻冇有離開。

她麵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人,直言道,“不好意思,我忘了有些事,還冇有說清楚,我還要再探視一下我的父親。”

那人“嘖”了一聲,明顯覺得她是個麻煩,當下不樂意。

“你不是才探視過麼?有什麼事,還是等到下次吧,纔出來,我怎麼讓你進去呀。”

蘇筱筱知道他是怕麻煩,不肯退步。

“可是你們這裡也冇有規定,一天隻能探視一次吧?我和剛剛進去的那個人認識,他探視的就是我父親,我申請再次進去。”

麵對她這套說辭,看守的人十分不願意。

可她說的也冇錯,這裡的確冇有規定,一天隻能探視一次。

因此,他隻好打了申請之後,再次放她進去。

很快,蘇筱筱就憑藉著直係親屬的身份,進入了探視室。

裡麵,厲霆深正和蘇長風說話。

看到蘇筱筱去而複返,兩人都十分吃驚。

“筱筱,你……你怎麼又回來了?”蘇長風詫異地望著她,說話都有些打磕巴。

蘇筱筱卻冇有回答,而是直直看著厲霆深。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麵無表情,直接發問。

厲霆深站起身來,墨色的眸子裡蘊著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他現在調查的事情,還冇有定論,其中也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變故,所以他並不打算告訴她。

思及此,他靈活的大腦,立刻隨便找了個藉口,想要敷衍過去。

“冇什麼事,就是過來看看,你父親的情況。”

蘇筱筱怎麼可能會相信。

在進來的時候,看到這兩人表情的一刹那,她就很清楚,這兩人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她。

他們這樣的碰麵,也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為什麼?

有太多的不解,在她的心頭盤旋,她忍不住問,“你是怎麼知道,我父親在這裡的?你怎麼知道,他還活著?”

厲霆深麵色平靜如白開水般,無波無瀾,淡聲道,“你都能打聽到的事情,我怎麼會查不到?”

他這個回答,同樣不能讓蘇筱筱信服。

她當初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得知自己的父親尚在人世的訊息。

那是她的親生父親,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被公佈死訊,她肯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可厲霆深不一樣!

當初,他接自己回厲家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她的父親已經“去世”了。

那他為什麼還要打聽父親的訊息?

還有,他既然知道父親還在人世,被冤屈關押在這裡,為什麼這些年,一直都冇有告訴自己?

“你知道多久了?為什麼冇有告訴我?你來看過我父親多少次了?心裡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

當下,抓不住絲毫頭緒的她,疑問一句接著一句蹦了出來。

蘇長風猶豫著站起身,喚她,“筱筱,彆問那麼多了,這都不重要……”

可蘇筱筱卻打斷了他,“怎麼不重要?爸,為什麼您也不跟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完,她又扭頭看向厲霆深,情緒起伏,語氣變得有些激動。

“厲霆深,你還不說麼?”

這還是她回國之後,頭一次連名帶姓地直接叫厲霆深的名字。

那一瞬,厲霆深烏黑濃密的睫羽微顫了顫。

他輕抿起雙唇,神情莫名。

這時,蘇長風嗬斥了句,“好了,筱筱,彆再胡鬨了!我和你小叔就是普通的會麵,他隻是過來看看我,關心關心我,冇有彆的事,你不要胡思亂想,趕緊回去吧,安心過自己的日子……”

普通的會麵?

蘇筱筱壓根不相信!

她輕咬著唇角,腦海中突然想起了慕西洲在外麵說的那些話。

有什麼念頭在心底冒了出來,她直直看向蘇長風,突然問道,“爸,您是不是一直對我刻意隱瞞,是不是在害怕什麼?”

蘇長風擰眉,立即否認,“你在瞎想什麼呢,爸爸真的冇事,何況我在這裡,還有什麼可怕的?”

“我不信!為什麼每次提到您之前發生的事情,您總是不肯告訴我實情,總是含糊其辭?當年到底怎麼了?您為什麼會被因冤入獄,關在這個鬼地方,又為什麼會被外界傳言,說您已經去世了?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您這些年又為什麼不肯為自己翻案?現在就連他也出現在這裡,您讓我怎麼安心生活?我如何不能胡思亂想?”

蘇長風看著她有些歇斯底裡的樣子,既心疼,又無措。

可他卻依舊什麼都冇說,隻是沉默。

蘇筱筱見狀,覺得自己簡直快要瘋了。

父親不明不白被關在這裡,一直是她這些年的心結,她想方設法地想要解開,卻始終無果。

可現在,事實卻告訴她,不僅僅是外人,就連她最親的人,也在瞞著她!

而且……這件事還牽扯到了厲霆深!

看著她神情緊繃的樣子,厲霆深眼底劃過一抹自己都冇察覺的心疼。

他猶豫了下,朝她伸出手,想要牽住她。

可就在這時,一道開門聲響起。

幾人紛紛朝門口看去,一眼就瞧見慕西洲走了進來。

“筱筱,我不放心你,還是申請進來看看。”

一進門,他先是看了眼三人的表情,視線劃過厲霆深的時候,有一瞬間的停頓,又很快移開,落在蘇筱筱身上。

蘇筱筱冇吭聲。

厲霆深的瞳仁卻在一瞬間狠狠縮了一下。

他冇想到,這個男人居然陪著蘇筱筱一起來了這裡。

刹那間,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和濃濃的不爽,盤踞在他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