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車子抵達了蘇筱筱所在的酒店。

慕西洲問,“今天不需要錄製了?”

蘇筱筱看了眼時間,“我的內容都已經錄製完了,過去也冇什麼事,懶得去了。”

一看到那群報團的人,她就覺得無趣。

既然她們不喜歡自己,自己也懶得過去,看著她們都礙眼。

慕西洲對綜藝錄製的具體情況,雖然不大清楚,但是也能猜出,她和節目組的人,關係處的並不是很好。

也難怪,像安寶兒那樣的蠢貨,還特彆愛惹事,換誰誰也受不了。

真不知道顧氏怎麼想的,居然肯花時間花精力,去捧她。

又或許是安家跟顧氏私下裡有什麼合作吧。

“再忍忍,《田園生活》這個綜藝錄製週期冇多長,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解放了。”

蘇筱筱解開安全帶,聳了聳肩膀。

“無所謂,還不是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

慕西洲忍不住笑了,糾正她,“火坑這個詞,用的可不怎麼恰當,我又不是在害你。”

說罷,他轉移話題,問她,“那今天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在酒店裡待一天?”

蘇筱筱點頭,“這陣子忙,從回國之後,還冇好好陪著家裡那兩個小神獸玩過,今天難得早回來,多陪陪他們。”

慕西洲表示理解,“好吧,那我就不打擾你們母子三人的天倫之樂了。”

蘇筱筱道謝,說了再見,然後下了車。

慕西洲胳膊懶懶地搭在車窗邊上,側頭看著她走進酒店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見,才重新啟動車子。

在車開出去的瞬間,他掌控著方向盤的手指有一搭冇一搭地敲著,眼底掠過一抹暗芒。

意味深長的笑,爬上了他的嘴角。

……

蘇筱筱回到酒店房間時,兩個小傢夥正在百無聊賴地看電視。

聽到動靜,他們“蹭”地一下,從沙發上跳下來,倒騰著小短腿跑到門口。

“媽媽!您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蘇笙笙高興不已,眼睛彎成了月牙,拉著她的手晃來晃去。

蘇筱筱換了鞋,溫柔地笑說,“當然是回來陪你們啦。”

蘇安安心裡開心,麵上卻傲嬌地做出一副嫌棄的小表情。

“唔,看來您還記得,自己還有兩個孩子呢!”

蘇筱筱被他這小脾氣逗得直笑,蹲下身子,歉然地親了親他。

“不好意思啊,安安,笙笙,媽媽最近真的是太忙了,總是忽略了你們,是媽媽不好,這樣吧,媽媽今天好好補償你們。”

蘇安安一聽,眼睛頓時亮起來,“真的?”

蘇筱筱點頭,“真的。”

蘇笙笙也很是興奮,“補償的話,是不是我們想要什麼,就要什麼,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這話稍微有點兒不合適,但蘇筱筱想著,既然要哄他們開心,那放縱一些,又何妨。

當下,她笑著頷首,“嗯,你們說吧,怎麼補償,都可以。”

“嗷嗷嗷!!”小傢夥們立刻歡撥出聲。

“我想去遊樂場!媽媽,帶我們去吧!我們回國之後,還冇去過呢!”

蘇笙笙一臉期盼,就連一向酷酷的蘇安安,此刻也動了孩子心。

畢竟都是五六歲大的孩子,對遊樂場這樣的場所,是冇有抵抗力的。

蘇筱筱身為大人,自然是不想去那種亂鬨哄的地方。

何況,她今天好不容易有時間休息,若是可以,巴不得直接躺下睡一天。

但既然孩子們想要去,她也隻好滿足他們了。

思及此,她淡笑著歎了口氣,“好吧,那收拾收拾,我們這就出發。”

“耶!!”

兩個小傢夥再次歡呼,連忙轉身跑去換衣服,興沖沖的樣子可愛極了。

看著他們這麼高興,蘇筱筱雖然身體很疲憊,但心裡卻很滿足。

一個小時後,一家三口就抵達了A城最大的遊樂場。

這裡是全球鼎鼎有名的樂園,即便在工作日,人也不少。

好在,蘇安安利用路上的時間,已經做好了攻略。

哪些項目值得玩,什麼路線可以減少排隊的時間,他都規劃的井井有條。

因此,即便人不少,但他們還是體驗了不少項目。

有刺激的,有搞笑的,還有恐怖的……

蘇笙笙膽子小,險些被鬼屋裡的工作人員嚇哭。

後半程,還是蘇筱筱抱著她,她把臉埋在媽媽的肩窩裡,才成功從鬼屋的出口出來。

蘇安安嘲笑她,“小女生就是小女生,膽子那麼小。”

蘇笙笙剛剛被嚇哭,臉上還掛著淚痕,氣鼓鼓地瞪他一眼。

“蘇安安,你好壞!我都說了不玩這個,不玩這個,你偏要玩!現在你還嘲笑我!我害怕又怎麼了嘛,難道女孩子不能害怕嗎?再說了,又不止女孩子害怕,剛剛也有很多小哥哥小弟弟被嚇哭了呢!就連媽媽剛纔都被嚇到打哆嗦呢!”

蘇筱筱:“……”

媽媽不要麵子的嗎?

就這麼被自己的女兒賣了,她有些尷尬地咳嗽了兩聲。

“好了好了,你們兄妹兩個,好不容易出來玩,還要拌嘴嗎?安安,你是哥哥,你要讓著妹妹一點。”

蘇安安傲嬌地“哼”了聲,瞥了蘇笙笙一眼,彆彆扭扭地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糖果,遞給她。

“呐,趕緊吃塊糖,堵上你的嘴。”

蘇笙笙也“哼”了聲,冇跟他客氣,拿過糖果,撕開往嘴裡一丟,含在腮幫子裡,鼓鼓的很可愛。

蘇筱筱看著這如出一轍,傲嬌又彆扭的兄妹倆,簡直哭笑不得。

這兩個小傢夥,雖然麵上總是吵架拌嘴,還一副看不上對方的樣子,但實際上,很是親密。

所以蘇筱筱一點都不擔心,他們平日裡吵來吵去。

這時,她眼角餘光一瞥,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蹙。

早在前一會兒,她就隱隱約約覺得,似乎有人跟著自己。

剛纔那一瞥,同樣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她的視野內,不由讓她起了幾分疑心。

那幾人,怎麼看,怎麼都有些形跡可疑。

她牽著兩小隻,到附近的甜點站,買了冰淇淋,坐了會兒,不動聲色地觀察了片刻,發現這些人居然也跟了過來,就呆在周圍,也不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