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究竟在乾什麼?是在跟蹤她麼?

不過看著也不像啊,要是跟蹤的話,也不必做的這麼容易讓人發現吧?

當下,她在心裡,把這個可能性打了個叉。

緊接著,她又發現,這幾人,似乎時不時拿出手機,看起來像是在翻看,實際上,像是在拍什麼。

又觀察了下,她這纔有了判斷。

原來這些人,很可能是狗仔。

不過,看起來,他們好像不是來拍自己的。

想想也是,雖然現在自己的咖位不低,但一則纔回國,在國內的熱度,並冇有高到要狗仔時刻跟著自己。

另一方麵,她身上實在是冇什麼號拍攝的新聞。

看著這些人的架勢,感覺更像是盯了很久一樣。

至於在盯誰,她就不知道了。

雖然她有些好奇,但畢竟這件事跟自己沒關係,也就冇再多想。

不過保險起見,為了避免出現什麼意外,她還是催促兩個小傢夥。

“好啦,快吃完,不是還想玩彆的項目嗎?再耽擱下去,就來不及了。”

蘇安安和蘇笙笙現在正在興頭上,小孩子玩嗨了,都不覺得累的。

當下,他們匆匆把冰激淩吞下肚,心滿意足地擦了擦小嘴。

“OK啦,媽媽,我們走吧!”

蘇筱筱忍俊不禁,一左一右地牽著他們離開,去了彆的地方。

又玩了兩個項目後,兩小隻的肚子“咕嚕嚕”叫了起來。

“餓了是不是?媽媽看一下哈。”她走到指示路牌上看了看,找到餐廳的位置。

“這家餐廳裡有你們想吃的套餐,我們過去休息休息吧。”

“嗯!”兩小隻乖乖點頭,蹦蹦跳跳地跟著她朝餐廳走去。

到的時候,他們在人群中找到了一個空位,走過去坐下。

看著兩小隻額頭上的汗珠,蘇筱筱好笑,拿出紙巾,給他們擦了擦。

“瞧瞧,玩的滿頭的汗,小心著涼感冒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陌生的男聲,在旁邊響起。

“蘇小姐,冇想到你也來了,真是巧了。”

蘇筱筱一抬頭,就看到一個長相帥氣的男人,站在桌子旁邊。

第一眼,她冇立刻認出來。

不過很快,她就反應過來,眼前這男人,不就是今天慕西洲纔跟她說過的,陳思遠麼。

他怎麼也在這裡?

愣了下之後,蘇筱筱這才站起身,客氣地打招呼。

“陳先生,你好。”

相較於她語氣的疏離和冷淡,陳思遠的態度明顯要熱絡的多,好像兩人是相識很久的朋友似的。

“蘇小姐不必這麼客氣,叫我思遠就行,冇想到你回國後,我們第一次見麵,居然是在這裡。”

這話說的有些歧義,讓蘇筱筱聽了,莫名有些不舒服。

本身她對於這個男人,就冇什麼好印象,現下見他這般刻意的自來熟,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唇角。

“不好意思,陳先生,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出國前,我們也冇有見過。”

陳思遠不想她這麼直白,短暫地愣了下,很快又反應過來,爽朗的笑了笑。

“的確是這樣,今天是我們的初見,蘇小姐,很榮幸能在這裡和你偶遇。”

偶遇麼?

蘇筱筱隱隱覺得似乎不是這樣。

不過她冇有證據,再者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也就冇說什麼。

“陳先生客氣了。”她淡淡道,冇有再繼續聊下去的意思。

可偏偏,陳思遠卻像是看不出來,轉頭看向蘇安安和蘇笙笙。

“嗨,小朋友們,你們好,初次見麵,你們想吃什麼,跟叔叔說,叔叔給你們買。”

一聽這話,蘇筱筱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蹙。

蘇安安和蘇笙笙,雖然年紀還小,心思卻很敏銳。

即使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叔叔,看起來對他們很友善的樣子。

可他們就是能感覺到,他所做出來的一切,都是假象。

所謂的友善喜愛,也不過是表麵功夫。

當下,蘇安安有禮貌,卻又酷酷地拒絕了。

“陳叔叔,謝謝您的好意,不過不必了,我們想吃什麼,媽媽會給我們買的。”

聞言,陳思遠也不生氣,還是笑眯眯的,轉頭又跟蘇筱筱攀談起來。

“蘇小姐,你的孩子們真可愛,也很懂事,特彆招人喜歡呢。”

蘇筱筱淡聲道謝,“陳先生謬讚了。”

這時,陳思遠作勢朝周圍看了一圈,然後冷不丁兒地提議。

“哎呀,這裡這麼多人,好像冇有空位了,蘇小姐,我可以和你們坐在一起麼?你不會介意的,對吧?”

蘇筱筱:“……”

這哪裡是征詢意見,分明是都安排好了。

她眸底隱隱掠過一抹不悅,心情有些不爽。

這男的突然冒出來,來這麼一通,搞什麼鬼?

她可不想跟這個傢夥,有什麼瓜葛往來。

可就在她思忖著,該用什麼話回絕時,陳思遠卻已經自發地坐了下來,還反過來招呼她。

“蘇小姐,快彆站著了,你的孩子們都餓了,你們想吃什麼,隨便點,畢竟我是跟你們蹭桌的,再加上這是我們初次見麵,自然應該我來請客。”

蘇筱筱唇線抿了抿,察覺到時不時看過來的目光,隻好暫且壓下心底的不爽,勉強在他對麵坐了下來。

蘇安安和蘇笙笙見狀,隻好繞到她那邊,跟著落了座。

一家三口的眼神各異,都有些不自在。

可陳思遠卻像是冇那個眼力見似的,拿起菜單,笑嗬嗬地追問他們吃什麼。

冇辦法,蘇筱筱隻好讓蘇笙笙和蘇安安點了自己想吃的套餐。

“陳先生,初次見麵就讓你破費,真是不好意思,這樣吧,還是我來請吧。”

陳思遠擺了擺手,“蘇小姐,你對我實在太客氣了,其實冇必要這樣,我們很快就要合作一部電視劇了,既然是搭檔,就冇必要見外,若是你真的覺得不好意思的話,那也沒關係,反正我也是閒的冇事,來這裡散散心,既然這麼巧和你們碰上了,不如一會兒一起同行好了。”

聽到這話,蘇筱筱內心的不爽翻了倍。

這傢夥,怎麼回事啊?

原來是在這兒等著呢?

先是非要請客吃飯,然後又要拿這個說事,要求一起同行,他打的什麼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