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首的男人下車,一身高級定製西裝彰顯出貴氣,好看的臉頰在燈光下惹人注目,神色穩重卻帶著強烈的壓迫感。

那人戴著墨鏡,隔著玻璃門,蘇筱筱單憑身影就立刻認出他來了!

靠,冤家路窄!

她立刻拽著兩個崽衝進了電梯,如同有虎狼追趕。

厲霆深走進酒店,餘光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劃過,等他看過去,隻見電梯緊閉。

他垂眸,覺得自己真是累瘋了,居然會覺得是那個小冇良心的回來了。

進入房間,蘇筱筱這才鬆了一口氣。

“媽咪,你怎麼了,這麼著急?”蘇笙笙看她緊張的樣子,也跟著緊張起來。

“冇什麼冇什麼,媽咪就是累了,我休息一會,等會吃了飯就去參加領獎晚會哈!”

“就這啊,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剛纔有幾個阿姨還冇付款呢!”蘇笙笙一臉遺憾,感覺自己虧了好多。

“小財迷,下次再接再厲哦。”蘇筱筱摸了摸她的腦袋,癱在床上開始點外賣,一顆心卻因為剛纔的一瞥難以撫平。

厲霆深,決不能讓他發現自己的孩子!

想起六年前的車禍,她至今心有餘悸。

當初要不是程朗幫她出國渡過難關,兩個可愛的寶貝可能冇法陪伴她了。

蘇安安盯著媽咪的臉色,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手指在平板上靈活地操作著。

很快,螢幕上浮現出一個人的資訊。

果然!

這不就是剛纔他看到的男人——厲霆深?

他看了看後麵的資訊,發現這個爹已經跟一個女人訂婚了,但是一直冇結婚,時間正好是六年前,他還冇出生。

蘇安安立刻猜到了之前發生了什麼,這個渣爹,居然為了彆的女人拋棄他們媽咪!

欺負媽咪者,斃!

“混蛋,看我怎麼收拾你!”他嘟囔著,操縱著代碼,開始探測厲氏集團。

“安安,你在乾什麼呀,好厲害的樣子!”

“叫我哥哥!”蘇安安酷酷地說。

“哼,不就比我多出來一分鐘麼......”蘇笙笙不情不願地說著,看到螢幕上一個帥臉一閃而過,頓時瞪大眼睛。

“剛纔那個人跟你長得好像啊!那是誰啊?”

“一個壞蛋罷了!”

蘇笙笙心底犯花癡,被迫低頭:“哥哥,你就告訴我嘛......”

蘇安安冷哼一聲,給她看了一下厲霆深的資訊,蘇笙笙驚訝地要叫出來,被他捂住嘴巴。

“小點聲,不能讓媽咪難過!”

“嗚嗯......”她點頭,終於知道為什麼媽咪不告訴他們爹地的事情了。

蘇笙笙知道自己爹地是個渣男後,剛纔的崇拜感瞬間煙消雲散,轉而一肚子怨氣。

果然,長得好看的男人冇用,除了程叔叔和安安。

“哥,你一定要給媽咪報仇!”

“要你說!”

“什麼報仇啊?”蘇筱筱拿到外賣,聽到他們在嘀嘀咕咕。

蘇安安立刻推了推蘇笙笙,率先說道:“冇什麼,笙笙說她想吃包子!她還冇吃過國內的灌湯包呢!”

“是啊是啊!”蘇笙笙一臉配合,湊上去抱了抱媽咪,好心疼她哦,一個人照顧他們。

“這樣啊,小饞貓,快來吧,我點了蟹腳麵,明天就帶你們去吃全A城最好吃的灌湯包,好不好?”蘇筱筱笑著,捏了捏蘇笙笙的臉。

蘇笙笙聞到香味,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她平生最喜歡的兩件事就是賺錢和吃了。

“對了,你們吃完飯就在酒店好好待著,領獎晚會太多人了,媽咪顧不上你們。”蘇筱筱擔心他們的安危,更擔心他們被那個人發現。

“啊?可是......”蘇笙笙想說什麼,被蘇安安打斷。

“好啊,我會照顧好妹妹的,媽咪放心去忙吧!”蘇安安彎起乖巧的笑容,難得一見。

“寶貝們真乖,明天一定帶你們好好去玩!”

蘇笙笙卻奇怪地看著他,哥哥不是說要給媽咪晚會驚喜的嗎?

蘇安安臨時改變主意,因為他剛纔從定位發現,那個渣爹就在他們樓上!

哼,看他怎麼收拾他!

蘇筱筱也冇多想,兩個孩子一向聽話得很,冇讓她怎麼操心。

吃完飯,她換好禮服就前往晚會了。

總統套房內,厲霆深按了按眉心,他拿出電腦準備回個郵件,結果電腦一開,直接黑屏,上麵寫著兩個大字——

混蛋!

落款:S。

厲霆深眯起眼睛,意識到不對勁了,而且這個S好像很耳熟.......

突然,酒店經理收到一個簡訊,立刻彙報。

“厲總,不好意思,是我們的失誤!公司那邊傳來訊息,說、說我們主機被黑了,隻有您的房間......”

越說越尷尬,經理恨不得下跪。

堂堂五星級酒店被一個黑客挑了,還讓人家在這獅子頭上挑釁,簡直不像話!

厲霆深冷冷地瞥了他們一眼,將電腦扔在助理懷裡,助理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去,給我查清楚!立刻!”

“是、是!”助理看著上麵的東西,瞳孔放大,誰這麼囂張?

樓下的蘇安安從平板上看到酒店走廊監控,見那些人慌慌張張地跑進跑出,都能想象到那個渣爹有多麼的生氣。

“哈哈哈哈!活該!”蘇安安心情好了一些,訂了一束花,拉著蘇笙笙往外走。

“去哪啊,媽咪說不讓我們出去!”

“笨啊你,都說了是驚喜,當然就是不能讓媽咪知道啊!”

“哦。”

兩個小可愛走向電梯,正好和換房間的厲霆深擦肩而過。

厲霆深看見兩個奶糰子,覺得有些眼熟,他盯著他們的背影,眉頭擰緊。

“怎麼了,厲總?”經理脊背發涼,顫巍巍地站著。

“冇事。”

厲霆深收回目光,覺得自己想的有些多餘,那個死丫頭怎麼會有孩子呢,她要是結婚,自己的人應該會查到的。

找了她這麼多年,不知道她究竟躲到哪個犄角旮旯了,真能藏!

在冇有她的時間,厲霆深總覺得心臟空了空,酸澀至極,卻又不知該如何排解,十分難受。

等他轉身走進房間,蘇安安卻冷哼一聲,蘇笙笙衝那人做了個鬼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