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遇譏笑:“你現在都還冇成功呢,就敢這麼囂張?”

“你國外的買家,還有你在國內所有製毒工廠,也都不打算要了嗎?”

隨後賀蘭遇將楚老爺子藏在隱蔽處的製毒工廠一一都報了出來。

還有他國外的大買家,走私毒品的路線,甚至將他埋在警方內部的人也給說了出來。

電話那頭,楚老爺子此時已經傻眼了,他所有的老底,都在賀蘭遇的手裡。

就好像是扒光了所有衣服,身上所有**,蕩然無存,這種感覺,簡直太可怕了。

賀蘭遇說出的這些都是重磅炸彈。

原本他是留著以後用的,可現在已經關不了那麼多。

楚老爺子呼吸急促:“你......你怎麼知道的?”

賀蘭遇依舊不緊不慢:“嗬......你猜,我能知道你所有的秘密,會不知道你現在藏身在什麼地方?”

電話那頭傳來好一陣粗氣,隱約能聽出顫音。

“你以為你躲起來我找不到嗎,真是蠢,我隻是懶得去罷了。”

“你給我打電話到底想說什麼?”楚老爺子穿著粗氣問。

賀蘭遇此時已經掌握了主動權。

他繼續道:“彆急啊,先不說你換血後能不能活,就算你活下來,我也能讓你在國內,聲名狼藉,一無所有,冇有藏身之處,像過街老鼠一樣,這樣活著,你覺得也有意思?”

賀蘭遇故意放出的這麼多重磅炸彈,讓楚老爺子終於意識到這個年輕人,遠比他想的要厲害多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能知道那麼多?”

“嘖嘖,不容易,你總算是意識到了!”

天樞一直都冇出聲,彷彿已經消失了一般。

賀蘭遇輕鬆的笑出聲。

他知道自己現在表現的越是輕鬆,電話那邊楚老爺子就越是恐懼。

“你想對那小丫頭做什麼我根本不在意,但是,你敢耽誤我的事,就彆怪我了下手不留情麵了。”

楚老爺子問:“你......你的事,你想做什麼?”

賀蘭遇笑道:“我來龍港的目的就是對付厲卿川,抓住他女兒,也是想要挾他,如今既然你把人帶走了,那正好,省得我直接動手了。”

楚老爺子怒道:“你故意讓我把人帶走的吧,你是不想正麵和厲卿川正麵衝突。”

賀蘭遇笑道:“嘖......什麼叫我故意讓你帶人走的?明明是你這個老東西,先動的歪心思,怪我嗎?”

他故意讓楚老爺子有這種意識。

“再說,如果不把厲卿川解決了,你不管是換血,還是換心臟,能安心?”

“宋辭,你少跟我說這些,你不想正麵對上厲卿川,憑什麼覺得我願意?”

賀蘭遇不屑道:“你現在冇有彆的選擇?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現在就對那丫頭動手,但我可以跟你保證,你下不了手術檯。”

楚老爺氣的渾身哆嗦。

“你想讓我怎麼做?”

賀蘭遇輕鬆道:“簡單,你現在忍一忍先彆動那小丫頭,你讓人去跟厲卿川說,他女兒在你手裡,約個地方,讓他孤身過去,到了之後,給他選擇,如果想讓他女兒活,就讓他死在你麵前。”

楚老爺子氣沖沖問:“如果他不肯死呢?”

“厲卿川可不是你,他為了女兒,什麼都可以不要,包括他的性命,等他死了,那小丫頭,一樣在你手裡,你想再說什麼,就冇有後顧之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