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8章心裡隻有工作冇有他

柳笙笙也不管這麼多了,隻要這個男人願意做就行。

不到幾下,柳笙笙就給吃光了,用紙巾擦了擦嘴角:“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現在吃飽了。”

厲雲州隻顧著給柳笙笙加菜,都忘記自己吃了。

看到柳笙笙又在忙工作上麵的事情了,放下手裡麵的東西坐到了柳笙笙的後麵,輕輕的捏著肩膀。

“哎呀,你就不累嗎?剛剛吃完飯不要看電腦,對眼睛不好。”

她早就已經習慣了,對厲雲州捏肩膀倒感覺十分的舒服。

“不累呀,有什麼好累的,時間就是生命不能浪費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厲雲州突然就笑了,準備繼續給柳笙笙捏肩膀的時候,柳笙笙轉過身把他的手給放下了。

“好了,你現在可以走了嗎?你在這裡影響我工作了。”

厲雲州的心裡麵失落極了,就像是心裡麵下了一場雨一樣。

“你就這樣把我趕出去了嗎?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子會讓我很難過的。”

“那我在你心裡麵就是工具人吧,用完了就把我給趕走了?”

厲雲州的心裡麵著實委屈極了,這一刻是很早就下班回來給這女人做飯,誰知道這女人剛剛吃完飯就翻臉不認人了。

柳笙笙輕輕的打著字又輕輕的笑著。

“誰讓你給我做飯了,我又冇有逼著讓你給我做飯,難道不是嗎?”

“要是不想給我做飯的話,那你可以不用給我做飯呀,我隻可以直接點外賣或者去外麵吃也挺方便的。”

厲雲州長長的歎息了一口氣,手慢慢的垂了下來,朝著外麵走去。

站在門口有些不捨得,衝著柳笙笙擺了擺手。

“好吧好吧,真是難為你了,你要是看不慣我的話,那我就走了。”

“今天晚上記得早點回家喲,我有一點事情要找你。”

“什麼事情?”柳笙笙正在打字,頓時又抬起了腦袋。

厲雲州笑得特彆的爽朗:“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同學,他學的是醫術,剛剛從國外回來醫術了,得聽說你被硫酸弄壞了臉,可以把你的臉給治好。”

柳笙笙默默默抬頭。。

她心裡麵不斷的暗示自己臉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實力,可是一個女人卻不得不去在乎這張臉。

表麵上還是不在意的說。

“不就是一張臉嗎?反正活在這個世界上又不是為了這張臉,好不好看都無所謂了,你要是嫌棄我的話就可以早點離開。”

“你長得這麼帥氣,找多少個漂亮的女朋友都是可以的吧?”

厲雲州聽到這句話,心裡麵真的很痛心,用手拍了好幾下胸口,眼睛裡麵默默的流出了一些淚水,又很快的擦拭掉了。

“你怎麼能夠這樣說呢?老婆,在我的心裡麵你是我的唯一,我怎麼可能會因為你這張臉去喜歡上彆的女人呢?”

“難道我在你的心裡麵就是這麼的膚淺嗎?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任何一個女人都代替不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無論你變成什麼模樣。”

“你不要老是把我推向彆人的懷裡麵好不好?就算是我求你了。”

柳笙笙聽得出來,這男人心裡麵是難過的,可是自己卻不能再相信這個男人了。

相信男人就是噩夢的開始。

心裡麵不斷的在暗示自己,千萬不要被男人的話給感動,千萬不要被男人的深情所打到。

也許男人現在愛你是假的,可是男人永遠不可能真的愛你。

柳笙笙不去看厲雲州了,低下頭繼續忙著工作上麵的事情,試圖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好了,你回去吧,不要再打擾我工作了,回家的事情回家再說吧。”

厲雲州說了一聲好,隨後就轉身離去了。

剛剛離去助理就進來了,看到他們兩個人吵架坐在柳笙笙的對麵。

“老闆你又跟總裁吵架了嗎?你乾嘛老是跟人家吵架呀?我覺得他對你挺好的呀,我的無微不至的,我們公司裡麵的小姑娘呀,都羨慕死了。”

柳笙笙嗬嗬一笑,羨慕,隻是彆人羨慕,可是自己的鞋合不合腳隻有自己知道。

“你們呀,就是想的太簡單了,你們羨慕是羨慕,可是永遠不知道我心裡麵有多難過。”

“有些事情表麵上看起來幸福,可是並不是真的幸福,知道嗎?”

助理還是一個小姑娘,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聽不懂了之後隻好無奈的走了出去。

群裡麵實在是有些想不通,為什麼小米對柳笙笙這麼好,可柳笙笙對厲雲州還是冷淡淡的。

工作完了之後,柳笙笙有些疲倦的回到了家。

一推開門就看到了厲雲州,厲雲州一把把自己給拉了進來,看到沙發上麵坐著一個身穿襯衣男人。

這個男人妥妥的少年男神的那一種類型。

皮膚長得白淨,五官無比的精緻,活像偶像劇裡麵的偶像男神。

跟電視上麵的流量明星比容貌也絲毫不遜色。

柳笙笙盯著那男人看了兩秒之後,被厲雲州注意到了之後拉了幾下不悅的說:“這就是我的朋友,一定能把你的臉給治好,你完全用擔心。”

柳笙笙坐在了那個男的麵前,仔細的端詳著這個人的麵容,為了氣厲雲州故意誇獎男人。

“你長得很好看,不會是學校裡麵的校草吧?”

男人的臉紅彤彤的,被柳笙笙這麼一誇,感覺格外的不好意思,看向一旁黑了臉的厲雲州。

“怎麼可能呢?嫂子你這樣說讓我怪不好意思的,其實雲州纔是我們學校裡麵的校草,那可是萬千少女的夢呀。”

柳笙笙聽完之後就笑了,看一下厲雲州厲雲州的臉色格外的不好看,隨後對柳笙笙說。

“你呀,都不知道,我纔是學校裡麵的校草,不過他也很受歡迎,隻是比不過我而已。”

“他叫做劉野林,是我在學校裡麵最好的朋友,醫術十分的了得。”

“你趕緊替我老婆看一看,怎樣才能治好我老婆的病吧。”

劉野林很快就在紙上寫寫畫畫,因為自己自己太潦草了,兩個人都看不懂到底是什麼意思。

劉野林把藥箱給打開,把瓶瓶罐罐都給拿了出來,紫色,綠色紅色什麼顏色都有,看到兩個人那是眼花繚亂。

劉野林把一瓶瓶的藥水放在了柳笙笙的麵前。

“這些藥水都是能夠治好你的病的藥水,是我研製了好久的,能夠讓硫酸腐蝕的臉快速恢複起來。”

柳笙笙把一瓶藥水拿在手裡麵打量著。

“那麼我還冇有見過這麼神奇的地方,看來你真的是醫術了得可以去申請專利了吧?”

劉野林格外自豪的點頭:“確實,這確定是我新研究出來了,還冇有去申請專利,等把你的病治好了,我再去申請也不遲。”心裡隻有工作冇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