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的話,讓劉家輝瞬間回過神來。

他整個人大喜過望,激動到身體都有些輕顫,興奮的脫口道:“葉先生,看您說的,您住我家,那不是早就說好的了嗎?您要是願意,一直住下去也是冇問題的!”

葉辰微微一笑:“劉先生真的是太客氣了。”

說完,他轉過身,看著表情震驚又錯愕的劉曼瓊,開口道:“曼瓊小姐,我還是跟你的車走,可以嗎?”

劉曼瓊此時還無法消化剛纔所發生的一切,所以她整個人彷彿都有些呆滯。

劉家輝見劉曼瓊冇說話,連忙道:“曼瓊!葉先生跟你說話呢,你怎麼不回答啊?”

劉曼瓊這纔回過神來,有幾分慌亂的捋了捋兩鬢間的髮絲,對葉辰說道:“可以……”

葉辰點點頭,轉而對萬破軍道:“破軍我先走了,這裡交給你們。”

萬破軍拱手道:“好的葉先生,屬下會做好善後工作。”

葉辰轉而又看向洪元山,淡淡道:“洪門主,我要走了,你是不是要做些表示?”

跪在地上的洪元山急忙俯下身去,頭也不抬的恭敬道:“恭送葉先生!”

葉辰擺擺手:“你做的不對,具體該怎麼做,我剛纔跟你說過。”

洪元山身體一顫,連忙發出幾聲狗叫:“汪……汪汪……”

葉辰點點頭:“洪先生確實識時務,看來你能混到今天這個位置上,絕非偶然。”

眼看葉辰要走,一直跪在地上的林教頭鼓起勇氣,脫口道:“葉先生……在下鬥膽求您批準在下重回萬龍殿……在下一定為萬龍殿儘忠!絕不再觸犯萬龍殿任何條例!”

葉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自甘墮落,助紂為虐,我看在萬龍殿的麵子上冇有教訓你,已經是對你法外開恩了,又怎麼可能允許你重回萬龍殿呢?”

林教頭一臉羞愧的低下了頭,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葉辰想起什麼,便開口道:“這樣吧,剛好你和這幫宏門子弟都要去敘利亞搞援助建設,而你又是他們的教頭,這次你就繼續做他們的管教,把這幫人給我好好管起來,如果你表現的足夠好,倒是可以考慮讓你重新返回萬龍殿的序列。”

林教頭感恩戴德的說道:“謝謝葉先生!謝謝葉先生!”

葉辰冇再看他,而是想起什麼,對萬破軍囑咐道:“破軍,給費小姐打個電話,告訴她可以放人了。”

萬破軍立刻點了點頭,恭敬道:“葉先生放心,我這就通知費小姐。”

萬破軍知道葉辰的意思,他的意思是,通知費可欣,可以讓美國那邊把陳肇鐘遣返回來了。

之前,陳肇鐘遣返的事情一直壓著冇進入流程,就是費可欣在後麵左右。

而且,以劉家輝所能觸及的層麵,他根本意識不到這件事情背後還有新晉費家家主的掌控。

如果美國方麵今晚遣送陳肇鐘回港島,那他明天下午差不多就能到了。

而葉辰囑咐萬破軍的這番話,劉家輝和劉曼瓊都冇聽出其中的隱喻。

囑咐過萬破軍,葉辰便對劉曼瓊說道:“曼瓊小姐,請吧。”

劉曼瓊有些緊張的點了點頭,這纔跟著葉辰走了出來。

劉家輝跟在兩人身後,臉上已經堆滿了激動的笑容。

雖然他到現在也不知道葉辰究竟是什麼身份,但是他看到葉辰與女兒走的這麼近,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在這之前他隻是想讓自己的女兒充當那個吸引毛驢拉磨的胡蘿蔔。

可是現在,葉辰在他眼裡已經不再是毛驢,而是如天神下凡、渾身上下佈滿強者氣息的超級大佬。

現在的他,迫不及待想讓葉辰抓起劉曼瓊這跟胡蘿蔔咬上一口,隻要他把胡蘿蔔吞進肚子,那自己將來就真是有靠山了!

其實,劉家輝在港島,雖然很有錢,但混的並不算頂尖。

想到這,他心裡便不禁感慨:“在港島這個地方,你想混到頂,不但要有錢,還要有威嚴!”

“如果你隻有錢、冇有足夠的威嚴,很多時候反而會招來禍事。”

“就好像李家當年是絕對的港島首富、那麼厲害,可是依舊有人敢綁架他們的大公子!”

“老子也是一樣!”

“我現在雖然也差不多要成為港島首富了,可是在麵對洪元山這樣的人時,依舊冇有絕對的影響力。”

“如果洪元山要跟我拚命,我他媽依舊會嚇得屁滾尿流,最後隻能找人說和,或者花錢息事寧人。”

“就好像我今天剛過來時那樣,隻能咬牙答應給洪元山五百萬美元,把女兒帶走……”

“可是……明明是他乾孫子招惹了我的女兒,可我卻要拿出五百萬美元賠給他,這就是隻有錢,但冇有威嚴的最大弊端!”

“如果我能有一個葉辰這樣的靠山,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個葉辰是什麼存在?他可是整個萬龍殿真正的主人!如果跟他攀上交情,最好是讓他成為曼瓊的男朋友,那我豈不是在港島橫著走?!”

“恐怕不止港島……在全世界我都能橫著走!”

一念至此,劉家輝心裡激動的無以附加。

浪潮club的門外,除了劉曼瓊那輛特斯拉之外,還有幾輛勞斯萊斯,其中兩輛便是劉家輝和隨從的座駕。

他的隨從,此時還都在車邊等候。

見他出來,立刻恭敬的說道:“老爺、大小姐!”

“混賬!”劉家輝忽然翻臉,對著幾人怒斥道:“為什麼不跟葉先生問好?!”

幾人嚇了一跳,連忙恭敬的對葉辰說道:“葉先生好……”

葉辰覺得好笑,但也還是禮貌的點頭算是迴應。

劉家輝這時一臉諂媚的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既然你要坐曼瓊的車,那我就不跟著你們添亂了。”

劉曼瓊見爸爸奉承的樣子,心裡雖然有意見,但也不好表露出來。

於是,她便把車鑰匙遞給葉辰,開口道:“葉先生你來開吧,我有點累,可能開不了車了。”

劉曼瓊並非刻意擺架子,而是剛纔發生的事情,對她來說過於緊張,她的心跳速度到現在依舊很快,整個人也有些發軟,實在不敢開車。

葉辰也很理解她的情況,順手接過了車鑰匙。

可冇想到,劉家輝卻一臉責怪的說道:“曼瓊!你怎麼能對葉先生呼來喝去!彆忘了葉先生是我們家的貴客!”

葉辰當即開口道:“劉先生,這點小事,就不要上綱上線了。”

劉家輝見葉辰好像是在維護劉曼瓊,立刻堆滿笑容,開心的說道:“對對對!葉先生,您批評的對,是我的錯,是我上綱上線。”

說完,趕忙對女兒說道:“曼瓊,剛纔是老爸不對,你千萬不要跟老爸一般見識,你要是累了,就在副駕駛上好好休息休息,葉先生肯定會照顧好你的。”

劉曼瓊不太喜歡爸爸這樣的嘴臉,於是便頭也不回的走到車旁,拉開車門坐進了副駕。

葉辰看著劉家輝,開口道:“劉先生,我們先走。”

“好好好!”劉家輝笑著說道:“葉先生您先請!”

葉辰坐進特斯拉的駕駛室,剛把車開動,一旁的劉曼瓊便看著他,認真問道:“葉辰,你到底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