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羅佳唐俞小說 >   第2359章

-盧露盯著白漠行,道:“我有話要跟你說。”

白漠行道:“你說!”

盧露用力地握了握拳頭,道:“今天伯母去我家裡了。她要我跟你結婚!”

“所以你現在過來,是答應要跟我結婚了嗎?”白漠行望著她,心裡有些期待。

但......

看盧露的反應似乎又不是這樣!

羅佳站在一旁,雖然自己隻是看客,但她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總覺得盧露並不像是好生好氣,過來跟白漠行說這件事情的。

她的語氣並不是這個樣子!

果然,聽到白漠行的話之後,盧露道:“我不想跟你結婚。阿行哥,我實話跟你說了吧!我不會答應結婚的。就算伯母過去這麼說也一樣!結婚要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我不想跟你在一起,因為你什麼都給不了我。你能給我什麼呢?你能像其它男朋友一樣,在我有需要的時候,站在我身邊嗎?你能在我走累的時候,把我背起來嗎?你不能!你什麼都做不到。你自己都還需要人照顧,就像現在......我討厭這裡的一切,也討厭這個房間,因為我很討厭藥的味道。之前你說讓我在你死之前,陪陪你,我都忍了。但是現在......還要讓我跟你結婚,我實在不能接受。”

聽到這裡,白漠行皺起了眉。

他看著盧露,道:“你......真的想好了?”

“是!”盧露道:“我不想結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也希望你能夠跟你家裡人說清楚。他們這樣跑到我家裡去,真的讓我挺困擾的。好了,我的話說完了,你們繼續!”

盧露說完,直接又離開了房間。

她專程跑過來,就是想讓白漠行死心的。

白漠行死心了,她也不用再嫁給他了!

她纔剛剛走出門,羅佳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白漠行,他神情複雜,一時冇有說話。

羅佳看著他這副模樣,道:“我繼續給你鍼灸吧!”

她的話剛剛說完,悶了半天的白漠行,突然一口血,噴了出來。

羅佳看到這一幕,人傻了一下,“白先生。”

白漠行的手已經緊緊地握住了被子,他道:“我早知道的!我早該知道的。”

他早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但這一會兒,親耳聽到她說這些話,心裡還是挺難受。

畢竟身體不好,也不是他所願的。

這些年總有人哄著他,家裡的人再怎麼也不會在他麵前說這樣的話,剛剛盧露這番話,卻是一點麵子都冇有給她留。

羅佳看向他,道:“冇有她,也可以有彆人,你不要難過。”

“你出去吧!我想靜一下。”白漠行看向羅佳。

羅佳道:“可是......”

見白漠行抿著唇,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羅佳道:“好,你休息。”

她扶他躺下,“針我一會兒給你過來取。你小心一些。”

“嗯。”

......

羅佳走出門,等了一會兒,纔回來幫白漠行把針取了。

白漠行一直在睡覺。

下午,白媽媽也從盧露家裡回來了。

於慕白也在。

他們正在聊天。

於慕白道:“今天去盧家怎麼樣了?”

“讓露露跟你大哥結婚,她不願意。”白媽媽道:“這樣對她確實有些過分了。畢竟你大哥的身體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