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有些錯愕,扭頭看他。

“這麼快就會開庭嗎?”

要知道現在已經快月底了,她還以為至少也要兩三個月。

封勵宴揉了把她的頭髮,翻身坐起身,“不是要給我塗藥嗎?”

這件事拖久了對誰都冇好處,儘快的塵埃落定,大家也都安寧,他冇告訴溫暖暖儘快開庭是他的要求。

隻希望下個月,一切都能雨過天晴。

這晚,封勵宴是連夜離開的,溫暖暖翌日醒來,身畔已經冇了人。

床幔間卻似乎還有男人留下來的氣息,溫暖暖卷著被子,打了個哈欠,又閉上眼睛賴了幾分鐘的床,這才起身。

她拿了手機點開微信,果然有某人發來的資訊。

是一張照片,溫暖暖點開,頓時一陣臉熱氣惱。

照片應該是昨晚她睡著後,封勵宴拍的,照片裡她睡著了竟然還似擔心某人離開一樣,簡直像八爪魚纏在他身上,雙臂緊緊抱著他的脖頸。

這也就算了,她吊帶睡衣欲落不落的,露出的肩背和頸前肌膚上草莓印一顆顆的,分外明顯。

封勵宴滿臉的無奈,對著鏡頭勾唇。

溫暖暖忙劃走了照片,纔看到他配圖發來的資訊。

【p上應景的四個字,慾求不滿,這纔是黑曆史啊,寶貝。】

照片裡,是她緊緊抱他,誰慾求不滿顯而易見。

溫暖暖又氣又笑,這個狗男人,他到底來南城做什麼的?!

專門收集她和兒子的黑曆史嗎?!

溫暖暖一陣好笑又好氣,她刷牙時纔給封勵宴回覆過去,問他是否已經安全抵達了蘇城。

男人冇有回覆她,大概是已經在忙了。

溫暖暖便也冇在意,收了手機開始一天的忙碌。

她今日是照常要去醫院的,車子從冰清園出去,溫暖暖隔著車窗又看到了前來做望妻石的封立陽。

大概今天不是週末,小哲上了幼兒園的緣故,就隻封立陽自己站在車旁。

這兩天南城梅雨天氣,朦朧細雨淋濕了封立陽的鬢角,一縷白髮有些顯眼,但是並無損他的儒雅沉穩,身姿板正,看著是個很有魅力的帥大叔。

“王叔,我們車上有備用傘吧?”

“有的大小姐。”

“停下車吧。”

溫暖暖說道,到底算是親戚,封立陽這樣不打傘站著,她冇看到也就算了,看到了衝著封勵宴的麵子,她也得禮貌的問問人家需不需要傘。

王叔停了車,下了車去後備箱拿備用傘。

溫暖暖從車上下來,接過王叔撐開的傘,又拿了備用傘朝著封立陽走過去。

“封大哥冇帶傘嗎,我這裡有把備用傘……”

封立陽看著溫暖暖遞過來的傘倒笑了下,神情洞若觀火般,開口道。

“看來昨晚阿宴過來,是和弟妹和好了,弟妹對我也愛屋及烏起來了。”

溫暖暖,“……”

有那麼明顯嗎?

封立陽接過了傘,也接過了她的好意,但是卻冇打開,無奈苦悶的笑了下,道。

“哎,倒要羨慕阿宴了,要是你小姑姑也能這麼心軟好哄就好了。”

這話溫暖暖倒不能苟同,她也笑了笑。

“封大哥是和我小姑姑一起生活了幾十年的,難道還不瞭解她的性子嗎,我小姑姑性格好,溫柔又豁達,並不是斤斤計較的人。若非被觸及了底線,又有哪個女人能忍痛割捨的掉幾十年的感情呢?”

封立陽因她的話,麵色微微一變。

片刻,他苦笑了下,“你說的對,是我咎由自取了。”

溫暖暖聽他這樣說,多少有點尷尬,心想自己是不是多管閒事,說話太重了。

但是做為女人,就算不看她和雲明倩的關係,她也是天生和雲明倩共情的。

不管如何,封立陽都是和彆的女人連孩子都生了,做妻子的哪兒那麼容易接受這樣的事兒?

她點了下頭,冇道歉,也冇再多言。

封立陽倒指了指手中傘,“多謝弟妹的傘,但是我卻想看看明倩她到底還會不會關心在意我。”

他說著打開車門,把傘放了進去。

溫暖暖心想果然是自己太多管閒事了,她正要轉身上車,這時候卻有轟隆轟隆的跑車聲由遠及近。

封立陽身姿一僵,扭頭看了過去。

溫暖暖不覺也跟著瞧過去,看封立陽這個反應,難道來的人是雲明倩?

可是昨晚的宴會結束都已經很晚了啊,雲明倩竟然是出去了嗎?

溫暖暖詫異時,超跑已經到了近前,溫暖暖和封立陽的車都停在門口,倒將進園子的路給堵上了。

炫藍色的超跑在不遠處甩出漂亮的弧度,刹停在那裡,剪刀門推上去,雲明倩從車裡下來,看了過來。

而副駕駛座,門打開,出來的卻是一個英俊帥氣的男人。

男人看上去不到三十模樣,身上穿著簡單的黑色襯衣,牛仔褲和馬丁靴,頭髮染了深棕髮色,蓬鬆的燙卷留海定型在額上,露出了飽滿的前額,也將立體年輕的俊臉,清秀的眉眼暴露無疑。

他踏下車,迅速的撐了一把傘,繞到了副駕駛那邊,抬高手臂給雲明倩撐著,接著另一隻手輕輕一攬,竟然是將雲明倩給摟在了懷裡。

雲明倩看向他,男人衝她露齒一笑,“傘太小了啊,姐姐。”

兩人的舉止動作,輕易就能讓人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

更何況這清晨一大早的,雲明倩就被個男人從外麵送回來。

溫暖暖驚愣的張了張嘴,扭頭去看封立陽,果然便見封立陽麵白如紙,鬢角的幾根白髮好像更明顯了,他猛然邁步朝著雲明倩大步走了過去。

溫暖暖看他那副似要吃人的神情,也是被這修羅場的場麵給驚的心跳發緊。

她擔心出事兒,忙朝王叔使了個眼色,王叔急匆匆的跑回去叫保鏢過來。

真打起來了,還能拉個架什麼的。

“你昨晚去哪兒了?這個黃毛小白臉是誰?”

封立陽走到雲明倩的麵前,伸出手,冷聲質問著便要去拉雲明倩的手臂,將人扯到自己的身邊來。

而旁邊的帥哥自然也是不甘示弱,在封立陽碰到雲明倩前,先一步去擋他的手。

“說話歸說話,少對女人動手!怎麼,這位老先生活了半輩子了,連這點道理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