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傢夥!

上來就封立陽就諷刺年輕帥哥是毛冇長齊的小白臉,年輕帥哥也不客氣,直接懟封立陽是不知禮數的老東西。

這針鋒相對,修羅場的火藥味實在是太濃了,溫暖暖都要替雲明倩捏上一把汗。

可她看向雲明倩,卻見雲明倩神情如常,依舊任由年輕帥哥摟著她的腰。

她看向封立陽,又看了眼旁邊神情有點緊張的溫暖暖,倒是輕笑了一聲,開口道。

“暖暖,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齊燕青,他是個攝影師,也經常接明星硬照之類的活兒,說不定你們以後會有合作的機會呢。”

齊燕青立刻衝溫暖暖笑著伸手,“我其實之前見過溫小姐,你好,我是齊燕青。”

“我們見過?抱歉,我有些冇印象了,大概是在哪裡?”

溫暖暖驚訝不已,和齊燕青略握了下手。

齊燕青看起來不像是能讓人很快忘記的長相,溫暖暖搜尋記憶卻冇想起來在哪兒見過他。

齊燕青卻笑了下,並冇回答溫暖暖的話,反而是拿出手機點了幾下,很快他調出一張照片示意溫暖暖看。

溫暖暖瞧過去,倒愣住了,是一張t台照,照片裡金髮碧眼的美女自信明豔,身上一襲星空裙,妝容乾淨卻透著冷豔感。

溫暖暖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三年前巴黎時尚週的時裝秀現場,國際名模嘉瑪的這個走秀妝還是我化的,這照片是你拍的嗎?當時你也在現場啊。”

“對,三年前見過溫小姐一麵,記憶深刻。”

溫暖暖還以為他說見過是最近在蘇城或者是南城,冇想到竟然是三年前,頓時便覺得有點緣分,朝著齊燕青笑的更為親和了些。

旁邊的封立陽,先是被雲明倩一句“男朋友”給炸的愣在了那裡,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此刻好不容易回神,竟然見齊燕青都和溫暖暖打成一片了,頓時越發看這小白臉油嘴滑舌,不是個好東西了。

他一把抓過雲明倩,“你剛剛說什麼?他是你的誰?”

雲明倩蹙眉,略甩了手,“封立陽,放開!不管他是我的誰,都和你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們早就已經離婚了!”

“放開我女朋友!”

齊燕青麵露冷色,上前便去劈砍封立陽抓住雲明倩的那右手的手臂。

封立陽被迫鬆開,卻攥拳,一拳打向了齊燕青。

砰。

封立陽顯然也是練過的,這一拳又重又快,結結實實打在了齊燕青的側臉。

齊燕青悶哼一聲,踉蹌了兩步,撐了下跑車站穩,吐出一口血沫,接著也不客氣了,掄拳頭朝著封立陽就衝了過去。

兩人瞬間就打在了一起。

“偷襲算什麼男人!怪不得婚內出軌,真是各方麵都渣的很!你怎麼有臉再來糾纏她!”

“你又算什麼男人?小白臉想玩兒就去找彆人,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

溫暖暖,“……”

她都驚了,扭頭去看雲明倩。

雲明倩卻神情淡定的很,還拉著溫暖暖往後退了幾步,免得不小心被衝撞到。

“小姑姑,你……不管管?就讓他們這麼打?”

溫暖暖見那兩個人是真的拳拳到肉,恨不能將情敵往死裡弄的模樣,看的心驚膽戰。

雲明倩卻攤攤手,“他們要打,我能有什麼辦法?放心吧,打夠就停了,你是要去醫院吧?”

溫暖暖點點頭,覺得現在實在不是聊天的好時候,卻還是忍不住問道。

“小姑姑,他……真的是好朋友啊?”

溫暖暖其實是不大相信的,畢竟雲明倩這段時間在南城也冇開始新戀情的樣子。

而封立陽又天天過來守著,溫暖暖還以為早晚,雲明倩會原諒封立陽的,畢竟那麼多年的感情,而雲明倩對到家裡玩兒的小哲也很和善熱情,就像是會給封立陽機會一樣。

可是現在突然就宣佈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這樣……年輕的一個男人。

也許雲明倩隻是想要氣一氣封立陽,或者刺激他一下之類的。

可令溫暖暖冇想到的是,雲明倩卻挑眉笑了下。

“當然是真的啊,我冇那麼閒,還找個假的來演戲。”

溫暖暖驚愕住了,怔怔看著她,“小姑姑你……真的都放下了啊,那也挺好的,有時候我挺羨慕小姑姑的灑脫。”

幾十年的感情,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說放下就放下的。

看著她驚訝的目光,雲明倩又笑了下,隻是笑容卻有些說不出的自嘲。

“我其實也冇那麼灑脫,之前一直說著結束了,可是……這不是也糾結掙紮了下半年,看著他風雨無阻的日日來,我每天都想打開那扇門,可是想到他的背叛,那樣我又覺得難受憤恨,我厭倦這樣了,所以昨晚邁出了這一步……”

溫暖暖以為雲明倩說的邁出一步是交了新男友的意思,可誰知……

“這……這是什麼?你們……你們昨晚……”

那邊,突然傳來封立陽震驚崩潰的聲音,溫暖暖看過去。

就見齊燕青的襯衣在打鬥中被撕扯開,露出了一大片肌膚來,而他的脖頸和胸前有些痕跡。

成年人一瞧,就能瞧出的痕跡,而且分明是新鮮的。

溫暖暖又給驚到了,所以,剛剛雲明倩說的走出一步,是這樣一步?

跨度這麼大,這是徹底斷了她和封立陽之間的後路,這樣的決絕和狠。

她看向雲明倩,雲明倩卻已是邁步走了過去。

封立陽和齊燕青這會兒倒是停了下來,封立陽似經受不住這個打擊,揪扯著齊燕青的衣領,麵色白的滲人。

而齊燕青雖然鼻青臉腫,但是帥氣年輕的臉上卻有意氣風揚的得意,微微仰著頭,不屑的看著封立陽。

聽到腳步聲,封立陽才轉頭看向了雲明倩,聲音很緊。

“你們真的……”

上床了?

他竟然說不出來那三個字,他和雲明倩少年時就在一起了,他們分享了彼此的太多第一次和唯一。

他以為,雲明倩會永遠屬於他,屬於他一個人。

這無疑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