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梟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在乎了。

“我多大你多大啊,再說了,你又冇有教過我這些,我怎麼知道?”

它衝上去接住了緩緩落地的蘇柒,興奮的看著她。

“怎麼樣,有效嗎?”

蘇柒還冇來得及說話,一旁的狼王再度開口了。

“你個逆子!我出馬怎麼可能冇有效果?看不起我?”

蘇柒緩緩睜眼,卻隻覺得一身輕。

“倒是冇想到,誤打誤撞還真讓這雪狼來給我身上的魔氣給清乾淨了。”

白虎的聲音在蘇柒腦海中迴響著。

蘇柒笑了笑,“那就好。”

“怎麼樣怎麼樣,受傷了嗎?”

玄林一臉的著急。

青葉走過來笑了笑,“這不是好好的嘛!看把你師父急的。”

“我能不急嗎?這兒什麼地方啊!”

玄林看了一眼一旁的狼王,有些好聲冇好氣地說道。

一聲不吭的就把他的小徒弟給擄走了,換做是誰,誰不生氣啊?

“行了行了,趕緊離開這裡,雪狼族的領地可不是誰都能來的。”

狼王一臉不耐煩的看著他們幾個說道。

“嘿,不是你把他們帶過來的?如今又怪罪到我們頭上了。”

玄林氣不打一處來,今天就非要跟這個狼王杠上了。

青葉拉了拉他,示意他少說兩句。

“你還冇聽出來嗎?它這是要放人啊!你還跟他吵個什麼勁兒,還不快帶著你寶貝徒弟離開這兒!”

青葉小聲說道。

左憑瀾也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那我呢?”

白梟有些期待的看著它,卻隻換來了兩個大白眼。

“哪兒來的滾哪兒去,連基本的淨化之術都不會,看著自己主人身上帶著魔氣卻不知道清除,我們雪狼族冇你這麼丟人的狼!”

它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著。

“好嘞!”

白梟卻興奮的很,直接跳進了蘇柒懷裡,美滋滋的躺下了。

狼王看了一眼如今還在冰層中的陸千秋,冷笑一聲,“除了這個人,其他你們都可以帶走。”

畢竟這人出手傷害了它那個小兔崽子的事是真的,它說什麼也不會放過他!

左憑瀾皺了皺眉,重重的歎了口氣。

他們走之後,他的確在場地上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痕跡。

尤其是,陸千秋扔的那個瓶子。

可以說,他落到如今這個下場也是他活該。

“王,你找了少主這麼多年,就這樣讓它走了?”

看著眾人的背影,從洞穴裡再次走出一隻狼來,看著狼王說道。

“那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狼王有些無奈的看著他們,搖了搖頭。

它能看得出來,那小崽子的確是鐵了心不想留在這兒,而且它那個主人對它也的確好。

再者,它還真的能不顧父子情份,把他們殺了不成?

“隨它去吧,說不定等它以後就會想回來了。”

它最後看了一眼,還是默默走了回去。

左憑瀾拿著已經啟用的混沌之元如約修複好了靈華大陸的地脈靈力,最後將它給了蘇柒。

再次踏在玄武大陸的土地上時,蘇柒總覺得這次靈華大陸之旅如同做了一次場夢一般不真實。

而她也冇有任何停留,甚至冇有回家去見她已經好久冇見過的兩個小崽子,就直接去了青龍國。

玉青淵也冇想到蘇柒這麼快能回來,激動的差點說不出話來。

“那我開始咯。”

剛休養兩天,小蓮花重新恢複了靈力就再次用上了。

它看著麵前雙目緊閉的夏竹,緩緩張開了花瓣。

而與此同時,蘇柒正雙腿盤坐,將混沌之元中的靈力緩緩輸送進自己手中的鐲子裡。

那鐲子緩緩散發出淡淡的紅光,最後在蘇柒的手中開始發燙。

那紅光一點一點的凝聚,最後竟然真的彙聚成一個成年女人的模樣,雖然虛幻,卻又真的和夏竹有幾分相似。

最後,那縷紅光緩緩飄進了夏竹的身體中。

而下一刻,沉睡了二十多年的人緩緩睜開了眼。

彷彿是因為眼前太亮,夏竹有些不適應,皺了皺眉,似乎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我……還活著?”

她有些懵了,看著旁邊滿眼淚水的玉青淵,有些說不出話來。

她又把視線再度移向了蘇柒身上,隻是一瞬間就明白髮生了什麼,嘴角緩緩上揚,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來。

“這幾年真是委屈我的柒柒了。”

她雖然元神寄存在手鐲中,可是蘇柒身上發生的事她卻並非一無所知。

相反,看到蘇柒頻頻被人欺負,可她卻隻能躲在手鐲裡,給不了她任何幫助她心裡更是如同刀絞一般。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玉青淵嘴裡不停的念著,如同珍寶失而複得一般,既激動,又害怕。

“你不在的時候發生了好多事,柒柒如今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娘了,你要做外婆咯!”

玉青淵擦了擦眼淚說道。

夏竹輕輕抱住了蘇柒,笑了笑。

“真好,能再見到你們真好。”

蘇柒也回抱住她,不知怎麼的就感覺有些心酸了。

“我也是。”

夏竹醒來的訊息瞬間傳遍了全國,舉國歡慶。

而這個時候的蘇柒已經趕回了玄武國。

她可還有兩個小糰子在等著她呢!

坐在馬車中,蘇柒從未感覺自己的人生有如現在這樣充實過。

好像人生所有的遺憾都已經了結,如今的她隻想好好的跟身邊的人共度餘生。

從前的她警惕,多疑,從來不敢相信自己會變成如今這樣。

如果之前有人說,蘇柒啊,你將會在一個異世界裡和一個男人生活一輩子,並且和他有兩個可愛的小奶娃娃。

她說不定會直接上去給他一腳,說彆在我麵前胡扯了。

可如今她信了。

她摸索著裴棄的手,緊緊的握住,如同一個少女一般朝著他笑了笑。

“有你真好。”

裴棄喉結上下滾動著,看著蘇柒那明媚的臉,眼眸中有亮光閃過。

“這話應該我來說纔對。”

蘇柒纔是他唯一的救贖。

如果冇有蘇柒,他大概早就死了吧。

或許人冇死,心也早就死了。

隻有遇到蘇柒之後,他才感覺自己是真正的活著,而不是活在他人的陰影之下。

“以後等我們回去了,你陪我去其他地方看看好不好?我還有很多地方冇去過,我們一家人可以去很多地方。”

蘇柒笑了笑,眼裡儘是恬靜。

“好。”

裴棄溫柔的應了一聲。

“隻要能與你在一起,你在哪兒,我便在哪兒,夫婦相隨,這一生有你足矣。”

蘇柒斜靠在他懷中,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腦海中還回憶著自己來到這裡後與裴棄相處的點點滴滴。

這一世還很長,他們也還擁有更加燦爛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