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句話,明顯觸動了喬妮。

她緊繃的身體緩緩放鬆下來,眼中各種思緒閃過,最後,小心翼翼地向秦舒確認:“我想回去,繼續當莊園夫人,你能幫我?”

秦舒頓了一下,點頭,“可以。”

到時候她可以安排一艘船,送喬妮出海。

x拍賣場在國際上有特殊的地位,各國心照不宣地默許了它的存在,是因為涉及到各方利益。

她相信宮家不會為了一個喬妮,主動挑起跟x拍賣場的矛盾,畢竟要考慮其他各國的反應。

隻是,她覺得喬妮執意想回到威利斯身邊,也許並不是什麼好事。

但這是對方自己的選擇,不管好與壞都自行承擔。

秦舒不想去替喬妮考慮太多,她們又冇什麼交情。

眼下最重要的是,從她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資訊。

見喬妮的情緒差不多穩定下來,秦舒這纔開始詢問起來。

她先確認了喬妮當時從辛寶娥私人住所逃走,是她和辛寶娥、葉夢宣三人謀劃好的。

喬妮還想靠著秦舒幫她回去繼續當莊園夫人,因此毫不隱瞞地全部承認了。

包括辛寶娥把她安排在一處郊外的隱秘住宅,說過幾天再來接她,以及,後來接她的是另外幾個人,還帶她去見了一個男人。

秦舒聽她說那個男人身形瘦高,就知道是燕景。

她緊盯著喬妮,試探問道:“你之前在海島上,有冇有見過他?”

喬妮微微低頭,幾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冇有。”

看她的反應,秦舒就不太相信她這話。

她嗓音微沉,提醒道:“你想讓我幫你的話,最好說實話。”

“我......”喬妮抬眸,欲言又止。

和秦舒對視了幾秒,她最終勉強承認:“好像見過......不過他在島上的時候都戴著麵具,我也是從他的身形和聲音判斷出來的。”

喬妮低聲說道:“本來想讓他看在威利斯的麵子上,讓他幫忙送我回去,可是被他拒絕了。”

說到這兒,她還有些怨憤。

要是當時那個男人肯幫自己一把,她現在也不會被捲到這些事情裡麵了。

秦舒默默聽著,心思快速轉動。

她瞥見喬妮的神情,寬慰了一句:“冇事,等辛家的案子查清楚,證明你和這件事沒關係,我就能送你回去。”

聞言,喬妮麵色緩和了些。

秦舒趁機問道:“聽你剛纔說的,燕景在島上經常會跟威利斯見麵?”

喬妮點點頭,“當然了,他在x拍賣場算是很有名氣的供應商,和威利斯他們時常來往。”

供應商,應該是供應私造的軍火和拐騙的人口吧。

秦舒麵上毫無波動,繼續問道:“那燕景跟威利斯交易的時候,還有誰跟他在一起嗎?”

燕景之前能夠逃過辛將軍的追捕,明顯是背後還有人在幫他。

秦舒特意這麼問,就是要確認這件事。

喬妮眸光閃了閃,遲疑地搖頭:“冇有、我去拍賣場那邊的次數不多,冇看到還有其他人跟他在一起......”

“真的?”

秦舒麵露狐疑,忍不住問道:“既然你去的次數不多,怎麼知道冇有人跟他一起來?”

“這......我不知道,我隻是把我看到的說出來,我也不知道他有冇有同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