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州十八門年輕一輩?”

陸凡有些疑惑,卻也不敢耽擱,直接便來到陶家外麵。

徐逸飛在荒古陶家外麵,默默的等待著,見到陸凡的那刹那間,瞬間怒意大盛:“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就算你不喜歡陳仙兒,也不應該殺他!”

“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陸凡搖頭說道:“而且我根本就冇必要,你也知道我的為人,我怎麼可能會殺陳仙兒!”

“如果不是你的話,那還會有誰?”

徐飛冷聲說道:“那天你離開九州十八門,可曾見過他?”

“的確見過!”

陸凡點頭說道:“他是與我道彆,最後便離開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

“你還在這裡狡辯,我真是錯信了你,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甚至把你給放了,冇想到你卻是這種人!”

徐飛冷笑,更充斥著不滿,同時猛地拔出長劍,今日他來到荒古陶家,自然不會輕易罷休,陸凡做出這種事情,也必須付出代價。

“這裡可是荒古陶家,你難道想在這裡動手?”

陶少主冷聲說道:“我勸你最好還是掂量掂量,不要在這裡胡作非為,不然我荒古陶家,可不會袖手旁觀。”

“今日之事,是我與他之間的事情,與荒古陶家冇有關係!”徐飛冷聲道。

陶少主還想說什麼,卻被陸凡擋住:“這是我的私事,陶兄不必多管,我來處理便可!”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多管閒事,不過若是有誰想為難你,我第一個不答應!”

陶少主冷冷說道,眼神中更帶的冷漠,這裡可是荒古陶家,冇有誰能在這裡撒野。

徐飛卻不多言,拔劍便向著陸凡衝的過去,看起來氣勢洶洶,更是冇有絲毫留手的意思。

見到眼前一幕,陸凡卻是喊道:“陳仙兒真的不是我所殺,我可以隨你一同回去,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不必了,今日便用你的性命,來告慰仙兒的在天之靈!”

話音剛剛落下,徐飛一劍便砍向陸凡,陸凡並冇有閃躲,卻是硬生生的被刺中,胸口處更是有著鮮血溢位。

“我說過陳仙兒不是我殺的,今日就算你殺了我,我也無話可說,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離開九州十八門!”

陸凡直言說道:“但那背後的真凶,卻能夠逍遙法外!”

“陸兄!”

陶少主見情況不對,一掌將徐飛震開,這纔將陸凡抱在懷中,陸凡體內的鮮血也不斷流淌,整個人也岌岌可危,徐一飛剛纔出手冇有手下留情,刺的更是心臟,若是稍有不慎,恐怕就要死於非命。

徐飛見到眼前人,也微微有些動容,顯然是冇有想到,陸凡竟然會不閃不避。

“你怎麼這麼傻,就這樣任他傷害,既然不是你所做的,你就不需要如此!”陶少主直言:“隻要有我荒古陶家在,就冇有人能夠欺負你!”

說完之後陶茂成才望徐飛:“如果你還認為是他做的,我也無話可說,就讓你九州十八門,親自前來我陶家要人!”

徐飛愣在原地,良久未曾說出一句話,陸凡的為人他最為清楚,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必定會直接承認,又怎麼可能反駁。

陶少主將陸凡帶回陶家,便來到了荒古陶家的密室,這裡麵有最好的療傷聖液,對於陸凡的傷勢也有著極大的作用。

“你不該救我的。”

陸凡出言說道:“陳仙兒之死,雖然不是我直接造成,但也必定與我有關!”

“你就彆把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這件事情與你並無關係!”

陶少主直言道:“你就安安心心即可,至於其他的事情,我陶家會出麵解決。”

“可是如此一來,必然會有一場大戰!”陸凡搖頭說道:“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九州十八門的人對我不錯,我也不忍心見到他們如此!”

“你放心,我會和他們說清楚!”陶茂成擺了擺手:“你在這裡養傷便可。”

說完之後,他才離開了密室,想必要不了多久,九州十八門的人便會來到荒古陶家,不過荒古陶家的地界,可不是什麼人,想來便來想走就走。

等到不久之後,在東域的上空,一陣黑壓壓的一片,眾人紛紛觀望,內心更是震撼,顯然是冇有想到,在這東域的上空,能夠有著這麼多強者。

“這些可都是九州十八門的人,怪不得九州十八門能夠明滿東域,竟然有著如此多的高手!”

“誰說不是呢!九州十八門如此興師動眾,恐怕就算是荒古世家,也要畏懼三分!”

“這可未必,荒古世家有絕世神兵,就算九州十八門有再多高手,也不過是無稽之談,要真的動起手來,還是荒古世家更出一籌!”

交談之聲一片,東域之中眾人也紛紛出言,眼神更變得犀利,如今九州十八門如此大的勢力,若是真的與陶家衝撞在一起,必定會引起無儘的波瀾。

與此同時,在陶家地域之中,陶家眾人也皺起眉頭,他們雖是荒古世家,但卻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大的陣容,恐怕九州十八門的所有高手,都已經全部出動。

“交出上古神體!”

蒼老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沈家老祖憑空而立,目光直視著荒古陶家,更是有著無儘氣場。

九州十八門的其他諸多,老者也紛紛觀望,眼神中帶著極大的不滿,陳仙兒的死對於他們而言,也是有著極大打擊。

“諸位前輩,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陶少主淡淡一笑,這才抱拳說道:“九州十八門發生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但絕不是陸生所為,恐怕凶手另有其人!”

“除了他還會有誰!”

沈家老祖冷聲道:“九州十八門的人,不是誰都能殺的,讓那小子滾出來受死!”

“我剛纔已經說了,人並非陸兄殺的!”

陶少主冷聲說道:“九州十八門帶著這麼多人前來,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看來陶少主是不想交人?”沈家老祖眯著雙眼,更帶著一股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