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家不想與九州十八門為敵,但九州十八門若是非要妄動,休怪我陶家不講情麵!”

陶少主冷言,更有著一股強橫氣場,似乎這些人在他眼中,也算不得什麼。

“既然陶家這種態度,也就隻能與我等為敵了!”

發出一陣冷笑,沈家老祖更是氣勢磅礴,今日九州十八門親自前來,他們又豈會罷休。

“陸凡已經被打傷,這也是你們九州十八門做的!”

陶少主冷聲道:“如今九州十八門氣勢淩人,依然在這裡胡作非為,莫不是真的以為,我陶家可以任人欺淩!”

“陶少主,想必你應該知道,我孫女死於非命,凶手就在其中,陶家若是有所包庇,九州十八門絕不會罷休!”

陳老頭冷聲道,言語更顯得冰冷。

“他並非凶手,也不可能殺害陳仙兒,必有其他人陷害於他!”陶少主直言道:“事情冇有調查清楚,你們就貿然出手,是不是不太合適?”

“真是笑話,除了他還會有誰,當日也隻有他見了仙兒最後一麵!”

沈家老祖冷聲道:“這件事情是九州十八門的事,希望陶家不要多管閒事,莫要引起兩大勢力的紛爭!”

“他是我八輩之交,我又豈能讓他出事!”

陶少主直言道:“今日若是諸位,非要闖入陶家,那就要問通天鏡答不答應了!”

就在那刹那間,通天鏡懸浮於半空之中,散發著縷縷神輝,更帶著一往無前之勢,若是有誰敢靠近恐怕瞬間便要死於通天鏡之下。

沈家老祖皺著眉頭,陶家少主他自然不懼,但陶家擁有通天鏡,一旦起了爭端,對於九州十八門而言,可並非好事。

“老祖,荒古陶家,欺人太甚,我等絕不能妥協!”

陳老頭出言道:“必要讓他們交出人來,不然我九州十八門,如何在此立足!”

沈家老祖眉頭微皺,同時冷聲說道:“莫非荒古陶家,真要如此行事!”

“事情到了這一地步,還有什麼可說的!”

陶少主冷聲說道:“倒不如直接動手,如此也來得痛快!”

沈家老祖臉色鐵青,雖然九州十八門出動了諸多高手,更是氣勢洶洶,但如果真的要與荒古世家動手,對於他們而言,必定是毀滅性打擊。

“荒古陶家欺人太甚,簡直不把我等放在眼中!”

一名年輕人出言說道:“今日若是不讓他們付出點代價,還真以為九州十八門好欺負。”

“冇錯,必須讓荒古陶家付出代價,這件事情與荒古陶家無關,他們卻非要插手其中!”

諸多弟子義憤填膺,對於荒古陶家極其不滿,九州十八門,可從未懼怕過荒古世家,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在他們內心也是充斥著不悅。

“想要讓我陶家付出代價,還得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陶少主淡淡一笑,言語卻平淡的很,似乎這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那麼的不值一提。

“既然陶少主這麼自信,那老朽便不客氣了!”

沈家老祖眯著雙眼,他可是聖人王,能夠達到這等境界的人,在整個東域屈指可數,如今陶家少主如此直言,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不過正當此時,一道身形卻從陶家走出,目光環視著在場眾人,而此人正是陸凡,拖著重傷之身,臉色更是一陣蒼白。

“你終於出來了!”

陳老爺是冷言:“在九州十八門的時候,我們不曾虧待你,你為何要對我說你下死手?縱然你不願成為九州十八門的女婿,也不應該如此!”

“陳爺爺,仙兒真不是我殺的!”

陸凡出言說道:“我又怎麼可能會對他動手!”

“除了你還會有誰?”趙老爺子冷言:“為了逃離九州十八門,便將仙兒殺害,你怎麼能夠這般心狠。”

“我知道不管如何你們都不會相信我的話,不過隻要你們給我時間,我一定能夠查出那背後之人!”陸凡連聲說道:“恐怕其中頗有聯絡,甚至有人想要引起大戰,纔會做出如此之事!”

“就要在這裡胡攪蠻纏!”

趙老爺子冷言:“你是否見過仙兒最後一麵?”

“冇錯,離開九州十八門之之後,仙兒的確來找過我,不過那時候他並冇有任何事情!”陸凡認真解釋道。

“連這都承認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趙老爺子冷言:“凶手必定就是你,如今你若是伏法,九州十八門自然不會為難陶家,不然就連陶家也要受到牽連!”

“口氣倒是不小,就憑你九州十八門,也想動我陶家根基?”

陶家一位老者大笑,眼神更顯得平淡,似乎這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那麼的可笑,九州十八門雖然號稱能夠與荒古世家並駕齊驅,但荒古世家可不這麼認為,甚至根本看不起九州十八門。

“必定是有人想要陷害九州十八門,纔會如此作為。”陸凡趕忙說道:“如果諸位真的認為我是凶手,就上了他們的當,甚至與陶家不死不休!”

九州十八門諸位老者相互對望,同時也皺起眉頭,陸凡說的話不無道理,不過他們卻並不相信陸凡,畢竟陸凡是陳仙兒見的最後一人。

“諸位爺爺,我也覺得這其中必有蹊蹺。”

趙姐直言道:“不如我們給他一些時間,或許他能夠給九州十八門一個交代!”

“這件事情可不是我能做主!”

沈家老祖眉頭微皺,眼神也變得犀利,目光向著陳老頭望去,這件事情是陳家的事,陳老頭自然有著主張權。

“如果真的不是你所為,我可以給你一個月的時間!”

陳老頭冷聲說道:“但你必須服下這枚絕命丹,一個月之後你若是無法給出解釋,這絕命丹便會要了你的性命!”

“陸兄萬萬不可!”陶茂成趕忙說道:“如果真的服用這枚絕命丹,恐怕會有性命之憂,你隻需在我陶家,冇有誰能動得了你!”

“多謝陶兄好意!”

陸凡抱了抱拳:“但這件事情並非無所謂,我有信心能夠找到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