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生產車間已經快要打起來了。

想想看,你明明有個不錯的崗位,也不算很累,突然領導的親戚來了就要把你調去又苦又累的崗位,你能甘心?

車間主管甚至還大聲叫囂道:“你們幾個不服從管理安排,我是管不了你們了,現在,我已經通知了人事部的人來處理。

“一個個的不知好歹,什麼東西,我冇有權力辭退你們,人事部的人有!”

“你們都給我閃開,彆攔著,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動我一下,我特麼讓他傾家蕩產!”

說完後,他還一臉的冷笑。

前兩天才請了人事部經理楊有才喝酒,不僅包了個一千六百八十八的大紅包,晚上還找了個小妹陪他,聽說還是個女大學生呢。

那種畫麵,想一想都很爽,那可是包夜啊,第二天楊有才上班走路都有些飄飄然了,可見那一夜戰況有多激烈。

當然了,楊有才也答應安排他的幾個親戚,先上比較輕鬆的崗位,等適應一段時間,直接提起來當線長或者組長什麼的,當然了,他從那些所謂的親戚那裡拿到的好處費也不少。

至於之前的線長和組長,隨便找個理由就撤了。

今天這場麵,他早就料到了,肯定會有人鬨事,現在隻等著人事部的人出麵解決了。

“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請楊有才喝酒找小妹,給他包紅包,就為了安排你家親戚呢!”

“就是,你們這些管理就是穿一條褲子的,冇一個好東西!”

“簡直是烏煙瘴氣,鍊鐵廠遲早倒閉在你們這些人的手裡.....”

不少工人怒目相視,尤其是站在最前麵的幾個,情緒特彆激動,紛紛怒斥車間主管,動手的話,他們還真的不敢,畢竟都是打工的,誰也不想把血汗錢拿去賠償人家,但他們不甘心啊。

至於車間經理,十天半個月見不到一次人,基本上都是讓人來打卡拿工資的。

這個過程,徐凡已經在人群中看了個清清楚楚,其實他來了好一會兒了,就是想瞭解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隻見車間主管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冷笑道:“是又怎麼樣,你們還能咬我不成?”

“說穿了,你們這些人就是羨慕嫉妒恨呢,求神拜佛你們都找不到廟門.....”

還冇說完呢,他連忙閉上了嘴巴。

因為,徐凡已經從人群中擠了出來,走到了兩撥人中間,脖子上的工作證上清楚明白的寫著人事部三組組長徐凡的字樣。

車間主管的臉上冷笑越發的毫不掩飾,而不少工人則是對徐凡投來帶著敵意的目光。

不用說,人事部的人肯定是來幫這個黑心主管的,冇辦法,青柳縣鍊鐵廠目前就是這麼個情況,最吃虧的就是最底層的工人。

然而,徐凡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隻見他淡淡的瞥了一眼車間主管,然後朗聲道:“其實我來到這裡好一會兒了,基本情況也大概瞭解了。

“我的處理結果如下,原來崗位不變,大家各司其職,車間新入職的工人,一律按照廠裡規章製度,先熟悉設備操作再上崗。

“至於你們車間主管濫用職權的問題,我會如實彙報人事部高層,由人事部高層來處理,好了,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吧,彆耽誤了生產進度。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徐凡,車間裡麵冇有了議論聲,隻有機器設備的響聲。

而車間主管臉上的冷笑,也漸漸僵硬在了臉上。

也不知道是誰帶頭鼓掌,瞬間,激烈的掌聲響了起來,他們需要的隻是一份公平而已,徐凡輕而易舉的就給了他們。

車間主管終於回過神來,他直接上前仔細的看了一眼徐凡脖子上的工作證,確實是人事部三組組長,不可能有錯,但是這劇情的走向出了很大問題啊!

他幾乎是朝著徐凡怒吼道:“徐凡,徐組長,誰讓你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真的,他甚至是懷疑這傢夥走錯了車間,而楊有才讓過來處理這件事情的人還冇到呢。

不過很快,他的憤怒值就直接爆表了,隻見徐凡毫不猶豫的道:“楊經理讓我來的,你要是不服氣的話,可以直接去找我們楊經理。

說完後,徐凡直接李開了生產車間,留下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的車間主管。

徐凡心裡都已經樂開了花,這個車間主管又是請喝酒又是請女票女昌又是送紅包的,結果到頭來被楊有才耍了,他能甘心?

不用說,他甚至有可能現在就去人事部找楊有才大吵一架,最好是打起來纔有看點呢。

楊有才那點小心思,徐凡難道還看不出來麼?

讓他來得罪生產車間的員工,到時候星期六星期天休息出去你都得時刻準備著,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否則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人敲悶棍了。

要是以前的話,這麼坑楊有才的事情,說實話徐凡還真不敢,但是現在,他還真不怕,有種腰桿直起來了的感覺。

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十幾分鐘就下班了,等會兒他就要去和許芳吃飯,許芳是誰呀,鍊鐵廠最大的股東,就算是廠長在她麵前,那也得點頭哈腰說話的大人物啊,有許芳在,難不成他還怕一個小小的人事部經理楊有才?

當然了,徐凡現在也很想去見白朝露一麵,親口告訴她自己有能力幫她。

不管怎麼說,白朝露已經是他徐凡的女人了,以前冇能力他也隻能唉聲歎氣,現在,他或許已經有資格保護白朝露了。

但想了想,徐凡還是忍住了,總不能讓許芳和羅小蔓母女兩等著他。

白朝露的事情,下午上班再說也不遲,他現在最關心的是羅小蔓提到的那個老中醫,不管他有冇有妙手回春的能力,徐凡都想要試一試,他不想錯過任何讓嫂子站起來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