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連忙掏出手機打個電話出去,結果冇人接,瞬間,徐凡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緊接著他又撥出去一個號碼,終於那邊接通了,周圍顯然有不少人,特彆吵,徐凡有些焦急的道:“阿姨,你在哪兒,我嫂子在你身邊麼?”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那邊很快傳來李香蓮母親帶著憤怒的聲音:“我推著你嫂子去菜市場買菜,回來的時候路過人工湖,遇到苗翠芬那瘋女人了。”

“她罵我們也就算了,我也冇想到她會這麼歹毒,把你嫂子推翻進人工湖裡。”

“要不是這些散步的路人,我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你嫂子手機也掉湖裡去了.....”

開車的餘勇也是一臉的驚訝,難怪剛纔徐凡的臉色會那麼陰沉,原來那個坐在輪椅上的人是他嫂子。

所以不用徐凡說,餘勇很快換了個擋,車子瞬間加快了速度。、

不得不說,這徐凡的警覺性還是特彆高的,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畢竟坐輪椅的也確實不多見,而且還能出現在鍊鐵廠附近的人工湖,徐凡能想到是他的家人也情有可原。

此時此刻,徐凡早已經是目眥欲裂了,他連忙對著手機道:“你護好我嫂子,我馬上就到.....”

真的,徐凡心裡的怒火已經快要透體而出了。

之前苗翠芬再怎麼辱罵李香蓮一家,他都忍了,但是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忍!

他雙眼佈滿血絲的看著正在開車的餘勇道:“餘隊,像這種情況一般來說執法部門應該怎麼處理?”

如果他徐凡不是那女人親生的,說實話徐凡會毫不猶豫跳上去左右開弓給她兩個大嘴巴子!

不過也是啊,她本來就是這麼歹毒的一個女人!

一看徐凡的表情,餘勇就意識到那個輪椅上的女人對他有多重要了。

這一刻,餘勇心裡瞬間劃過無數種想法,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可不簡單啊,整個青柳縣,說實話能跟孫啟文走的這麼近的人以前還真冇有聽說過,所以剛纔餘勇就有意想要跟徐凡搞好關係了。

最好是以後能跟徐凡稱兄道弟,無話不說纔好。

在這條路上摸爬滾打了半輩子,餘勇真的感覺到有些無力,有能力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你還得有背景,有人脈才行,才能平步青雲。

之前他破獲了那麼多的案子,功勞全讓所長領了,他除了眼巴巴的望著,偶爾借酒消愁一下也彆無他法。

可這個年輕人的出現,讓餘勇看到了無限的希望!

隻需要他稍微在孫啟文麵前說兩句好話,他餘勇就能百尺竿頭再進一步!

所以就算了放下麵子不要,他也一定要請徐凡喝酒才行,有的時候機會來了,你若是把握不住的話,那你就彆怨天尤人了,餘勇深知這個道理。

當然,這些想法也隻是在他心裡一閃而逝,緊接著他就嚴肅的道:從法律的角度來說,如果受害者冇有還手的話,這種行為已經構成蓄意謀殺了。”

“一個坐在輪椅上的殘疾人掉進人工湖,肯定是冇有自救能力的。”

“所以,受害者完全可以起訴行凶者,一旦罪名成立,至少也是半年以上,兩年以下。”

“如果讓我們執法部門來處理的話,鑒於受害者隻是受到一些驚嚇,並冇有受傷,可能隻會構成危害他人人生安全,被拘留五天以上,十天以下.....”

徐凡冇有說話,他直接掏出了手機,很快撥通了趙丹的電話。

等那邊接通後,徐凡聲音冰冷的道:“丹姐,那個瘋女人想殺了我嫂子,幸好被路人救下了,你幫我準備一下,我要起訴她,讓她去蹲監獄!”

或許會有人覺得徐凡過於不近人情了,但是在徐凡看來,苗翠芬肯定是故意要致人於死地的,想想看,李香蓮現在那個狀態掉進人工湖裡麵,她能自己遊出來不成?

之前她去辱罵李香蓮,說些不堪入耳的話,甚至欠了一屁股的爛賬徐凡幫他還了,這些徐凡都忍了,但是這一次苗翠芬顯然是觸碰到徐凡的底線了。

這一次,徐凡絕對不會善罷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