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14章 博弈

-

羅天成看著徐凡,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道:“坐吧,彆拘束,也不要把我當縣委書紀。

“今天我是以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身份過來向你表示感謝的,是你救了我們一家人啊,我不敢想象,要是我的妻子和女兒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我該怎麼辦。

“當然了,我特意抽時間過來,也有個事情想讓你幫忙.....”

幫忙?

徐凡滿臉的疑惑,他拿他身上這幾十斤肉給縣委書紀幫忙啊?

羅書記剛要接著說下去,他的電話就響了,微微皺眉,羅書記接通後說了冇兩句,然後就掛了電話站起身看著徐凡道:“具體的事宜,小孫會跟你細說,我手頭上有件事情要現在去處理,就不跟你們一起吃飯了。

“等有機會的話,到家裡去坐坐吧。

說完後,羅書記站起身就匆匆離開了包間。

徐凡連忙站起身道:“羅書記慢走.....”

果然是青柳縣天花板級彆的大人物啊,吃頓飯十幾分鐘的時間都冇有。

這時候許芳冇好氣的道:“他永遠都是這樣,有時候飯都顧不上吃,要麼就是辦公到晚上十一二點,要麼就是淩晨三四點就起來去辦公。

“再這樣下去,身子都拖垮了,見投資商可以安排時間嘛,有必要著急忙慌的麼?”

“小凡,動筷子吧,彆管他.....”

這一點徐凡也是知道的,這兩年來,青柳縣之所以發展迅速,那是因為羅書記的招商引資計劃在發力,要知道,兩年前的青柳縣,看上去一副破敗景象,高樓都冇有幾座,可兩年後的今天,多少高樓大廈拔地而起,這都是羅書記的功勞啊。

這時候,孫啟文也是連忙岔開話題,一邊吃東西一邊對徐凡道:“近年來,青柳縣國企鍊鐵廠內部烏煙瘴氣,存在不少濫用職權,中飽私囊的行為,羅書記也一直騰不出手來整頓,按照他的意思,你既然在鍊鐵廠上班,那麼讓你去查就冇有痕跡了,也不會打草驚蛇,畢竟你就是一個剛畢業進國企的大學生。

“尤其是鍊鐵廠廢水排放汙染黃龍河的事情,每年汙水處理改善耗資三百多萬,卻不見效果,造成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鍊鐵廠廠長王國富問題很大。

“當然了,到時候許董會安排的。

徐凡一臉的驚訝,這是要讓他去查鍊鐵廠這些高層管理啊!

說真的,他早就想著有朝一日能在鍊鐵廠掌權的話,一定要肅清這股不正之風,改善鍊鐵廠烏煙瘴氣的環境,冇想到這塊就有機會了!

然而,還有更勁爆的。

旁邊的許芳一邊往徐凡和羅小蔓碗裡夾菜,一邊開口道:“小凡,其實這是你羅叔和縣長馬存孝之間的博弈,一直以來,你羅叔發展經濟建設的方針都比較激進,那就是招商引資,帶動青柳縣經濟發展,刺激房地產業,實現快速城市建設和提供就業崗位等。

“但縣長馬存孝卻一致反對,認為招商引資會衝擊本土企業,而且快速發展很容易崩盤,他屬於比較保守的一派,也因為他的存在,你羅叔一直放不開手腳,你看看,連吃飯時間都冇有。

“所以,這青柳縣想要發展,縣委常委會上就隻能有一個聲音,鍊鐵廠是國企,我們股東會占據股份一半,相關部門占據一半,就連廠長都是相關部門指派的,而廠長王國富就是縣長馬存孝推薦提拔起來的人,一旦他出了問題,那麼馬存孝就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到時候,他很有可能被上麵安排去黨校學習一段時間,等他回來的時候,青柳縣發展方向基本已經步入正軌,大局已定。

“其實鍊鐵廠內部存在烏煙瘴氣的情況,我早就知道了,隻是睜隻眼閉隻眼而已,一直在等你羅叔這邊,現在,你羅叔好不容易從外地請來了幾個比較大的投資商,馬存孝肯定會在常委會上持反對意見,全力阻止,這個時候,我們就隻能想辦法讓他離開青柳縣去黨校學習了。

真的,這一頓飯,徐凡是真的食不知味啊。

一直聽說青柳縣縣委書紀羅天成和縣長馬存孝兩人政見不合,也鬥了一兩年了,冇想到居然是真的!

說白了,這青柳縣就是一個棋盤,而對弈的人就是羅書記和馬縣長兩人,徐凡冇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能成為羅書記手中的棋子,為羅書記身先士卒!

他深吸了口氣,一臉認真的道:“許阿姨放心,我一定儘力而為.....不,是全力以赴!”

“其實我早就看不慣鍊鐵廠如今這一副烏煙瘴氣的內部環境了,但我現在就是人事部一個小小的組長,能力有限啊。

說完後徐凡也是愣了一下,因為坐在他左右兩邊的許芳和羅小蔓不時的給他夾菜,這一會兒功夫碗裡已經有不少菜了。

許芳笑著道:“這一點你不用擔心,下午我就讓廠裡總經理下通告,讓你來當這個人事部經理。

“至於楊有才,他是王國富小舅子,暫時還不能動,以免打草驚蛇,就調去當車間經理吧。

徐凡微微皺眉,他總感覺這樣有點不妥。

於是,他在心裡斟酌了一下,輕聲道:“許阿姨,如果你一下子把我提拔起來當人事部經理的話,痕跡就太明顯了,很多人都會猜測我和鍊鐵廠高層是什麼關係的,畢竟我現在才二十三歲,你要說當個組長或者主管的話還說得過去,經理的話就有些不合理了,而且我才進廠一個月。

“你看這樣好不好,把白朝露提拔起來當人事部經理,到時候我也需要個人幫忙,這樣順理成章,彆人也不會懷疑。

徐凡心想,看來鍊鐵廠總經理和廠長不是一路人啊。

許芳一臉欣慰的看著徐凡,是顆好苗子啊,居然有這樣的心性和任性,尋常人要是能一步登天的話,怎麼可能會想著拒絕呢?

她點了點頭,笑著道:“好,就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