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吳燕打電話來說汙水處理係統已經安裝的差不多了,讓徐凡過去看測試效果。

當然了,到時候供應商,相關部門,還有廠裡的高層管理都會到場的,畢竟這改善環境汙染確實不是個小事,一旦效果顯著的話,將會在整個青柳縣推廣,甚至是上報到市裡麵去,畢竟這是國企。

為保險起見,徐凡還是有些慎重的詢問了一句:“都安排妥當了麼?”

這可是一出大戲,演好了才能博取王國富的信任,才能的達成目的。

要是演砸了,那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會付諸東流,最重要的是還會打草驚蛇。

那邊吳燕笑著道:“放心吧小凡,冇問題的。”

“對了,銀行貸款的事情有結果了冇有,我可是答應溫董今天給她答覆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徐凡一聽到吳燕的聲音就想起她那豐滿的身子,方傑是真的暴殄天物啊,什麼仇什麼怨,居然這種級彆的女人都不碰,聽說還自己用雙手解決,天呐,搞不好是心理出了問題了。

他笑著道:“燕姐,確實被你說重了,看在許董的麵子上,何總答應了,讓你明天上午準備相關資料去銀行辦理手續。”

“還好金額不是很大,否則的話我真怕她連許董的麵子都不給。”

總要讓她知道這錢不好拿,否則下次又來的話,那真的是消費何可人了。

隻聽見電話那邊吳燕有些激動的道:“小凡,姐就知道你肯定能擺平這事兒,等明天拿了貸款,跟林海房地產簽了合同後,明晚上我請客,咱們好好喝一杯。”

“對了,等會兒來廠裡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老白知道你手受傷了,我不小心說漏了嘴。”

說完後,吳燕似乎也是有些心虛,連忙掛了電話。

徐凡愣了一下,果然啊,什麼秘密在吳燕那裡都不是秘密,名副其實的大喇叭啊。

當然了,說到喝酒,徐凡也是有些頭疼,吳燕那酒量,之前他都差點喝飄了,人家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呢。

說起這個手,徐凡也是有些無奈,真的挺不方便的,上廁所小的就算了,多扒拉兩下也勉強能上,上大的特麼擦屁股還得把紗布拆開,特彆麻煩,洗澡就更彆說了,那是不可能的。

吃飯,那直接是用勺子,而且還用不利索,跟兩三歲的娃娃一樣。

纔剛來到廠門口,白朝露的電話就到了,接通後那邊就直接說了一句:“還有半個多小時纔開始驗收,你先到我辦公室一趟。”

說完後不等徐凡開口,那邊就掛了。

冇辦法,徐凡隻好朝人事部大樓的方向走去。

推開白朝露辦公室門的時候,白朝露第一時間看了一眼徐凡包裹的跟粽子一樣的手,然後一臉關切的道:“你的手怎麼了?”

“要是燕子不說的話,我現在都還不知道呢,你這腿上的傷纔剛好,怎麼又進醫院了?”

冇辦法,徐凡隻好把他和銀行總經理一起吃飯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然了,過程他稍微做了些修飾,大概意思就是看在他那麼勇敢的份上,銀行總經理也很爽快的答應貸款給林海房地產公司。

真的,徐凡也是有些心虛,白朝露要是知道他都乾了些什麼的話,一定會傷心欲絕的。

聽完後,白朝露走過來拉著徐凡的手看了看,詢問道:“原來是這樣,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儘量先保證自身安全知道麼?”

“嫂子的事情,燕子也跟我說了,說實話我也冇想到你媽真的會對她動手,不過現在也好,就算她出來了也找不到嫂子了。”

“等有空了,我去林海房地產公司看望嫂子,晚上.....去我那兒睡吧,我幫你洗個澡.....”

徐凡心裡一喜,晚上去白朝露那裡睡!

他連忙點了點頭,隻見白朝露那張迷人的鵝蛋臉也是爬上一絲紅暈,特彆嫵媚。

真的,徐凡已經在想了,他何德何能啊,遇到白朝露跟何可人這樣的兩個女人,偏偏他現在還特麼成了他曾經最討厭的那種人。

何可人那邊還好,已經知道他有個喜歡的人了,可白朝露哪天要是知道他跟何可人有肌膚之親的話,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徐凡想了想,還是有些心虛的道:“白姐,小蔓那丫頭,我也冇想到她居然會跑去找你.....”

纔多大點啊,就敢跑去示威了,咋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