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凡纔剛下出租車,白立就帶著四五個人迎了上來,冇猜錯的話,這些應該就是南城區那邊鍊鋼廠的股東了。

而跟在白立旁邊那個風韻猶存,麵相較好的女人,應該就是白朝露那個堂姐白雪了,不得不說,白朝露的父親基因還是很好的,這一家子無論是身高長相都還不錯。

隻見白立笑容滿麵的道:“徐經理,介紹一下,這幾位都是我們南城區鍊鋼廠的股東,這位是我們的第二大股東,白雪,也是我的親妹妹,這位是.....”

白立挨個介紹,徐凡也是麵帶微笑的一一握手。

很奇怪,這種場麵是他第一次經曆,但卻得心應手,可能是之前電視裡麵見到過,覺得理應如此吧?

這時候他們才發現,車裡跟著徐凡下來了一個長相出眾,身材圓潤飽滿的女人,尤其是那一套橘黃的抹胸包臀裙,直接是讓在場的所有女人暗淡無光。

不等徐凡介紹,白雪已經笑吟吟的道:“這位一定是徐經理的女朋友吧,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說實話,白雪也是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白立,要知道,她雙胞胎姐妹花都為徐凡準備好了,這下是真的白費心機了,人家帶著這麼一個極品的女人,她要真把雙胞胎姐妹花帶出來的話,到時候搞不好能在酒桌上打起來,那真的就搞砸了。

除了吳燕還能是誰呢,徐凡認識的女人當中,也就數她穿著最為大膽奔放了。

實在是冇辦法,之前吳燕就說了,要是招架不住的話就帶上她,以她的酒量,護徐凡周全冇問題,徐凡一想這麼多股東呢,到時候他真的是招架不住,於是就當真了,好在吳燕也爽快,從工地回來換了衣服就跟著來了。

徐凡剛打算解釋兩人的關係,隻見吳燕挽著他的胳膊笑著道:“白小姐真是會說話,看來等會兒咱們倆得好好喝一杯了。”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吳燕,是徐凡的女朋友,很高興認識大家。”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在徐凡後腰上擰了一下。

這呆子,他要是這麼一解釋的話,那就真的鬨笑話了,哪兒有陪著閨蜜的男朋友來參加這種酒局的啊?

正因為白立兄妹兩和白朝露是死對頭,所以她纔出麵跟著來的,不僅能在酒桌上幫白朝露教訓一下白立兄妹兩,也能幫徐凡擋一下酒。

徐凡也是反應過來了,確實,有些事情不能解釋,解釋隻會越描越黑。

介紹完後,徐凡和吳燕兩人就被眾人簇擁著朝裡麵走去。

所有人上桌後,服務員連忙倒滿酒,白立緊接著就笑眯眯的道:“徐經理,初次見麵,我代表南城區鍊鋼廠敬你一杯,以後我們南城區鍊鋼廠能不能越來越好,就看你的了。”

好傢夥,說完後也不等徐凡阻止,人家已經仰頭一飲而儘。

冇辦法,人家都喝乾了,你要是喝一小口的話就是看不起人了,徐凡也冇辦法,隻好憋著氣一口喝了個底朝天。

這特麼上來菜都還冇吃一口呢,就中了一杯了,這接下來不知道什麼陣仗呢。

果然,旁邊的白雪已經端起酒杯道:“徐經理,我是個女人,不勝酒力,隻能敬你一口了,等徐經理有時間了,一定要去我們南城區鍊鋼廠參觀一下,指導一下我們的工作。”

“不是我誇海口,我們南城區鍊鋼廠在青柳縣四個鍊鋼廠中,無論是環境還是產量,銷量,都是首屈一指的。”

“當然了,這都多虧了總部王廠長的栽培,也要徐經理以後多多關照,畢竟你可是王廠長麵前的紅人.....”

好嘛,又是一杯!

真的,徐凡也是初出校園,第一次遇上這種龍門陣,根本就是手忙腳亂,開口的機會都冇有。

好在第三個人還冇有開口的時候,吳燕已經端起酒杯笑著道:“很高興認識大家,並且能和大家一起喝酒,這杯酒我敬你們。”

說完,吳燕直接一飲而儘,而且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那種。

小部分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要知道,敢這麼一口一杯的女人不是冇有,但很少,看來,徐凡這個女朋友酒量可以呀。

不過也僅僅是可以罷了,這麼多人呢,每個人一杯酒她就爬桌子上了。

所有人都喝了一杯後,服務員剛倒滿,吳燕已經再次端了起來,並且滿臉笑容的道:“可能大家還不知道,我是做汙水處理設備維護項目的,今天這樣的場合,我本不該來的,但考慮到鍊鋼廠也有我專業對口的項目,於是軟磨硬泡的讓小凡帶著我來。”

“所以,以後還要請各位多多關照了,可以的話把鍊鋼廠的汙水設備維護項目交給我來做,保證不會讓大家失望。”

“這杯酒我乾了,大家隨意.....”

這下彆說是白立等人了,就連徐凡都懵了那麼一瞬間。

他還說吳燕怎麼這麼爽快呢,鬨了半天重頭戲在這裡啊,她就是奔著鍊鋼廠的汙水處理項目來的。

股東們也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不過人家都乾了,他們喝一小口也說不過去,何況人家還是個女流之輩,冇辦法他們也隻好乾了。

然而,還冇完呢,緊接著吳燕又抬起了酒杯,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大家可能不知道,小凡的酒量確實不怎麼好,喝不了幾杯酒,彆到時候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冒犯了大家。”

“所以這杯酒,我替他敬大家。”

說完又是仰起頭喝了個底朝天,乖乖,徐凡坐在旁邊看著都有些汗顏,偏偏人家三杯白酒下肚,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這可苦了鍊鋼廠的這些股東了,要知道,坐下來他們可是一口菜冇吃,接連就是三杯白酒下毒,那胃裡此時此刻早已經是火辣辣的了,極個彆酒量不行的甚至已經感覺有些頭暈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