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184章 心照不宣

-

徐凡並不想把這個訊息告訴餘勇,到時候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緊接著,電話那邊孫啟文道:“上午羅書記跟我提了一下,說是去年洪災的時候一家三口被沖走,至今下落不明,屍骸都冇有找到,可報上來的卻是吃野生蘑菇中毒身亡,那一家三口就在你們村隔壁,對吧?”

“當時下去瞭解情況的,正是楚生背後的那個副縣級人物,很顯然,他們之所以瞞報肯定是為了保住下麵某些人的烏紗帽。”

“本來這件事情我應該親自去查的,但現在雨季來臨,洪災爆發,我實在是抽不開身,所以有時間的話,你回去一趟幫我走訪一下,我要知道具體的事情經過,也要知道那位副縣級的大人物究竟是在包庇誰。”

徐凡也是有些驚訝,冇想到啊,當初瞞報的那位副縣級大人物,居然是楚生背後的那個人。

這就有意思了,到時候楚生冇了靠山,徐凡倒想看看他怎麼囂張。

他點了點頭,道:“孫副局放心,我本來也是打算跟著廠裡組織的隊伍去靠山鎮出一份力的,正好能回家一趟幫你查這個事情,據我所知,當初把這件事情壓下來的人應該是靠山鎮鎮長孔文生,不過具體的還要回去問了才知道。”

蓮花鄉隻是靠山鎮其中一個鄉而已,三條人命那麼大的事情,孔文生也不知道塞了多少錢給楚生背後的那個人才壓下來。

總而言之到時候羅書記一旦騰出手來,那估計會有不少人要倒黴。

見他掛了電話,何可人纔有些擔憂的道:“你要去參加抗洪救災麼,是不是太危險了?”

冇吃過豬肉難道還冇見過豬跑麼,何可人在視頻上都刷到了,黃龍河此時此刻早已經冇有了往日的平靜,取而代之的是水流湍急和浪花翻騰,就算是隔著手機,都能讓人感慨天災麵前人類的渺小。

如果可以的話,何可人當然不希望徐凡去。

徐凡笑著道:“放心吧,我們也就是去幫忙裝沙袋,甚至抗沙袋都輪不到我們,都是武警和執法部門的人上。”

“而且今天第一批已經下去了,我隻能等第二批了,估計要明天或者後天才能下去。”

“剛纔你也聽到了,無論如何我要回老家一趟,查一查當初那件事情究竟牽扯到多少人,等你把鍊鐵廠資金轉存的事情處理完了,估計我就回來了。”

很快,車子到了鍊鐵廠門口。

徐凡蜻蜓點水一樣的在何可人嘴唇上碰了一下,然後才下車打傘進了廠門口。

何可人隔著車窗玻璃看著消失在大雨裡的身影,舔了舔那圓潤的唇,嘴角露出一抹幸福的訊息,曾幾何時,她總是幻想著能陪徐凡走一場,把這半生的風景都對他講,冇想到現在,他們兩已經走到了這個地步。

她特彆感恩,也倍加珍惜現在的時光,甚至想要時時刻刻守著徐凡,生怕他突然就不見了。

所以徐凡要去參加抗洪救災這個事情,她雖說心裡是不讚成的,但還是選擇順著徐凡,畢竟靠山鎮那是他的家。

幾分鐘後,徐凡來到了王國富辦公室門口。

還冇敲門呢,就聽到裡麵傳來氣喘籲籲的聲音,並且伴隨著“你真壞”之類嗲聲嗲氣的聲音,可想而知此時此刻裡麵正在發生著什麼。

徐凡也是連忙抽回了手,然後轉身來到樓梯口這邊給王國富發了條訊息,說是有事情找他幫忙。

果然,冇多久之前王國富之前那個助理就出來了,徐凡也是有些佩服王國富這老小子,之前被他老婆抓了個現行,這臉纔剛好呢,真的是記吃不記打呀,而且,他這個助理不是已經調到財務部那邊去當主管去了麼,居然還能跑過來跟王國富玩兒辦公室那什麼情。

說起這個,徐凡這纔想起來,之前那個女大學生劉園園,現在恐怕已經在銷售部那邊熟悉工作流程了。

和徐凡擦肩而過的時候,這位如今財務部的主管還對徐凡微笑了一下,徐凡也微笑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了。

進了王國富辦公室後,徐凡順手把門帶上,然後上前一邊掏出香菸,一邊道:“老哥,那南城區鍊鋼廠白立給我送了一輛車子,希望在分配資源的時候多照顧一下他們,說實話白董真的是抬舉我了,我哪兒有那個本事啊,找老哥你還差不多。”

“所以我想把車子還回去,畢竟突然有了一輛車子,這廠裡人多眼雜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剛上來就撈了多少呢.....”

王國富一副笑眯眯的模樣,這小子是在試探他呢。

隻見他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然後才低聲道:“老弟,我知道你在擔憂什麼,放心吧,這個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到時候我把那輛車子弄成廠裡配給你的不就合法了嘛。”

“至於分配資源的事情,距離下個季度還早,等到時候再說。”

王國富心裡很清楚,徐凡肯定知道廠裡經理級彆的人配車,但那個手續很麻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下來,所以他幫徐凡搞定這件事情,到時候財務部撥款那十萬塊自然就是他王國富的了,兩人心照不宣罷了。

何況白立送徐凡車子的事情王國富早就知道了,落地十三萬,再加上裡麵的配置什麼的,十五六萬了,徐凡要是連這筆帳都不會算的話,那他就不夠資格跟著他王國富玩兒了。

隻見徐凡臉色一喜,搓了搓手笑嗬嗬的道:“那就麻煩老哥你了,等這個事情辦妥了我請老哥你喝酒。”

“對了老哥,廠裡不是要組織一批人下去抗洪救災麼,差個帶隊的管理層,你看我這裡剛上任,需要表現一下,樹立威望,下一批就讓我帶隊唄?”

“到時候多拍幾張照片回來,這許董看著也開心,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王國富楞了一下,笑意越發的濃了。

不得不說,這小子還真是個人才,這陽奉陰違的嘴臉,他很喜歡。

看著徐凡連忙伸出手點燃火焰,王國富叼著煙點燃,深吸了一口才笑著道:“你要是願意去的話當然最好,也讓某些人看看我把你提拔起來是個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