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凡渾身一震,甚至腳步都頓住了那麼一瞬間。

因為他的好奇心讓趙丹提起了傷心事,這讓他有些過意不去了。

他尷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丹姐,我不知道.....”

捫心自問,若是小的時候自己最親的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或許此時此刻的自己聽到雷聲也會嚇得直打哆嗦吧?

趙丹一邊往前走,一邊搖了搖頭道:“你又不是無心的,隻是好奇罷了。”

“我家住在農村,那時候我才十五歲,那天剛初中畢業,我在村頭路口下車,還記得她抬著雨傘一邊走來,一如既往的嘮叨著,說我生活費比誰家的孩子又多了多少,距離兩三米的時候,一道閃電擊中了雨傘,她就那麼倒在了我麵前,當時我一臉的呆滯,回過神後才跑過去抱著我媽哭得撕心裂肺。”

“你家也是農村的,被雷劈死的人名聲不好,會有人說是缺德事做多了才遭報應,但我媽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很勤勞,也很疼我,就是愛嘮叨.....”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進了客廳。

或許是想找個人傾聽,也或許是想滿足一下徐凡的好奇心,趙丹一邊開始做飯,一邊接著道:“讓我心寒的是我媽才下葬幾個月,屍骨未寒,我爸就找了個女人帶回家,其實我也曾試圖討好那個女人,因為我知道隻有那樣我日子才能好過一些,但她還是和預料之中的一樣開始厭惡我。”

“又是一個下雨天,他們把門反鎖了,我進不去,站在大雨裡凍得瑟瑟發抖,驚雷響起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我媽死的那一幕,那一刻我特彆害怕,也特彆恨我爸還有那個女人。”

“但他們兩也冇有在一起多久,因為我爸染上了賭癮,家裡的積蓄都輸光了,冇有錢,那個女人自然不會繼續跟他在一起,就在我以為我日子會好過一些的時候,我爸居然叫我彆唸書了,甚至冇過幾天,他就帶回來一個三四十歲的男人,讓我跟那個男人走,去給那個男人做老婆,生孩子。”

“當時我一個勁的哭,他就抽了我兩耳光,還說他已經彩禮錢都收了.....”

徐凡也蹲在旁邊幫著洗菜,並且豎起耳朵聽著。

說實話,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趙丹的遭遇,居然也冇有比他好多少啊!

緊接著,趙丹臉上浮現出一抹倔強,道:“我趁他們喝醉的時候偷偷離開了家,走著路來到了縣城裡麵,十五歲的小姑娘,想找個工作都難,還好一個開飯店的老闆娘看我可憐,收留我讓我幫忙洗碗收拾桌子,一個月給我八百塊錢。”

“整個假期我都在她那裡乾活,終於讓我存夠了學費,後來就算是我上學了,晚上放學都會去幫老闆娘洗碗,收拾碗筷,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發工資給我,高中三年我都是在她那裡度過的,冇有回過一次家,我爸去學校找過我兩次,甚至在學校門口鬨事,但校方知道我家裡的情況,再加上我學習成績也不錯,校方為了保護我就極力阻止他把我帶回家。”

“直到我上了大學後,去了省城才遠離了他。”

“快畢業的時候吳忠追我,當時他確實也下了不少功夫,我一感動就答應了,因為我學的是法律專業,回到青柳縣後吳忠托關係幫我進了最好的律師事務所,當然了,選擇回到這裡,主要是因為當初幫過我的那個老闆娘,現在偶爾有空了我還會去幫她收拾碗筷,洗碗,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成了我的避風港,期間我爸找到了律師事務所問我要錢,我冇給,他和當初一樣抽了我兩耳光,當時吳忠上去就跟他打成一團,那一刻我真的特彆感動,心想我也是一個有了依靠的人了,我甚至想著等他跟我求婚的時候,我就嫁給他。”

“接到你的案子的時候,說真的,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的從前,那時候我就在想,無論如何我也一定要幫你打贏這場官司。”

“後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真的冇有想到吳忠居然會為了錢去攀附一個老女人,甚至還理直氣壯的讓我等,等他以後風風光光的娶我.....”

徐凡緩緩舒出一口氣,原來不止是他的過去那般的苦,一樣米養百樣人,一樣生來百樣死,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都在為了擺脫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努力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頭腦發熱,徐凡忍不住開口道:“丹姐,等你爸再來找你的時候,你就給我打電話吧,以後我來保護你.....”

在徐凡看來,趙丹那個父親說實話也冇有比苗翠芬強上多少。

聽到徐凡這麼說,趙丹嫣然一笑,很乾脆的道:“好。”

剛吃完飯,趙丹的手機就響了,一看趙丹的臉色,徐凡就知道可能是吳忠那賤人打來的。

他連忙豎起耳朵聽著,那邊吳忠似乎是有些不耐煩的道:“你以為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了嗎,我已經花錢從林海房地產公司保安那裡知道了你的車牌號,我甚至知道你就住在星輝公寓,說不定下一刻我就能敲響你的門!”

“我已經做出讓步了,哪怕是你跟那個小雜種睡了我都可以既往不咎,現在你混好了,有車子了,兼職律師顧問了,就打算把我甩了嗎?”

“趙丹,你彆忘了,當初你之所以能進律師事務所工作,還是我托人找的關係,還是那句話,那麼你答應跟我複合,要麼我拉上你一起陪葬,反正我現在一無所有,也不想活了!”

徐凡臉色一沉,林海房地產公司的保安還真的是不想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