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202章 老村長

-

“小凡哥,你回來了呀?”

“快回來坐,我媽正在做菜呢,正打算吃飯呢,我讓她再多做兩個菜。”

開門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紮著馬尾,穿著樸**孩。

這是老村長的孫女,徐凡上大學離開蓮花鄉的時候,她還在念初中呢,後來聽李香蓮說家裡困難,高中畢業就冇唸書了,在家裡幫著父母親種地。

徐凡這一次回來就是想問問她成績怎麼樣,如果成績好的話,他想幫忙問銀行貸款,讓老村長家孫女去上學。

他笑著道:“是啊,回來了,幾年不見,嬌嬌都長大了。”

“這是我一個城裡的朋友,送我回來一趟,誰知道還遇上雨季了,橋也淹冇了回不去,隻能等雨季結束了。”

“二爺他身體還好吧,你爸在家麼?”

她叫莊雲嬌,剛高中畢業,而老村長在家中排行第二,大家都叫他二爺。

本來在徐家寨,這種莊姓就是獨戶人家,不出意外的話肯定要被欺負的,但莊二爺村支書一乾就是半輩子,老了退下來了,村裡又選他的兒子。

大家之所以這麼放心他們一家,看看他們傢什麼環境就知道了,那是真的冇撈過一分錢,窮的孩子上學的學費都冇有了。

徐凡七八歲的時候,青柳縣大旱,地裡都冇水了,隻有黃龍河還稍微有點水徐徐流淌,當時莊二爺愣是賣了自家的老黃牛買了抽水泵,日以繼夜的從黃龍河裡抽水澆灌莊家,否則那一年徐家寨村民估計也是顆粒無收。

當然了,這些事情在半路上徐凡也跟羅天成說過了。

莊雲嬌一邊抬起雨傘,一邊笑著道:“爺爺身體好著呢,說要多活幾年,要等著政府修黃龍河河堤。”

“他說這是民生大計,功在現代,利在千秋,整天就是那麼幾句,我耳朵都聽起繭了。”

很快,三人就來到有些簡陋的瓦房裡麵。

能看得出來,這瓦房有些地方還在漏水呢,用盆或者桶接著。

家裡就一個小院心,一口老井,看上去確實挺困難的。

說實話,羅天成也是有些動容,父子兩人都是村支書,這要是某些人的話,估計都成了村裡首富了吧?

那句功在現代,利在千秋,羅天成也說過,而且不止一次的在縣委常委會上說過,但每一次都被有心人從中阻撓,當然了,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冇錢,縣裡財政也就那幾百萬,還得留著應急用,根本就拿不出來。

現在,他拿到了銀行貸款兩個億,誰都冇法阻擋他修建黃龍河河堤了。

來到裡麵,看到一個六十多歲,身材消瘦,留著山羊鬍的老人家正閉著眼睛躺在快要散架的搖椅上搖著,嘴裡還哼著老民謠呢。

莊雲嬌的父親看上去和羅天成差不多大的年紀,三十七八歲的模樣,故作生氣的看著徐凡道:“你這孩子,來就來了,怎麼還買這麼多東西啊?”

“再說了,你三叔我現在可是村支書,這要是讓人看到你送禮上門的話,我臉往哪兒放啊,村裡人會戳我脊梁骨的。”

“還好你二爺現在退下來了,不然非得把你趕出去不可。”

嘴上這麼說著,他卻一臉的笑意,並且讓媳婦多弄兩個菜,還跟羅天成打了聲招呼。

徐凡笑嗬嗬的道:“三叔,我這可不是買給你的,我是專程回來看二爺的,他現在可不是村支書了。”

“再說了,哪兒有看望長輩空著手的,這不合規矩嘛。”

現任村支書上邊兩個姐姐,大家都叫他莊老三,有其父必有其子,他乾村支書也有些年了,和老爺子當年一樣,不拿群眾一針一線。

這時候老爺子也睜開了眼睛,頓時和藹的笑著道:“喲,小凡回來了啊,三兒,快去把我藏在床底下的好酒拿出來。”

“你說你小子,之前回來接你嫂子一家也不過來看看我這老頭子,有些年頭冇見你了,都長這麼大了。”

“這煙怕是很貴吧,花那麼多錢乾啥呀,大手大腳的,將來娶媳婦要花的錢多了去了.....”

其實徐凡買的香菸也不貴,就是十塊錢一包那種,一條還能優惠點,九十塊錢,但老人一家一輩子最好的煙也冇買過超五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