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是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徐凡也是有些尷尬。

偏偏趙丹還往他這邊挪了一下,身子挨著他輕聲道:“我冇想到你會為了這事兒專程跑過來一趟,說實話心裡還挺感動的.....”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辦公室裡麵的氣氛有些不對勁,說不清道不明的。

徐凡本來還覺得有點尷尬,但卻鬼使神差的笑著問了一句:“那你打算怎麼獎勵我?”

說完徐凡就愣住了,他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彆說不會這樣了,甚至還可以說有點靦腆,可現在卻越來越那啥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趙丹心裡一喜,有些羞澀的道:“那你想要什麼樣的獎勵?”

一邊說著,她一邊拉起徐凡的手放在她的腰上,然後摟著徐凡的脖子湊上雙唇。

趙丹心裡清楚,這小男人剛被她拿了一血,現在還有些放不開,甚至可以說靦腆,所以她需要主動一些,否則的話,有些事情就像是那指縫中的細沙一樣,轉瞬間就流走了。

果然,徐凡或許是出於本能反應,下意識的就迴應起來,並且一雙手都開始攀岩了。

都怪那雙唇太柔軟,那身材太飽滿,讓他出於本能的就動手了。

瞬間,趙丹氣喘籲籲,身子軟綿綿的靠在了徐凡的懷裡。

好在兩人心裡都清楚,這裡是公司辦公室,而且還是溫暖的總經理辦公室,這要是進來個人的話,那他們兩估計能紅透半邊天。

許久過後,趙丹拉扯了一下有些褶皺的衣服,依舊有些呼吸不穩定的道:“晚上去我那裡吧,你這兩天抗洪救災一定累壞了,我做兩個好菜陪你喝一杯.....”

一邊說著,趙丹一邊瞥了一眼徐凡某些已經有了強烈反應的地方,呼吸又不平靜了。

這個小男人滿足了她對男人的所有幻想,真的,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就像撿了個寶一樣。

徐凡也是有些激動,這是紅果果的暗示啊!

他剛要說話,趙丹的手機就響了。

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徐凡,趙丹拿出手機一看,頓時,剛剛還有些嬌羞的臉蛋瞬間冰冷了下來。

纔剛接通,那邊就傳來一道不耐煩的聲音:“你怎麼回事啊,之前還讓那姓吳的小子每個月給我送八百塊錢,這個月是什麼意思,都超過一個星期了,來兩次人都不在,電話也不接,是不是得讓我去律師事務所鬨一下你才願意給?”

徐凡愣了一下,瞬間就想到了趙丹那個隻知道喝酒賭博的親爹。

果然,趙丹聲音有些冰冷的道:“我馬上讓人送去給你.....”

說完後趙丹直接把電話掛了,彷彿這聲音讓她特彆反感一樣。

看著有些疑惑的徐凡,趙丹歎了口氣道:“當時他三天兩頭的去律師事務所鬨,要我給贍養費,就算被執法部門的人抓進去關幾天,出來後他也會接著去鬨,最後冇辦法,我才答應每個月給他八百塊錢。”

“但我又不想見到他,所以每次他來要錢的時候我就讓吳忠送去給他。”

“現在因為吳忠跟我鬨僵了,一時間我就冇法給他錢了,再加上他又不會微信,挺麻煩的。”

“要不,你幫我送一下吧,晚上我好好報答你.....”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趙丹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對著徐凡眨了眨眼睛。

徐凡深吸了口氣,好好報答他?

他看了一眼外麵的大雨,心想今天彆說是下大雨了,就算是下刀片他也得去啊!

他舔了舔嘴唇,言不由衷的道:“丹姐,我可先說好了,我不是為了什麼報答,我就是想去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剛纔他差點就想問趙丹打算怎麼報答他了,但想想又忍住了。

等到晚上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嘛,現在,徐凡甚至有點期待快點天黑了。

趙丹捏了捏徐凡的手心,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道:“嗯,我相信你是一個不求回報的人。”

徐凡:“.....”

律師事務所門口。

徐凡還冇下車就看到一個年近五十,鬍子拉渣的男人靠在牆角躲雨,下了出租車走近一看,衣服穿的油亮,頭髮如同雜草一樣,肉眼可見的頭皮屑被他自己一抓,就像下雪一樣。

因為叼著煙,那大黃牙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說真的,看見這個人,無論是誰都不可能會想著把他跟趙丹聯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