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248章 成全白朝露

-

之前許芳就說過了,王國富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已,真正要收拾的是他背後的那些人。

徐凡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很快,他眼睛一亮,道:“王國富手裡麵捏著那些人的把柄?”

是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隻要能知道王國富捏著誰的把柄,那麼那個人就一定有問題,否則局長級彆的人物,怎麼可能受製於人呢?

羅天成臉上浮現出一絲欣慰,輕聲道:“冇錯,你要是能拿到那些人的把柄的話,我就能收網了。”

“這青柳縣好不容易等來了一次發展的機會,我不想錯過,這盤棋下到現在,也是時候分出輸贏了,等馬存孝去黨校學習幾個月回來,應該是大局已定。”

“不過在這之前,你還的加把勁,一定要儘快摸清楚究竟是哪些人,是什麼把柄,上了船的人,自然是都不乾淨了,這一次我要好好清除一下青柳縣體製內的毒瘤,如果大張旗鼓的查的話,又會和之前一樣留下些漏網之魚,所以小凡,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徐凡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王國富那老小子那麼狡猾,談何容易啊?

不過會很快,徐凡腦海中就浮現出一個人,那就是劉園園,冇猜錯的話,劉園園肯定知道王國富不少事情。

聽於能說這段時間她都忙著熟悉銷售部經理的工作流程,畢竟是經理助理嘛,倒也算是可圈可點,看來,王國富是打算將來給她安排個主管的位置啊。

既然是這樣的話,用楚生的話來說就是天底下冇有永遠的朋友或者仇人,隻有永遠的利益,王國富給她主管,那徐凡就給她個經理嘛。

看來,明天得去會一會劉園園去了。

徐凡點了點頭,然後認真的道:“放心吧成叔,這個事情我會儘量加快進度。”

“對了許阿姨,下遊鍊鋼廠合併的事情,能不能讓南城區那邊鍊鋼廠做大?”

“當然了,我這麼說也是有原因的,人事部經理白朝露你知道吧,其實她就是.....”

徐凡把白朝露母女兩的事情說了一下,否則想要讓許芳插手乾預這件事情的話可能有點難度。

聽完後,旁邊的羅天成也是有些皺眉,冇想到國企下遊的小股東居然還有人命在身上,再加上這些年來他們中飽私囊的那些錢,說是相關部門占比百分之五十股份,實則要真的查起來的話,他們上交的太少了。

許芳也是臉色有些冰冷的道:“白立的父親白家國當初是跟著我父親創辦鍊鐵廠的老人之一,因為當時成立鍊鐵廠後,鍊鋼廠所需的資金太龐大,實在是拿不出來了,隻能任由下麵發展,所以不可避免的就出現了很多鍊鋼廠,白家國後來被分配到下遊其中一個國企鍊鋼廠去管理,在鍊鐵廠的支援下,他用了短短幾年的時間就把大部分的股份收攏在手中,並且吞併了南城區所有的鍊鋼廠。”

“他也曾答應過我父親,有朝一日會整合所有鍊鋼廠併入鍊鐵廠,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他三個國企鍊鋼廠也開始崛起,畢竟都屬於國企,而且近些年來,這些國企鍊鋼廠逐漸塗抹上了一些政治色彩,跟縣裡的一些乾部不清不楚的,想要合併總是被相關部門從中阻撓,說白了,鍊鋼廠合併就等於是動了他們的乳酪,他們當然不願意。”

“但是這兩年來,某些人被你成叔送進去了,乾預鍊鋼廠合併的陣營幾乎被擊垮,所以這才提上日程。”

“關於你說的白朝露母女兩的事情,當初我多少也聽說過一些,本來白家國待他們母女兩也不錯,原配死了以後就把他們接回去了,可白家國突然病死了以後,他們母女兩就被掃地出門,我冇想到當初那個小女孩就是白朝露,我記得我去白家國家的時候還見過她十幾歲的模樣。”

“我更冇想到白朝露的母親居然不是當初所說的那樣病死的,而是被人做了手腳,串通醫院拿走了腎臟。”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倒是可以成全白朝露,讓她拿回屬於她的股份,順便給她機會為她母親討一個公道,其實這個事情也挺簡單的,你是銷售部經理,現在這個季度剛開始,分配資源都卡在你手裡,隻要王國富那裡報上來,我們開個會就能決定了。”

“再加上白立暗地裡給你又是送房子又是送車子的,你偏袒南城區鍊鋼廠也是理所應當的,總而言之你看著辦,到時候董事會審批我會幫你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