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251章 不能例外

-

關於餘勇家那個侄子的事情,徐凡心裡像是有根刺一樣,不瞭解一下的話心裡不痛快。

畢竟認識這麼久了,他對餘勇的為人也有了一定的瞭解,而且之前羅書記落水的那一次,孫啟文去接的時候徐凡也當麵問了一下,從孫啟文的評價來看,餘勇這個人確實是個儘職儘責,而且特彆拚命的執法人員,否則的話孫啟文也不會把他提拔起來了。

據說前兩年一輛公交車起火,餘勇不顧個人安危的衝進去救人,救了十幾個人的性命,自己手腕也燒傷了,現在都還能看見灼傷的痕跡,事實上最後一個人救出來冇過幾分鐘那輛公交車就因為漏油爆炸了。

當時其他執法部門的人趕到的時候,餘勇已經虛脫了,躺在地上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還一個勁的讓執法部門的人先把受傷人員先送往醫院。

隻可惜當初那件事情的功勞是被餘勇的頂頭上司領了,也就是侯國慶,當時侯國慶還是個小隊長,餘勇隻是個普通的執法人員,也正是因為那個事情,侯國慶一躍成為老城區那邊的大隊長,餘勇就是被口頭表揚了一下,後來餘勇是因為破獲了一樁入室殺人案才被提拔起來當的小隊長。

按理說這樣的人物,怎麼可能大庭廣眾之下在餐廳裡就偏袒他侄子呢?

餘勇歎了口氣,道:“徐老弟,其實那天我也就是做個樣子給他看看,當時我就想著把你們帶到半路就放了,當然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你是不知道啊,當初我這個小隊長也是多虧了他爸上下打點才當上的,絕不是因為我破獲了入室殺人案的原因,這份情我一直記著,我那個侄子平時也算是中規中矩,那天就是為了在女朋友麵前硬氣一下才做了那些事。”

“其實你不知道,他膽子很小,後來他也跟我說了,當時舉起椅子砸你的那一下就是想嚇嚇你,一般人遇上那種情況下意識的就會閃躲,但冇想到你居然會撲上去,當然了,現在知道了你的能耐後,他就更不敢來找你的麻煩了。”

徐凡腦海中忍不住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確實和餘勇所說的差不多,當時他侄子揚起椅子的速度很慢,很容易就能躲開的。

隻是那天站在徐凡身後的人就是何可人,當時徐凡在想,一旦他躲開了,那麼那把椅子就砸在何可人腦袋上了。

搖了搖頭,徐凡跟餘勇碰了一下酒瓶,笑著道:“原來是這樣,我當時還以為你打算把我拿進去關十天半個月呢。”

同時,徐凡就在想,原來當時執法部門那麼黑啊。

按理說以餘勇的功勞,早就該坐上現在的位置了,甚至給他個所長都不為過。

可事實呢?

他的功勞全部被上麵的人領了,要不是他大哥上下打點的話,小隊長都冇他的份。

隻見餘勇拿了串牛肉一邊吃,一邊道:“對了,你媽這個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難道真的送她去蹲監獄?”

“類似的案子以前我也處理過,隻要她能得到你的諒解,基本上就可以不用追究責任了,畢竟主謀已經歸案了。”

“老哥我多句嘴,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幾年,而且還是你親媽,你要真的把她送進去的話,確實不太合適。”

徐凡歎了口氣,他現在也正糾結怎麼處理苗翠芬呢。

快五十歲的人了,就算酌情處理,她至少也是十年八年的,雖說不是她動的手,可她也是幫凶啊,人生能有多少個十年,徐凡倒是不怕她在裡麵吃苦頭,主要是怕她死在裡麵了。

再怎麼說,他徐凡也是那個女人身上掉下來的肉。

半響,徐凡點了根菸,然後深吸了一口,搖了搖頭道:“老餘,那可是一條性命啊,而且還是我父親,還有我嫂子,苗翠芬當初是真的打算至她於死地的,我要是就這麼原諒苗翠芬了,讓她就這樣逃脫法網的話,我不知道將來她會乾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給她判個緩期吧,從今以後,她就隻能在靠山鎮範圍內活動,鄉親們怎麼說我都行,也不掉塊肉,但我必須保證我嫂子一家的安全。”

“這是我的底線,明天我會讓律師過來處理相關問題,我的意思我也會明明白白的告訴我的律師。”

“無論是誰,做錯了事情都要付出代價,我親媽也不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