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之前跟楊有才談好了的,成交的是老城區那塊地皮和車間經理的位置。

但後來考慮到這兩姐妹以後要還銀行貸款的事情,徐凡就順口把楊有才家物流驛站也要了過來,反正為了總經理的位置,楊有才心裡再怎麼不爽也肯定會答應的。

姐妹兩也是臉色一喜,大雙連忙詢問道:“先.....表哥,你要給我們安排工作麼?”

“我和妹妹都已經想好了,以後銀行的錢慢慢還,我們一邊賺錢,一邊報個大專培訓班,有個大專畢業證也挺不錯的。”

“對了表哥,回到新鎮後,我們是不是要準備好相關證件,到時候好貸款?”

此時此刻,姐妹兩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的慶幸。

還好認識了徐凡,否則等待她們兩的將會是什麼?

雖說她們不知道徐凡為什麼讓喊他表哥,但隻要是他說的,她們姐妹兩都會聽著。

徐凡笑著道:“等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對了,到時候去了銀行,你們兩就說是我表妹,是我姑媽家的女兒,除了這一點,其他的都照實說。”

“看在你們是我親戚的份上,這個貸款纔好辦理,懂了冇?”

其實主要是不想讓何可人多想,可想而知,為了這麼一對雙胞胎姐妹花去貸款一百萬,何可人會怎麼想,估計會傷透了心吧?

姐妹兩連忙點了點頭,心想原來是這樣啊,是他的親戚的話,銀行纔會給麵子。

看看剛纔發生的事情吧,副所長一下子就到了,她們兩甚至覺得隻要跟著徐凡,以後她們就什麼都不用怕了。

來到新鎮的時候已經中午十二點了,半路上徐凡還買了些水果和補品,時隔多年,再次來到了新鎮姑媽家門前。

雖說是住在鎮上,但他們家這個房子,恐怕是鎮上最差的了吧,跟徐凡老家的爛瓦房有得一拚。

徐凡提著東西纔剛進門就看見那個皮膚黝黑,看上去老實憨厚的傢夥在水龍頭旁邊洗菜呢,很顯然,他也看到徐凡來了。

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他臉上浮現出喜色,連忙放下手裡的菜甕聲甕氣的道:“二表哥你從省城回來了,怎麼來一趟家裡還買這麼多東西,多浪費錢啊.....”

一邊說著,他一邊轉身進了廚房,很快就提著菜刀出來了。

緊接著,他從籠子裡把唯一一隻還在下蛋的小母雞抓了出來,想也不想的就宰了。

徐凡心裡感動,每次隻要自己來了,他們家總是會把最好的拿出來,雖說他們家最好的在彆人看來不值一文,但一樁樁一件件,徐凡都記在心裡呢。

徐凡笑著道:“黑子,我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等會兒再過來吃飯。”

“對了,姑媽和姑父呢?”

黑子放下掙紮了幾下不動的小母雞,撓了撓頭道:“我爸媽在工地上做小工,八十塊錢一天呢,現在也差不多要回來了。”

“二表哥,外麵那個車.....是你的麼?”

他臉上毫不掩飾的好奇和羨慕,眼神乾淨的像清澈的湖水。

徐凡笑著道:“是我的,等中午吃過飯後你跟我去城裡吧,我給你安排個工作,至於姑媽和姑父,等會兒我問問他們的意見。”

黑子幾乎是冇有考慮,直接就點了點頭憨笑著道:“好。”

他從來就不會拐彎抹角,尤其是在麵對家人的時候。

事實上徐凡走了冇有多久,一對年近五十,看上去非常淳樸的夫妻就進了門。

看到兒子蹲在那裡拔著雞毛,瞬間,男人的眼睛就立了起來:“黑子你這是乾啥,怎麼把家裡還在下蛋的小母雞殺了?”

這孩子一直都老實本分,也特彆節儉,今天這是咋了,嘴饞了麼?

想想也是,家裡已經有十天半個月冇吃過肉了,可留著這隻小母雞,平時也有個蛋吃不是?

黑子也不回頭,一邊仔細的拔著絨毛,一邊道:“我二表哥來了,買了好多東西,還開了個車子,說是吃了午飯要帶我去城裡呢。”

夫妻兩也是愣了半響,這才發現那家徒四壁的客廳裡麵擺放了不少水果和補品呢。

徐凡的姑媽臉色一喜:“小凡從省城回來了,還開了車子?”

“我就說這孩子以後肯定有出息,被我說中了吧。”

“黑子,讓你爸先弄著吧,你去超市買兩斤鹵肉,再拿兩瓶好酒,到時候去了城裡要好好聽你二表哥的話,他讓你乾啥你就乾啥。”

其實他們多少也聽到點風聲了,說是徐凡已經畢業了並且回到青柳縣,還進了鍊鐵廠當管理。

前段時間甚至還把蓮花鄉不少人都安排進了鍊鐵廠,當時家裡親戚就說了,讓他們家去找徐凡,搞不好也能安排個工作,但一家子一合計,總覺得要是去了就是給徐凡添麻煩,畢竟他們家裡就黑子上到二年級,寫自己名字都歪歪扭扭的,其他兩個直接是大字不識一個,那不是給徐凡添亂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