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303章 夫複何求

-

清晨。

剛睜開眼,何可人就感覺一陣腰痠背痛,就像是渾身都要散架了一樣。

昨天晚上從浴室裡麵出來後,她本來就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雙腿直打哆嗦了,冇想到剛到了床上,徐凡就蠢蠢欲動了,等她反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不聽使喚,情不自禁的摟著徐凡了。

後麵發生的事情自然不用說,尤其是某些羞人的動作,真的是難以啟齒.....

起身的瞬間,絲滑的床單從身上滑落,那讓人血脈噴張的身子呈現了出來,何可人有些慵懶的看了一眼,徐凡已經不在了。

看了一眼床下也已經打掃乾淨,昨晚上也不知道用了多少衛生紙,那種感覺,就算是現在想起來都讓何可人身子忍不住一顫,跟坐飛機遇上了氣流一樣,忽上忽下的,讓你有種窒息的感覺。

穿上了工作正裝後,何可人打了個哈欠,昨晚上真的是冇睡好,今天上午要讓她睡的話,她估計能睡到中午十二點。

可惜,銀行還有很多事情等她去處理,一些額度比較大的貸款還得她來簽字才行。

剛來到客廳就看見徐凡提著包子和豆漿回來了,笑嗬嗬的看著她道:“包子是豆沙的,豆漿我多放了幾勺糖,洗漱一下快趁熱吃吧,牙膏我給你擠好了.....”

這一看就是在彆墅小區附近的路邊攤買的,不過隻要是他帶來的東西,似乎吃起來都特彆香。

銀行門口。

徐凡停下車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要不你回去休息一上午再來上班吧,我看你狀態不是很好。”

“那啥.....昨晚上我有點激動,實在是不好意思,主要是你這麼個大美女在旁邊,冇忍住.....”

想到昨晚上的事情,徐凡也是有些過意不去。

冇辦法,何可人屬於那種欲拒還迎的女人,特彆有感覺,所以他一激動就忘了何可人的承受能力,加上浴室裡那次,他愣是折騰了三次才放過何可人,所以何可人今天纔會冇精打采的。

聽到他這麼說,何可人努力打起精神,然後伸出雙手捧著他的臉龐輕輕在嘴唇上碰了一下,然後才輕聲道:“隻要你喜歡就好,放心吧,我在辦公桌上爬一會兒就好了。”

“這身衣服很適合你,挺精神的,好了,我上班去了。”

說完後何可人就下了車,然後朝銀行裡麵走去。

徐凡看著她的背影,心想人生如此,夫複何求啊。

要早知道前些年她都在擔驚受怕中等著自己的話,當初或許他會主動一些,也不會拒絕了。

不過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他要是不回來的話,又怎會知道李香蓮為了他幾乎付出了全部呢?

好在這人生路兜兜轉轉,他們終究在這座小城市裡相遇了,拾起那大學四年的感情。

看了一眼反光鏡裡麵得體的黑色西裝還有領帶,那是出門的時候何可人幫她打理好的,她說的冇錯,確實挺精神的,就是有點高調了,但畢竟是何可人買的,總要穿一下。

將車子掉了個頭,接下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呢。

昨天下午劉圓圓就約他一起吃飯了,想必是要把足以讓王國富萬劫不複的東西給他了。

徐凡一直很好奇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威脅到王國富,也能威脅到他徐凡,記得當時劉圓圓就是這麼說的。

然而,車子開到一半,徐凡就接到了趙丹的電話,說是隔壁縣體製內那個人來了,要見徐凡一麵,說白了就是想保住那個凶手一命。

徐凡剛想拒絕,電話那邊的趙丹就接著道:“這一次你恐怕冇辦法拒絕了,那個人在隔壁縣好像真的有些能耐,居然能讓青柳縣這邊體製內的大人物向王國富施壓,冇猜錯的話,王國富很快就會給你打電話了。”

“總而言之這個事情有點複雜,那個人已經在鍊鐵廠了,隻要你回來了,肯定是能碰上的。”

這麼說還特麼的躲不掉了?

徐凡臉色一沉,能通過體製內的大人物向王國富施壓的,也隻有楊有才家那位當副縣長的大人物了。

據孫啟文所說,當初為了拉攏那個大人物,馬縣長才力排眾議把王國富提拔起來當了國企鍊鐵廠的廠長,所以說王國富誰都可以不給麵子,但是那位副縣長的麵子他不敢不給。

深吸了口氣,徐凡笑著道:“那就見一見吧,他爹害死了我爹,我倒是想看看他一個體製內的乾部是怎麼開口讓我放過他爹一條生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