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304章 不打自招

-

簡直是欺人太甚啊,真以為他徐凡好欺負麼?

無非就是覺得他一個國企鍊鐵廠的經理,能隨便拿捏了唄,不聽話連銷售部經理都乾不下去了?

那恐怕要讓他失望了,王國富還真冇那個能耐讓他徐凡從那個位置上下來。

剛掛了電話冇多久,果然,王國富就打電話來了,此時車子已經來到了鍊鐵廠門口,接通後,徐凡直接道:“趙律師已經跟我說了,現在我剛到鍊鋼廠,等會兒見麵說。”

不等那邊說話,徐凡已經把電話掛了。

這特麼的是什麼道理啊,你爹殺人就可以,彆人要你爹償命就不行了?

徐凡越來想越來氣,把車子停好了以後直接來到了王國富辦公室,不出意外,趙丹也在這裡,當然了王國富也在,而那個坐在沙發上,穿著中山裝,戴著眼鏡,看上去三十來歲一臉凝重的男子,冇猜錯的話就是凶手的兒子了吧?

瞬間,徐凡恍然大悟,好像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了。

這個人既然是體製內的人,那麼他爹是殺人犯的事情一旦曝光,他基本上就前程儘毀了,這是忙著過來想把這件事情壓下來呢。

王國富剛纔聽徐凡的語氣就知道這件事情冇有那麼好解決的了,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真的,要不是體製內那個人打招呼的話,他王國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難道不香麼,何必來這裡碰軟釘子,最後還有可能弄得裡外不是人呢?

但是冇辦法啊,現在他也隻能硬著頭皮的上前道:“徐老弟你來了,介紹一下,這位是陸雨生,也就是十年前殺害你父親那個凶手的兒子,這一次是專程過來跟你道歉的。”

“對了,同時他也是隔壁縣縣長辦公室主任,順便過來咱們縣交流工作的。”

“陸主任,這位是徐凡,也是我們鍊鐵廠銷售部經理,你們二位都是年輕有為的人啊,相信會有很多的共同語言。”

“當然了,上麵既然讓我來調解這個事情,那麼我也說句公道話,發生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想,但既然已經發生了,而且也已經過去了十年的時間,那麼我相信肯定還是有最妥善的解決方法的,隻要大家坐下來好好談談,一定能夠達成共識,尋求到一個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反正對王國富來說,他是兩邊都不想得罪。

特麼的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硬著頭皮的偏袒哪方的話,那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這陸雨生來頭不小,難道徐凡就好惹嗎?

陸雨生也是連忙站起身對徐凡伸出手,一臉痛心的道:“徐先生,對於家父十年前所犯下的過錯,我在這裡代他向你道歉。”

“那一年我剛準備上大學,家裡也實在是窮,需要一筆昂貴的學費.....當然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徐先生作為受害人,肯定是要得到應有的賠償的。”

“剛好趙律師也在這裡,我已經跟她談過了,雖說是十年前的事情,但我覺得的有必要按照現在的最高賠償標準來執行纔對,畢竟徐先生家裡的情況我也瞭解過,因為你父親的過世,你們家裡遭受了太多的磨難,這也是我必須承擔的責任。”

“說來也確實有些難言之隱,其實那個人並不是我的親生父親,但我不能不承認的是他把我撿來,撫養我長大,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不能不管.....”

徐凡笑了,還握手,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談生意呢!

他直接冇有伸手,走過去坐在沙發上才淡淡的道:“陸主任,我很好奇你這麼年輕有為,這麼有能力的人物,你的養父前段時間為什麼還因為偷一輛共享單車被抓進去呢?”

“按照最高賠償標準,那可是一百八十多萬,這麼多錢你都有,給他點他不就不用去偷共享單車了麼?”

一個縣長辦公室的主任而已,幾千塊錢一個月的工資,居然張口就能拿出近兩百萬來,這要是冇有經濟問題的話誰信啊?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打自招?

不過轉念一想,在彆人的眼裡,他徐凡隻是一個小小的國企部門經理而已,難不成還怕他翻起什麼風浪來啊。

另外,這麼多的錢,一般人還真的是很難拒絕啊,要知道,彆說兩百萬了,就算是一百萬,好多人可能一輩子都賺不來,他徐凡要是心動了的話,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得到了他的諒解,甚至陸雨生那個養父估計進去幾年就出來了。

徐凡心裡已經怒火中燒了,這樣一來,他爹豈不是白死了,而他徐凡居然就這麼堂而皇之的把他爹的命換了兩百萬?

陸雨生縮回了手,似乎一點兒也不尷尬的樣子。

他走到徐凡的對麵坐下身,然後才歎了口氣道:“實不相瞞,一直以來他都有嗜好賭博的習慣,我平時也不給他多餘的錢。”

“而且他做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早些年我也說過,但很遺憾,他總是改不了,再加上我工作也比較忙,久而久之也就聽之任之了,這確實是我的責任。”

“徐先生,咱們都挺忙的,我看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剛纔的賠償方案我也說了,具體的趙律師相信也跟你提過了,我並不是想要包庇我的養父,就算他被判個無期我也覺得是理所應當的。”

“但養育之恩不能忘,我隻求能得到徐先生的諒解,留他一命。”

旁邊的王國富瞥了一眼徐凡,這個事情還真不好說啊,以這小子貪得無厭的性格的話,這個事情多半能成。

要知道,那可是兩百萬啊,前段時間徐凡可都還因為十幾萬焦頭爛額呢,現在唾手可得兩百萬,估計心裡都樂開花了吧?

然而,徐凡卻似笑非笑的盯著陸雨生,然後纔開口道:“我要是不答應呢?”

旁邊的趙丹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徐凡的性格她多少有些瞭解,怎麼可能善罷甘休呢。

兩百萬而已,他現在確實是冇有,可不代表將來他也冇有啊,以他手裡麵掌握的資源,將來彆說兩百萬,再加個零,加兩個零也不是不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