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306章 拭目以待

-

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那大家都彆藏著噎著了,有什麼說什麼。

這要是一般的普通人的話,豈不是隻能低頭服軟,打碎牙王肚子裡嚥了?

陸雨生也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銷售部經理居然能看出來這麼深層次的東西。

似乎是一種習慣,他又推了一下眼鏡,然後自信的笑著道:“倒是小看你了,居然能看到這一步。”

“既然大家都是聰明人,那就彆拐彎抹角了,直接說吧,到底要多少錢才能擺平這件事情。”

“事情都已經過去十年了,彆說什麼你有多傷心難過的話,可信度不高,無非就是為了錢而已。”

“當然了,你要是真打算上演什麼殺人償命的戲碼的話,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到時候你很有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甚至還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不要以為孤注一擲,放棄了這銷售部的經理就可以跟我叫板了,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進去裡麵,你信嗎?”

陸雨生現在依舊自信的認為眼前這小子就是為了錢呢,否則的話,看到殺父仇人的兒子怎麼可能會一點都不憤怒呢?

說到底,無非就是價錢不合適罷了。

其實他又怎會知道,白朝露不但給了徐凡一本書讓他學習,平時還經常教導徐凡,不要輕易把喜怒哀樂寫在臉上,那樣隻會讓你的對手輕易摸清楚你的底細罷了。

心裡憤怒是肯定的,隻是他冇有表現出來而已。

徐凡直接在菸灰缸裡麵熄滅了菸頭,然後站起身似笑非笑的道:“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看看是你把我送進去,還是我送你養父去死。”

說完後,徐凡直接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門剛打開,果然,王國富正貓在門口聽呢,趙丹倒是雙手環抱在不遠處等著,看徐凡離開後連忙跟了上去。

這個時候,坐在辦公室裡麵的陸雨生才意識到徐凡從頭到尾就冇想過要一分錢,而是要讓他的養父償命!

說真的,那種廢人被現在拉去斃了,陸雨生都懶得去看一眼,可這個事情一旦曝光的話,就像剛纔徐凡所說的那樣,會被某些人拿出來無限放大,要知道,他身在官場,但凡被人逮到機會,那絕對是雨點般的攻擊襲來。

最後,他多半會因為這件事情折戟沉沙,斷送了職業生涯。

努力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爬到了這個位置上,他怎麼可能甘心呢?

所以,陸雨生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聲音冰冷的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王廠長,先把他免職冇問題吧.....”

在他看來,王國富一定會立刻按照他說的話去辦。

隻可惜,王國富幾乎是冇有猶豫的就開口道:“陸主任,說實話,我冇那個權力。”

“再說了,我姑父隻是讓我給你們創造一個談話的空間,並冇有讓我幫你辦任何事情。”

“所以,我隻能說愛莫能助了.....”

他巴不得脫身呢,怎麼可能為了一個隔壁縣的人去跟徐凡鬨不愉快?

說句不好聽的,你陸雨生算老幾啊,也敢對老子指手畫腳的,且不說那位冇有讓我幫你搞定徐凡,就算那位開口了,老子也不可能去跟徐凡撕破臉皮。

將來東城區鍊鋼廠能否崛起,徐凡是關鍵人物,你特麼的給老子什麼好處了,憑什麼使喚老子?

陸雨生這才正眼看著王國富,隻見王國富笑眯眯的模樣與他對視,半響,陸雨生才點了點頭,有些嘲諷的道:“這青柳縣終究不是我的地盤啊,說話不好使。”

“王廠長你忙吧,我就先走了,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你那位吩咐下來了,你是不是也敢不聽?”

“當然了,我也會去拜訪一下你們鍊鐵廠股東,我們縣近年來房地產磅礴發展,需要大量的鋼筋建材等,相信他們一定會很歡迎我的。”

說完後他也是直接離開了,彷彿很不滿王國富剛纔兩不相幫的態度。

隻見王國富站在辦公室視窗,看著陸雨生走出了廠門口,臉上才浮現出一絲冷笑。

有許芳在那裡,誰來都不好使,包括楊有才他家那個長輩。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道理不懂麼,莫非隻能你家欺負彆人,彆人就不能欺負你了,說句不好聽的,一個縣長辦公室主任而已,就是個傳話筒,你誰呀你?

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這裡是青柳縣,不是隔壁那個你上班的地方,強龍壓不過地頭蛇這句話都冇聽說過嗎,何況你陸雨生也不是什麼強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