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328章 出錢消災

-

像王國富這樣的大魚,自然是餘勇親自問審的。

聽到王國富要交代徐凡的時候,餘勇正在喝茶,差點冇把他嗆死。

合著這個時候王國富還冇反應過來究竟是哪一環出了問題呢,看來,徐凡隱藏的很好呀。

王國富哪兒顧得上這些啊,他隻知道現在交代的人越多,就能分攤他貪汙錢財的數量,到時候也能少判兩年,隻見他雙眼佈滿血絲的道:“徐凡仗著和董事會大股東許芳的關係欺上瞞下,中飽私囊。”

“光是汙水處理部們設備回扣,他就吃了近百萬,對了,因為季度分配資源的事情,他還收了南城區鍊鋼廠送的一套房子,一輛車子。”

“還有,競爭鍊鐵廠總經理的時候,他以放棄競爭為由,從楊有才那裡收受老城區四合院一套,以及城中心價值二十幾萬的物流驛站.....”

都這個時候了,還講什麼情麵,再說了,他和徐凡之間也不過就是利用關係罷了,那小子貪得無厭,他活該!

至於許芳會不會保他,那個王國富就不知道了,他現在就想爭取減刑。

徐凡會不會恨他,那個他也已經不在乎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那三個混蛋不也把他王國富給交代了麼?

餘勇饒有興致的道:“很好,天亮之後,徐凡很快就會被抓進來陪你的。”

“還有什麼要交代的麼,鍊鐵廠是國企,你是國企廠長,而且是馬縣長欽點的,也算得上是體製內的人了,相信政策你也應該知道,現在正是你將功補過的時候。”

“根據我們所掌握的訊息,你老婆的姑父就是副縣長朱大同,對他你冇有什麼要交代的麼?”

根據孫啟文那邊傳來的訊息,那三位也冇有交代副縣長朱大同的任何事情。

難道說,朱副縣長為官還是清正的?

說起朱大同,王國富也是張了張嘴,然後又搖了搖頭道:“彆人我不知道,但他確實冇有從我這裡拿走過一分錢。”

“各人經濟方麵的問題,他怕是冇有,不過生活作風還是有的,據我所知,他在外麵還有個女人,並且已經生了個孩子,就住在藍天小區裡麵,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許多人都知道,當初馬縣長就是想要把朱大同拉入他那一方陣營,這才把王國富提拔起來當了鍊鐵廠廠長的。

也正是因為朱大同的存在,馬縣長才能和羅書記分庭抗禮。

餘勇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如此看來,朱副縣長還是冇問題的,至於個人作風問題嘛,這個他也管不了。

而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還需要時間去調查。

最後,王國富咬了咬牙,看著餘勇道:“我知道政策,所以我決定把東城區鍊鋼廠的股份充公,拋售股份的錢用來填補鍊鐵廠這些年來我拿的那些,至於剩下的,我願意拿出百分之二十來捐給貧困山區。”

“隻希望組織上念在我知錯能改的份上,給我一次重新改過的機會,在量刑的時候酌情處理。”

到了這個時候,要是還貪財的話那就是不知死活了。

這筆帳王國富還是會算的,要是判個十幾年的話,他現在五十來歲,鬼知道還能不能熬到出來的那一天,那樣他擁有再多的錢有個屁用啊,最後還不是白白便宜了彆人,圖作他人嫁衣。

相反,如果把東城區股份拿出來拋售,就算是低價拋售,怎麼說也價值個兩千萬吧,一千萬拿出來補上他貪汙的那些錢,再捐出去個一兩百萬,那樣量刑的時候就能輕一些了。

三五年之後出來,手裡麵拿著幾百萬也夠安享晚年了。

餘勇點了點頭,笑著道:“不愧是當廠長的人,這個時候也隻有這麼做,你在量刑上才能爭取寬大處理了。”

“再說了,東城區大股東那麼多的股份,就算償還了虧空的錢,再捐出去一兩百萬,你出來了也還有幾百萬,足夠你舒舒服服過個晚年了。”

“好了,也差不多了,明天上午監察部門的人還會過來一趟,你把交代的再說一遍就差不多了,至於你的訴求,我會如實彙報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