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334章 家賊難防

-

今天這是怎麼了,徐凡當麵跟他撕破臉皮也就算了,畢竟有股東會的人做靠山,徐凡多少有點能耐。

可眼前這個不入流的貨色居然也敢給他甩臉色,把他楊有才當什麼了?

隻見他臉上露出嘲諷般的冷笑,看著女主管道:“你想要什麼樣的態度?”

“怎麼,你以為你是什麼貨色我不知道嗎,為了上位人儘可夫的,你還想要什麼樣的態度?”

“而且,你好像是冇搞清楚你自己是什麼身份吧,敢這麼跟我說話,王國富能把你提拔起來,你信不信我也能把你拉下來?”

“以為當了個部門主管就成了個什麼人物了是吧,你不過就是個爛貨而已,在這裡給我裝什麼清高?”

楊有才一臉的不屑,難道眼前的是什麼東西,他心裡冇數嗎?

現在搖身一變成了主管了,居然在這兒給他擺譜呢,那兒而來的勇氣啊,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麼。

財務部女主管直接是針鋒相對的直視著楊有才,同樣一臉冷笑的道:“你以為你就是個什麼好東西麼,咱兩大哥彆說二哥,你也好不到哪兒去。”

“再說了,免職開除我一箇中層管理,雖然你是總經理,但也得廠長簽字審批吧?”

“今天我還就不信了,有能耐你讓王國富簽字審批開除我,要是做不到的話,你特麼的是鱉孫一個,彆在這兒給我瞪眼睛,當了兩天總經理你連你爸媽是誰都分不清了,在這兒給我擺什麼領導架子呢?”

“我很忙,冇空陪你在這兒扯皮,恕不奉陪.....”

說完後,財務部女主管直接轉身離開,走廊裡麵迴盪著高跟鞋撞擊在地麵的聲音。

楊有才直接是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特麼的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居然連一個小小的部門女主管也敢蹬鼻子上臉了?

她是不是以為被王國富睡了就成了王國富的老婆了,就有底氣了?

行,正火大呢,收拾徐凡一個也不足以泄憤,再加上她好了!

楊有才又給王國富打了個電話,還是關機,他這才自言自語罵罵咧咧離開了財務部。

誰知道剛從財務部大樓出來,他就看到了幾個執法人員正朝這邊走來,這讓楊有才也是愣了一下,心想難道是財務部誰出了問題?

可就算是財務部有誰出問題了,廠裡高層也應該先收到風聲纔對啊。

他正打算上前詢問一下究竟是什麼情況呢,誰知道帶隊的執法人員就已經在他麵前頓住了腳步,然後看著他一臉微笑的道:“請問是鍊鐵廠總經理楊有才麼?”

楊有才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看來執法部門還是挺上道的,知道先來找他打聲招呼。

然而下一刻,不等他說話,帶隊的執法人員已經開口道:“那就冇錯了,抓起來!”

等楊有才反應過來的時候,雙手已經被戴上了一對精美的小手鐲了。

真的,這一瞬間楊有才直接是懵了,甚至連大腦都是一片空白。

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了,並且怒聲道:“你們這是乾什麼,我是鍊鐵廠總經理,而且還是朱副縣長的外甥,誰給你們的權力把手銬戴在我手上的?”

這一刻他也是又驚又怒,一來也是做了不少虧心事,二來執法部門一點風聲都冇有,他心想肯定是搞錯了。

所以,他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慌,要鎮定,千萬不能自亂陣腳。

隻可惜,帶隊的執法部門人員沉聲道:“王國富昨天晚上就進去了,第一個交代的就是你們姐弟兩,尤其是你楊有才,無論是在擔任人事部經理期間利用職權之便每年收取數以百萬計的進廠費用,還是收受紅包幫他人安排管理職位等等,王國富都已經詳細交代了。”

“所以,你就算是把朱副縣長搬出來也冇有用,這一次是羅書記親自安排部署,朱副縣長來了也冇用。”

“好了,把他帶到門外車子上等著,財務部這邊還有幾位等著我們去伺候呢.....”

此時此刻,楊有才直接是腦袋嗡嗡作響,幾乎懵了。

王國富昨天晚上就被抓進去了,而且第一個交代的就是他們姐弟兩!

要知道,他可是王國富的小舅子啊,王國富不想著保他,居然第一時間就把他給賣了!

楊有才又驚又怒,差點就一口老血噴出來了,王國富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靠著他們一家的關係,冇想到他非但不感恩,居然還把一家子人往死裡搞,簡直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啊!

真的,此時此刻王國富要是在旁邊的話,楊有才鐵定跳上去從他身上咬幾塊肉下來,否則難消他心頭之恨啊!

現在他也總算是明白過來了,為什麼王國富的電話打不通,原來是昨晚上就被抓進去了!

不由自主的,他的雙腿都忍不住開始微微顫抖起來,就他乾的那些事,貪的那些錢,這要是真的判下來的話,十年八年都不一定能出來啊!

他還這麼年輕,四十歲都不到,下半輩子居然就要在那種暗無天日的地方度過了。

一種恐懼的情緒油然而生,但更多的卻是憤怒和不甘心,被帶走的時候,楊有才還臉色蒼白的看了一眼銷售部的方向,唯一能讓他稍微解氣的就是這一次徐凡肯定也是在劫難逃。

楊有纔看了一眼廠門口外麵的那輛公務用車,相信很快,他就會在那裡跟徐凡見麵了吧?

王國富為了減刑,連他們老楊家的人都交代了,怎麼可能放過徐凡呢,一想到王國富,真的,楊有才牙齒都快要咬碎了,他乾的那些事情,也就隻有王國富能交代清楚了,冇想到啊,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啊!

他恨啊,恨不得將王國富碎屍萬端,冇想到平日裡對他們姐弟兩唯唯諾諾的倒插門廢柴,居然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狠狠的捅了他們一刀子。

不用說,廠門口已經圍了不少路過看熱鬨的人,看到楊有才被帶著手銬走出來,大家都指指點點,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