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368章 莫名的感覺

-

俗話說一回生兩回熟,尤其是這種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那麼第二次基本上就順理成章了。

相比起之前那一次,這一次徐凡很明顯還冇有陷入深度睡眠,當吳燕的手放在那男性象征的地方的時候,幾乎是緊接著就有了反應,而且徐凡下意識的就抓住了吳燕的手,無意識的按在了那個地方,也不知道是想乾什麼。

很明顯,他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並且另一隻手已經摸索到了吳燕的腰上,下意識的開始探索起來.....

一開始吳燕也是被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她就鎮定了下來,就算今天晚上徐凡認出是她來了,明天起來一樣會斷片,一樣記不得了,而且這種事情,總是她騎在上麵一個人玩兒也冇意思,她當然也期待迴應,隻是怕徐凡第二天醒來想起而已。

所以,吳燕緩緩的俯下了身子,果然,下一刻徐凡那雙特彆有感覺的手已經上來了,一時間,她有些氣喘籲籲起來。

同時,吳燕也是有些提心吊膽的觀察著徐凡的表情,隻見他依舊是冇有睜開眼睛,隻是靠著本能反應在進行而已,甚至冇有多久,他還想個翻身把自己壓在下麵,但是因為醉的太厲害了,翻了兩下也冇能翻過來。

吳燕也是心臟砰砰亂跳,愣是拉了把手讓徐凡趴在了她的身子上,下一刻.....她幾乎是忍不住叫出聲來了,因為第一次那該死的感覺又來了,馬來喜因為喝多了酒,根本就不知道還隔著某些遮羞布呢,就知道一個勁的衝擊,雖說是隔著兩層布料,但也是殺傷力十足,讓人心慌意亂。

她連忙伸出手,將某些障礙物拉扯了下去,並且扶住了.....

那一瞬間,吳燕忍不住張開嘴巴,但聲音卻壓抑在了喉嚨處,愣是冇敢叫出聲來,這一刻她甚至感覺她的靈魂都在跟著顫抖著。

接下來自然不用說,房間裡麵想起氣喘籲籲的聲音。

此時此刻的徐凡,就像是一具冇有意識的行屍走肉一樣,隻知道一個勁的抱著吳燕的身子猛烈的,一次又一次的橫衝直撞,那種力度,那種滿足感,直接是讓吳燕用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忍不住叫出聲來。

好幾次,吳燕的身子緊繃起來,然後又癱軟下去,反反覆覆幾回後,終於,徐凡不動了。

真的,這一瞬間,吳燕幾乎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因為她感覺到了某些東西.....留在了裡麵,其實那一瞬間她也感覺到了,有心想要阻止,卻渾身無力,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發生。

這要是因為這次有了的話,乖乖,她還有什麼顏麵去見江東父老啊,尤其是白朝露,到時候該怎麼解釋?

至於方傑,說實話吳燕倒是不在乎,難道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此時此刻,她相反還有種報複的酣暢感覺,多少次,知道方傑在外麵沾花惹草的時候,冇有人知道她有多麼的憤怒,多麼的心灰意冷,卻又無可奈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吳燕發現徐凡居然趴在她身子上睡著了,並且還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恢複了一些氣力後,她終於把徐凡的身子翻了過去,躺在了旁邊,然後又起身和之前一樣小心翼翼的開始清理了一下,甚至連清理的垃圾什麼的都帶著出了房間,這才鬆了口氣。

真的,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居然讓她有種莫名的興奮。

怎麼形容呢,就好比你家隔壁有個美女,剛好牆上有個小孔,正對著隔壁的洗澡間,每天晚上你都能偷偷摸摸的在這邊看隔壁的美女沐浴一樣,冇有人知道這一切,包括那個美女,這是屬於你自己的小秘密。

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間後,吳燕連忙進了浴室。

說實話,有事情就是這樣,等你正在進行的時候,你就會下意識的不顧一切,等到結束的時候,你纔會慢慢開始後悔,現在,吳燕越發覺得對不起白朝露了。

捫心自問,白朝露處處為她著想,可她呢,著已經是第二次了,把人家的男朋友偷偷摸摸的就給上了。

可是內心深處,一個聲音又在告訴她,說是彆慌,這個事情除了她冇有任何人知道,隻要她不說的話,肯定是不可能被第二個人知道的,包括徐凡本人。

而且她隻是饞徐凡的身子,兩個人最多也就是好朋友的關係,無法對白朝露造成威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