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4章 怎麼濕了

-

這邊,被救起來的母女兩反應過來,想當麵感謝她們的救命恩人的時候,才發現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她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剛纔救人的小夥子呢?”

旁邊的人也是才反應過來,有人說那個人救了人穿上衣服就跑了,好像是有什麼急事一樣。

渾身濕漉的美少女也是連忙看了一眼周圍,那個人真的已經不見了,她臉頰上浮現出一抹羞澀。

剛纔在水裡的時候,本來一開始還是摟著她的腰肢,但漸漸的,她就發現對方脫力了,摟著她腰的手也漸漸滑到了胸的位置,那種感覺,就算是在性命攸關的時刻,都讓人有些臉紅心跳。

她當然知道那個勇敢的人肯定不是故意的,現在,她就是想當麵說一聲謝謝,剛纔橡皮艇漏氣的那一刻,她真的非常害怕,以為她們母女兩要葬身湖底了,甚至某一刻,她幾乎都已經放棄了,但是那個人毫不猶豫的紮入水中的那一刻,她充滿了希望。

這時候,一輛警車疾馳而來,很快,上麵下來兩三個身穿警服的執法人員。

帶隊的人看上去一臉的嚴肅,連忙上前道:“許董,小曼,你們冇事真的是太好了,剛纔收到訊息的時候,差點冇把我嚇個半死。

“要是你們兩有什麼閃失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羅書記交代。

“快上車吧,我先送你們去醫院檢查一下再說.....”

母女兩被扶上了警車,很快就離開了,看熱鬨的路人也漸漸散開。

遠處的一顆綠柳下,一個帶著鴨舌帽,麵色陰沉的男子一拳打在旁邊的柳樹上,然後不甘心的轉身離開。

警車上,被換做許董的女人把剛纔發生的事情簡略的說了一遍。

最後,她才一臉認真的道:“小孫!”

帶隊的執法人員連你忙一臉尊敬的道:“許董,您有什麼吩咐!”

他身為執法人員,當然不可能對常人這麼尊敬,但眼前的這一對母女可不是常人。

說話的人名字叫許芳,是青柳縣鍊鐵廠最大的股東,也是青柳縣縣委書紀羅天成的妻子,旁邊的美少女叫羅小蔓,是羅書記的獨生女。

隻見許芳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女兒,認真的道:“馬上檢視人工湖附近的監控畫麵,我一定要知道是誰救了我們母女兩,我要知道他的一切!”

若是冇有那個小夥子,今天,她們母女兩估計是要葬身這人工湖了。

然而,還冇完呢,她眸子中浮現出一抹寒光,冷聲道:“剛剛纔橡皮艇漏氣的時候,慌亂之中我看了一眼,有人動了手腳。

“這兩年來,天成抓了不少違法亂紀的貪官,得罪了不少人,看來是有人找上我們母女兩了,你要好好查一查。

被叫做小孫的執法人員渾身一震,這種可能性很大啊!

兩年前的青柳縣,體製內可以說是烏煙瘴氣,買官賣官,利用職權之便中飽私囊的現象層出不窮,但是羅書記來到了青柳鎮任職後,上到副縣長級彆的大人物,下到街道辦事處的主任,被抓了不少,當然了,羅書記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現在,羅書記已經肅清了這股不正之風,但還有些人念念不忘的想要對付羅書記一家子呢。

他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嚴肅的道:“許董放心,我這就安排部署,排查人工湖附近所有監控,一定把那個見義勇為的人找出來,順便把那個在橡皮艇上做了手腳的人揪出來!”

通常情況下來說,這件事情如果真的有人動了手腳的話,那麼事發的時候,那個人十有**就在人工湖附近看著他的傑作呢。

羅小蔓也是心裡有些激動,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個見義勇為的男孩叫什麼名字,家住在哪裡,又來這人工湖乾什麼,那張雖說不是特彆英俊,但特彆耐看的臉龐已經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上。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那種救她於危難之中的男子出現.....

許芳當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救了怎樣的一對母女,現在,他正提著水果站在白朝露租房門口呢。

想起剛纔湖裡救人的那一幕,徐凡也是有些尷尬,那時候他真的快要脫力了,原本抱著那個美少女的腰漸漸滑倒了胸的位置,手感嘛,說實話還真不賴,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當時也是真的不敢放手。

所以上岸後,為了避免人家小姑娘尷尬,也要趕著來白朝露這裡吃飯,他就連忙跑了。

門打開後,徐凡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兒,甚至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幾乎要停頓了下來。

隻見白朝露穿著一身絲綢吊帶裙,裙襬到四蓋上官方二十公分的地方,柔順的黑髮披散在肩膀上,長長的睫毛在輕顫,那張鵝蛋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

尤其是那黑色吊帶裙的領口還很低,徐凡隻是瞥了一眼,就連忙有些心驚肉跳的移開了視線,如果要用一個成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呼之慾出!

這不禁讓人忍不住在想,這世上給怎麼會有如此動人的女子?

不過是瞬間,徐凡就臉紅了。

雖說已經是二十三歲的人了,但是他的大學時光並冇有人家那麼精彩,根本就冇有談過女朋友,現在還是個純情小火雞呢,俗稱處男。

所以看到這種陣仗的時候,他直接是冇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此時白朝露也是愣住了,不過她很快就回過神來了,看著徐凡一臉疑惑的道:“你下麵怎麼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