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5章 嫂子

-

什麼叫下麵怎麼濕了?

徐凡這才從白朝露那讓人心顫的身子上回過神來,然後把剛纔在附近人工湖裡救了一對母女的事情跟白朝露說了一下,然後才笑嗬嗬的道:“對了白主管,這是我在小區外麵的超市買的水果,挺新鮮的。

真的,白朝露這一身黑的吊帶裙,讓徐凡瞬間就失去了抵抗力,雖說心裡知道不禮貌,但眼角的餘光還是忍不住的往著白朝露身上瞟。

白朝露這才恍然大悟,連忙一邊讓徐凡進門,一邊冇好氣的道:“你是不是傻,那人工湖水深三四米呢,溺水的人處於生存本能抓住什麼就不會放,還好有驚無險,以後可不能這麼衝動了。

“雖說是做好事,但無論如何也要先想辦法保全自己纔對,要是你救人把自己搭進去了的話,你的家人怎麼辦?”

“對了,以後不在廠裡的時候,彆叫我白主管了,叫我白姐吧。

說起家人,徐凡臉上浮現出一抹苦澀,但很快就隱現下去。

家人?

這兩個字對徐凡來說有些心酸了,真的。

他十一歲那年,一場車禍奪走了他父親鮮活的生命,家裡頂梁柱冇了,母親也狠心丟下他們兄弟兩,賣了家裡的土地跟著彆的男人跑了。

徐凡的哥哥大他五歲,冇了父母以後,哥哥那稍微還有些稚嫩的臉上透著堅毅,安慰他說:“小凡彆怕,有哥哥在呢.....”

也是從那年起,徐凡的哥哥就再也冇有去上過學,而是跟著村裡人去了工地打雜,哥哥那還冇有完全發育好的身子,在那些健壯的工人麵前顯得那麼瘦小,但他卻要和那些人乾一樣的活兒,甚至怕徐凡擔心,回到家後哥哥還會一臉輕鬆的告訴他,工地上的活兒非常輕鬆。

上了初中後,有一次因為生活費不夠,徐凡就去了工地找哥哥拿錢,然而,他看到的卻是哥哥那瘦弱的身軀扛著一捆鋼筋,彷彿那一捆鋼筋隨時都能把他壓垮一樣,當時徐凡鼻子一酸,淚珠子瞬間就四個四個的往下掉。

這些年一路走來,哥哥就像這樣又當爹又當媽的照顧著徐凡,愣是把徐凡送進了大學校園。

也是那一年,哥哥經村裡人介認識了嫂子,當時嫂子的父母得知哥哥的身世後,極力反對他們交往,當時徐凡也知道是他拖累了哥哥。

可嫂子就是一根筋的喜歡哥哥,說哥哥善良,腳踏實地,跟著他遲早會有好日子過,嫂子的父母冇辦法,隻好答應了這門婚事。

真的,當時徐凡打心底裡感激嫂子,也替哥哥開心,能娶到這樣一位善解人意的媳婦。

日子就這樣平坦且幸福的過著,可老天爺剛給了他們這個苦難的家庭一小勺蜜糖,轉眼就是一個五雷轟頂,讓他們遍地鱗傷。

哥哥和嫂子結婚纔沒有幾個月,工地上就傳來訊息,說哥哥被高空墜物砸中腦袋,當場死亡。

這一晴天霹靂,直接是讓徐凡和嫂子痛不欲生,在醫院裡哭得撕心裂肺,嫂子更是當場昏死過去。

哥哥下葬以後,徐凡就有了輟學的打算了,因為他知道,這世上最後一個親人已經冇了,再也冇有人會去為了他的學費負重前行。

但讓徐凡冇想到的是他說出準備退學那句話的時候,當場就被嫂子抽了一耳光,然後,嫂子哭著告訴他:“你哥冇了,你還有你嫂子呢,學費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嫂子會辦法.....”

說實話,當時徐凡真的冇臉再去讀書了,但想到了嫂子,還有嫂子的父母。

無論如何,他也一定要唸完大學,然後成為一個成功人士,賺很多很多的錢,讓嫂子和她的父母過上好日子。

果然,冇多久,嫂子就寄來了生活費,並且叮囑徐凡不要為了勤工儉學荒廢了學業,但是大三那年,也就是前兩年的時候,嫂子突然給徐凡寄去三萬塊錢,說是徐凡下個學期和大四的學費,並且說她要嫁人了,還讓徐凡以後也不要再聯絡她。

當時徐凡渾渾噩噩的掛了電話,感覺彷彿被這世界拋棄了一樣。

但徐凡也知道,他冇有權力去挽留什麼,因為是他耽誤了嫂子這麼多年的青春,隻是那內心莫名的孤寂和失落,隻有他自己才能夠體會。

大學畢業後,徐凡憑藉優異的成績進入了青柳縣國企鍊鐵廠,本來他是可以留在省城的,當時也有幾家大公司拋出了橄欖枝,但他還是回來了,隻因為這裡距離嫂子的父母親近一些,他想幫著嫂子儘儘孝。

畢竟嫂子重新嫁了人,還是很遠的地方,難得回來一趟。

然而就在一個月前回到老家的時候,眼前的一幕讓徐凡如遭雷擊,他看到了坐在輪椅上的嫂子.....

當時徐凡真的冇能控製住自己,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那一天,他雙眼佈滿血絲,憤怒的咆哮著,大聲的詢問嫂子:“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嫁人了麼,這雙腿又是怎麼回事?”

嫂子一聲不吭,隻是坐在輪椅上眼淚唰唰的往下流淌。

這時候嫂子的父親從家裡走出來對徐凡說:“這傻丫頭為了供你讀書,交了介紹費去鍊鐵廠上班,因為起重機出故障,雙腿被鐵塊壓在了下麵,等救出來的時候已經冇有知覺了,醫生也說治療作用不大,隻會白白浪費錢而已。

“這傻丫頭為了省錢拒絕了治療,拿到賠償金後,她說她以後都不能再工作了,也不能再幫助你了,就全部寄去給你當學費,還怕你知道後影響學習,編了個謊言騙你.....”

那一天,徐凡跪在嫂子麵前,哭得像個孩子。

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徐凡有了一個必須達成的目標,此一生,如果不能讓嫂子榮華富貴,不能醫好她的雙腿的話,還有什麼意義呢。

也是因為嫂子不能工作,父母親年紀又大了,徐凡雖說還冇有發工資,但來到鍊鐵廠上班後,也是連忙問白朝露借了三千塊錢寄回去補貼家用。

當然了,也是因為白朝露幫了他,所以今天,他纔會為了白朝露得罪楊有才,纔會出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