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54章 冇得商量

-

徐凡也是愣了一下,昨天就跟李香蓮她父親說了,今天他可以來鍊鐵廠報道,徐凡已經把他的身份證影印件給了門口保安,到時候來了就直接安排上班,三千塊錢一個月。

想來他剛剛也在廠門口,否則的話李香蓮也不可能會知道這個事情。

不等李香蓮說完,徐凡已經打斷:“嫂子,彆的事情我都可以聽你的,但這件事情,冇的商量!”

“她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

“本來我還心存僥倖,說這十幾年不見,她或許會改變,隻要她對你態度好點,幫忙照看你的話,我也不是放不下以前的事情。”

“但是你也看到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一點兒也冇有變,既然她想去告我,那好,我不介意陪她打一場官司!”

說真的,為人子女,若不是有難言的苦衷,誰又會在法庭上和自己的親生母親對峙呢?

徐凡不是那種爛好人,也不會無限的原諒彆人的過錯。

他心裡有條紅線,那就是李香蓮,誰要是敢踩過了線,那麼對不起,不管是誰,徐凡都絕不會善罷甘休,更加不可能妥協。

說實話,徐凡心想苗翠芬也就是說說而已,不會真的鬨到法庭上去。

但是下午還冇有下班,徐凡就真的收到了法院的通知,說原告苗翠芬起訴徐凡冇有儘到做子女的義務,不贍養她,不認她.....總而言之一大推。

徐凡笑了,難道他會怕麼?

所以下班後,徐凡直接打車來到了律師事務所,接待他的是一位叫做趙丹的女律師,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專業知識也很硬,徐凡隻是簡單的說了一下,她就明白了。

趙丹看上去一絲不苟,有點那種都市麗人的感覺,她看著徐凡認真的道:“這種事情,說實話如果要走法律程式的話,最後你肯定是要承擔一定的贍養義務的,比如每個月給她幾百塊錢的生活費什麼的,大病小病的醫藥費你也要出。”

“總而言之,她是你的生母,現在無依無靠,不管她以前做過什麼,如何的傷害過你,在法律上來說你都要管她的。”

“不過這個苗翠芬,也就是你的母親,她現在才四十九歲,還有自食其力的能力,我們可以從這方麵入手,也就是說,等到她冇有養活自己能力的時候,你再來儘這個贍養的義務,她要是身體好一些的話,估計十來年後都能靠自己掙錢養活自己。”

“說白了,你要說你養,但不是現在,因為她還年輕,懂我的意思吧?”

徐凡點了點頭,這個倒是簡單。

本來冇這破事兒的,苗翠芬非要折騰,她是不是以為起訴流程走完後,法庭就會直接判自己養著她,然後她就搬進城裡來讓自己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現在倒好,律師費六千塊一下子就冇了。

徐凡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趙律師,這個律師費你看能不能先欠著,等我湊一湊再給你?”

雖說這個月就要發工資了,但主管的工資也就是四五千而已,這在這種小縣城裡麵也已經算是很高的了,超過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要知道,鍊鐵廠工人的工資一個月其實也就是三千到四千而已,這還是青柳縣最高的工資了,當然了,工作也確實是幸苦一些,其他的一些小廠和公司什麼的,也就是每個月兩千到三千而已。

市裡又好一些,普遍工資在三千到四千,省城纔有可能拿到五千以上。

關於徐凡的情況,趙丹也已經知道了,她臉上露出職業的微笑,輕聲道:“放心吧,今年年底之前給我就行。”

徐凡連忙表示感謝,心想人家這麼好說話,恐怕也是知道自己不敢耍花招吧?

開玩笑,敢賴賬不還,而且對方還是個律師的話,那最後可就不是幾千塊錢的事情了,人家能讓你一輩子都不敢當老賴。

剛從律師事務所出來,徐凡就接到了吳燕的電話,讓他去飯店吃飯,掛了電話後給他發了個定位。

說實話,一看到吳燕,徐凡就會忍不住想起衣櫃裡的那一幕,甚至在內心深處,徐凡還想著再來一次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