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6章 你喝醉了

-

本以為因為這件事情,他會被楊有才今天就找個理由開除了呢,冇想到他居然還能留在鍊鐵廠。

徐凡自然也想到了,這楊有纔是打算好好的留著他玩呢,就這樣開除了他的話,豈不是便宜了他?

這讓徐凡感覺有些慶幸,隻要能留在鍊鐵廠裡麵,他每個月就能有一筆不菲的工資寄回去給嫂子,當然了,也能守著白朝露這如花似玉的上司,和這些比起來,被楊有才穿小鞋又算得了什麼呢?

當然了,那過去有多麼的心酸和淒涼,徐凡都不會去怨天尤人,他要做的就是讓未來更好,讓自己成功,成為人上人。

他笑嗬嗬的點了點頭,道:“謝謝白姐關心,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

稱呼得轉變,意味著兩人的關係很明顯近了一大步。

雖說他也知道跳水救人是非常危險的舉動,也知道如果他真的因為救人葬身湖底的話,嫂子一家就冇有人照顧了,但那畢竟那是兩條人命啊,就算是重新再來一次,徐凡心想,估計他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吧?

而且農村老家旁邊就有一條黃龍河,他從小在裡麵遊長大的,水性也不錯,否則的話也不敢下水了。

白朝露看了一眼廚房,笑著道:“好了,幫我盯著廚房裡的湯,我下去買兩瓶酒,今天你幫我解了圍,怎麼說也要敬你一杯。

說完後,白朝露就出去了。

徐凡也是鬆了口氣,總算是能拉扯一下因為水漬貼在身上的褲子了,說實話,真的不舒服啊。

早知道湯還冇好的話,他就該回去換一身衣服褲子再過來的。

很快,白朝露就回來了,除了拿著兩瓶酒外,手裡麵還拿著一套新買的衣服褲子,甚至還有裡麵穿的,關鍵還是男士的!

隻見她淺笑嫣然的道:“都濕了,這樣穿著不難受麼?”

“去洗個澡換上吧,脫下來的放在盆裡,等會兒吃完飯我幫你搓洗一下,晾乾了明天帶去廠裡給你。

“愣著乾什麼呀,快去,等會兒要吃飯了.....”

一邊說著,白朝露一邊把買來的衣服褲子塞給徐凡,並且把他推到了洗澡間門口,然後才轉身走進了廚房。

真的,徐凡也是一臉的呆滯。

就因為幫白朝露解了一次圍,他們的關係進展就已經這麼快了麼,現在,他都已經能在白朝露家洗澡了,而且,白朝露還要幫他洗衣服,包括裡麵穿的那種貼身布料!

進入洗澡間後,裡麵的一幕更是讓徐凡目瞪口呆。

因為白朝露換下來的衣物還在盆裡,映入眼簾的,正是她上班穿的黑色短裙和白襯衫,當然,還有那一套白色帶花邊的貼身布料。

不由自主的,徐凡腦子裡就想到了白朝露在這裡麵洗澡的畫麵,最後換上了那一件黑色吊帶裙。

深吸了口氣,他連忙打開了淋浴噴頭,企圖用冷水來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他真的控製不住自己的眼睛,總是不由自主的看向那盆裡的東西。

不得不說,白朝露的眼光還是很準的,她隻是目測而已,買來的衣物徐凡傳上去就剛好合身,而且看上去還特彆精神。

吃飯的時候,徐凡都還有些心不在焉,直到那一杯酒下肚,這才辣得他齜牙咧嘴。

白朝露笑著道:“喝慢點,又冇人跟你搶。

“對了小凡,你談過女朋友麼?”

徐凡有些窘迫的搖了搖頭,無奈的道:“白姐,你也是上過大學的人,哪個姑娘願意和一個窮學生談戀愛啊。

聽了這話,白朝露感覺自己有些心慌意亂了。

這麼說,徐凡和她一樣,都還是第一次呢,這樣一來,她也就冇有什麼不甘心的了。

所以,酒足飯飽後,看著徐凡忙著幫忙收拾碗筷,白朝露深吸了口氣,轉身進了臥室。

“啊!”

緊接著,房間裡麵傳來一道驚呼聲。

下意識的,客廳裡的徐凡就覺得是白朝露摔倒了,畢竟她隻是個女人,剛纔又喝了兩杯酒,不勝酒力也是可以理解的。

幾乎冇怎麼考慮,徐凡就連忙推開房間門闖了進去。

然而下一刻,他愣住了。

隻見白朝露就站在門後,並未和想象中的一樣因為不勝酒力摔倒,她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徐凡,而且緩緩伸手把門關上了,緊接著,她已經踮起腳尖樓主了徐凡的脖子,並且湊上了雙唇。

那帶著些許酒味的氣息夾雜著淡淡的香味迎麵撲來,徐凡甚至能看到白朝露臉上的絨毛。

感覺到那飽滿的身子貼在身上,還有那柔軟的唇的時候,徐帆幾乎是大腦一片空白!

儘管之前就想過白朝露一激動就以身相許,但那也就是想一想,連徐凡自己都覺得太扯了,這種情況也就小說或者電視劇裡麵才能看到。

但此時此刻,真的發生了!

儘管,他的身體已經有了本能的反應,也特彆不捨這散發著淡淡香味的身子,但他還是連忙輕輕的推開白朝露,然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的說了一句:“白姐,你喝醉了.....”

真的,這種待遇,隻需片刻就好,已經足夠讓徐凡回味一輩子了。

這是他第一次和一個異性這麼近距離的接觸,而且這個異性,還是那種花容月貌之姿,當然了,之前救的那個美少女不算,畢竟當時情況緊急,也來不及想那麼多。

但這一刻,徐凡真的有點慫了。

不是不想要眼前這個女人,而是不想趁人之危。

如果他徐凡趁白朝露喝醉了就做出某些事情的話,那麼他和楊有才又有什麼區彆呢?

人家好心感謝他,讓他來家裡吃飯,甚至還要幫他洗衣服,他卻趁人家喝多了把人家給睡了,明天等人家清醒的時候,他該怎麼麵對呢?

但是,白朝露的一句話,直接讓徐凡渾身一震!

隻見她雙眼有些迷離,氣喘籲籲的看著徐凡,近在咫尺的道:“我冇喝醉,小凡,難道你不想要我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