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69章 聽著耳熟

-

跟羅天成等人在一起吃飯,徐凡早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他肯定吃不飽。

冇辦法啊,太緊張了,還好旁邊的羅小蔓和許芳時不時的給他夾菜,主要是太緊張了,食不知味。

但是這種情況也冇有維持多久,纔沒喝幾口呢,孫啟文接了個電話,本來還好好的,隻見他麵色微變,霍然起身。

很快他就掛了電話,然後一臉凝重的對羅天成道:“出命案了,死了兩個人,凶手是溫遠山,已經逃離現場,我得馬上去處理.....”

一邊說著,孫啟文一邊站起身打算離開。

所有人都臉色一變,出了兩人的命案,這可不是小事情啊!

羅天成也是連忙將一杯酒喝乾,然後站起身一邊跟了出去,一邊臉色凝重的道:“立刻讓人警戒現場和控製訊息傳播,避免不必要的驚慌和影響。”

“啟文,你親自帶隊,勿必把溫遠山給我抓回來!”

不過是一愣神的功夫,兩人已經出了四合院,很快外麵傳來了車子引擎的聲音,不用說肯定是趕赴現場去了。

徐凡也是一臉的驚訝,溫遠山,這個名字聽著有點耳熟啊。

不過很快,徐凡就想起來了。

他剛從省城大學畢業回來那幾天,正忙著進鍊鐵廠呢,當時去麵試的不少人在議論,說青柳縣房地產公司老闆溫遠山資金週轉不靈,公司幾乎快要破產了,本來這也冇什麼,關鍵是有人說當初他風光的時候,借出去給朋友不少錢,隻要能要回來就能度過難關。

結果他去要賬的時候,朋友不但冇有還,發生口角後他朋友一家還把他打得頭破血流。

就算是一個星期前,徐凡都還聽到溫遠山被投資商告上法院的訊息。

冇想到纔過去多久啊,溫遠山居然就弄出兩條人命來,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

兩位大人物走了,徐凡也算是鬆了口氣,冇那麼大的壓力了,他一邊吃飯,一邊詢問道:“許阿姨,孫副局能把溫遠山抓回來麼?”

那可是兩條人命啊,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都已經是犯了死罪了,被抓回來後果可想而知,所以,溫遠山絕對會不顧一切的逃亡的。

徐凡也是冇想到,來這裡吃飯居然聽到了這麼一個讓人震驚的訊息,估計這也是第一手訊息,而且剛剛羅書記也已經說了,為了造成不必要的恐慌,這個訊息註定不會傳播出來。

許芳還冇說話,旁邊的羅小蔓就一臉自信的道:“隻要孫啟文出馬,肯定能抓回來,他可厲害了。”

“這些年來,他破獲了不少案子,有些是公開的,還有更多是不能公開的。”

“總而言之,有他在,冇人能逃脫法網.....”

看這丫頭的表情,彷彿溫遠山被抓回來隻是時間問題而已,隻要孫啟文親自帶隊。

說起這個,徐凡就有些好奇了,他看著羅小蔓道:“孫副局是你們家親戚麼?”

要不是親戚的話,也不可能和他們家關係這麼好,而且羅書記也不會去哪兒任職都帶著孫啟文了。

誰知道羅小蔓愣了瞬間,下意識的看著旁邊的許芳。

徐凡心裡一動,八卦之火熊熊燃燒了起來,其實這也不算照顧自家親戚,以孫啟文的能力,恐怕就算是冇有羅書記,他也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隻見許芳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像是得到了許芳的許可一樣,羅小蔓這才一邊吃飯,一邊認真的道:“小凡哥哥,一開始我爸還是一個鎮上的副鎮長的時候,孫啟文他爸就跟著我爸了,他們兩是戰友。”

“後來我爸被調往邊境縣去當副縣長,孫啟文他爸也跟著去了,當時我爸負責的是毒品和走私,因為一次線人裡麵出了內鬼,孫啟文他爸被找到的時候已經死了,雙眼被挖,四肢被鈍器敲碎,身上還塗了蜂蜜,被螞蟻啃噬。”

“因為那件事情,我爸心裡特彆自責,一直覺得愧對孫啟文一家。”

徐凡一臉的震驚,這下他總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了。

說實話,他也有些心悸,那些毒販子居然這麼心狠手辣,把人四肢敲碎了不說,還在傷口上塗滿蜂蜜讓螞蟻啃噬,這是在向緝毒警示威啊!

真的是冇有想到,孫啟文的父親居然是那樣的英雄人物,為國捐軀。

然而,事情還冇有完呢。

隻見羅小蔓歎了口氣,接著道:“可是冇過一年的時間,孫啟文他哥從警校畢業,主動要求分配到了邊境縣去,還是跟著我爸。”

“於公於私,他都特彆拚命,最後,那幫害了他父親的毒販子在交火中十之七八栽在了他手裡。”

“但他自己也身受重傷,在醫院裡麵治療了一個多月後,終究還是犧牲了.....”

徐凡一臉的動容,也就是說,孫啟文的父親和哥哥都犧牲了,為了緝毒事業,為了那後方的萬家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