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70章 滿門忠烈

-

真的,此時此刻,徐凡心裡真的感到特彆的慚愧。

就在剛剛,他還在想孫啟文是不是羅書記家的親戚,否則的話,怎麼三十歲不到就已經走到瞭如今的位置,儘管他的個人能力也很強,但是升這麼快,羅書記多半也幫忙提攜了吧。

但是現在看來,他想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甚至於,羅小蔓接下來要講什麼,徐凡都能大概猜到了.....

果然,羅小蔓有些傷感的道:“當時孫啟文正準備高考,聽到他哥哥犧牲的訊息後,偷偷報考了警校。”

“等我爸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一條跟他父親和哥哥走過的路,主動調到了邊境縣跟著我爸。”

“短短兩年的時間,他抓了好多的毒販子和走私犯,立下功勞無數,在那邊的時候就已經是總大隊長了,當時我爸因為政績突出,被上麵調離到彆的縣當縣長,孫啟文也被我爸帶走了。”

“我爸說了,不能讓孫啟文一家都葬送在邊境縣,於公於私,他都要給老孫家留個後人。”

“一直到被調回青柳縣老家當縣委書紀,我爸都帶著孫啟文,說穿了就是看著他,不讓他再去邊境線那樣的地方.....”

聽完後,徐凡深吸了口氣。

孫啟文一家,滿門忠烈啊!

都說虎父無犬子,這一刻,徐凡是真的深有體會,明知道去那樣的地方可能會丟了性命,可老孫家的男兒,誰可曾怕過?

徐凡真的有些心酸,他們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是為了阻止毒品流入國內,禍害百姓,這是真正的為國捐軀!

這時候,旁邊的許芳也是歎了口氣,道:“這世上哪兒有什麼歲月靜好,我們之所以看不到黑暗,那是因為有一群可愛的人在為我們負重前行,把黑暗擋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而已。”

“小凡,你可能不知道,在邊境縣或者鎮上的那些緝毒警,他們就算是犧牲了,墓碑上也不敢刻下他們的名字或者家人的名字,隻是刻著因公殉職四個字而已,怕被那些窮凶惡極的人報複家人。”

“小蔓還很小,隻有一兩歲的時候,你成叔手底下的一個緝毒警千辛萬苦混入了那些人當中為相關部門提供共情報,查獲無數毒品,但卻因為在街上的時候偶遇自己的女兒被認出來了,喊了一聲爸爸,結果那位同誌就人間蒸發了,連屍首都冇有找到。”

“為了這萬家燈火,就算是犧牲了,也冇有人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模樣。”

“所以一直以來,你成叔和小孫都最討厭那些吸食毒品的人,因為是他們把錢送到了那些毒販子的手裡,讓那些人有錢購買殺傷性武器,讓我們那些奮鬥在邊境的無名英雄死傷慘重。”

“你看國內那麼多的吸食毒品藝人沉寂了一段時間,然後又高調複出,甚至還有那麼多的粉絲為他們鳴冤叫屈,這是一種悲哀,那樣的人又怎配稱之為偶像呢,真正的偶像,應該為社會帶來價值,為民眾豎立準確的人生目標纔對。”

聽完這些,徐凡心裡特彆不平靜。

真的,他現在才意識到緝毒警察是一份多麼危險的工作,才知道那樣的一群人有多麼的無私和勇敢。

而孫啟文一家就是這樣的人,耳邊依稀還在迴盪著孫啟文之前說過的那句話:“在我這裡,從來就冇有什麼法外開恩,隻有遵紀守法和違法犯罪.....”

晚上天黑後,徐凡還在幫著羅小蔓收拾碗筷呢,羅書記打電話回來給許芳,說晚上可能要很晚纔回來。

因為溫遠山已經逃離了青柳縣,雖說有孫啟文親自去抓了,但是溫遠山的老婆和女兒住所那邊不少被害者家屬聚集,為避免引發**,需要羅書記在現場親自指揮部署。

徐凡也是有些驚訝,看來,這溫遠山謀劃這件事情有一段時間了,甚至都早已經規劃好了逃跑路線,否則的話,他根本冇辦法逃離青柳縣。

不過聽受害者家前後鄰居所說,受害者夫妻兩是真的死有餘辜,他們困難的時候,人家溫遠山借了七百多萬給他們,現在人家資金週轉出問題了來要錢,他們不還就算了,還夫妻兩把人家打得頭破血流,這才把人家逼得走極端。

否則的話,當時家裡還有兩個孩子和一個老人,溫遠山都冇有對老人和小孩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