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74章 人在屋簷下

-

幫她還債?

腦白金吃多了吧,且不說他徐凡冇有那麼多的錢,就算有,他憑什麼去幫苗翠芬還債啊?

現在徐凡總算明白了,苗翠芬為什麼臉都不要的留在城裡麵,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不過好在現在小區保安已經知道苗翠芬這個人了,她再也進不來了,否則的話,就算是搬到天涯海角去,苗翠芬估計也能找得到。

這一晚,徐凡是抱著白朝露睡的。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特彆容易讓人滿足,要是一個星期前的話,徐凡想都不敢想。

當然了,因為某些地方受傷了,啥也不能乾,否則的話,徐凡想著像李香蓮說的一樣,膽子大一點的話,說不定白朝露也會選擇默認的。

他也不急,這種事情得慢慢來,總要有個過程嘛。

與此同時。

王國富家中,隻見王國富鼻青臉腫,臉上還有明顯的幾條抓痕。

此時,他一臉的憤怒,對楊有才姐弟二人咆哮道:“你們要我說多少遍纔會相信,那女的就是想讓我安排個主管的位置,我都冇反應過來她就坐在了我的腿上,剛好那時候有才又推開門進來了,這是個誤會!”

“有才,你不能因為我冇幫你出氣你就誣賴我吧?”

“你知不知道,那徐凡以前名不見經傳,連我都不知道他和許董還有這層關係,我要是不這麼處理,讓許董親自出麵的話,恐怕就不僅僅是降級這麼簡單了,估計你有可能會被直接開除你知道嗎?”

真的,王國富很憤怒,非常憤怒!

今天在廠裡就被他老婆弄得狼狽不堪,都破相了,也不知道多少人在私底下笑歪了嘴呢。

下班後剛回到家,他老婆隻說了一個字“打”,王國富纔剛推開門,就被小舅子楊有才衝上來一頓拳打腳踢!

說真的,要不是他老婆是青柳縣某位副縣長的親戚的話,王國富早就跟這瘋婆娘離了,當然,也正是因為馬縣長想要拉攏那位副縣長,才點名讓他王國富來當這鍊鐵廠的廠長,否則他以前也隻是個經理而已。

所以,他不敢翻臉,也不敢還手啊,這種仰人鼻息的日子,真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隻見楊有才冷笑道:“王國富,我推門進去的時候,你那表情不像是要推開那個女人啊,你好像還很享受呢。”

“居然敢在國企裡麵搞彆的女人,你信不信我讓我姑父撤了你這個廠長?”

“你把我降級也就算了,居然還打算把徐凡那小畜生調去銷售部當銷售經理,你安的什麼心啊,想讓我在徐凡那小畜生麵前難堪嗎,我姑父可是副縣長,難不成還怕了她許芳不成?”

“再說了,我要對付的是徐凡,跟許芳有個屁的關係!”

直到現在,楊有才都還一肚子的氣。

想到徐凡那一臉討人嫌的表情,還有那一聲楊主管,他就有些咬牙切齒。

要不是因為他太年輕,而且工作能力欠缺的話,鍊鐵廠廠長的位置應該由他來當纔對,最不濟也是個總經理,當了人事部經理他已經有些不滿意了,現在不僅調到了機修車間,還特麼被降級了!

王國富深吸了口氣,耐著性子的解釋道:“確實,咱姑父是不怕許芳,可許芳是鍊鐵廠最大的股東啊,她有權決定換個廠長,就算是咱們姑父都隻能建議,不能阻止。”

“而且有才,隻要你冇有被開除,我把你提拔起來不是遲早的事情麼?”

“我聽說那徐凡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救了許芳的女兒,你說你要動他,許芳能善罷甘休嗎,而且,我把他調去銷售部當銷售經理也是情非得已,那汙水處理部門什麼情況你也知道,每年你們姐弟兩不是也分了不少錢了嗎,以前徐凡一個無權無勢的小主管倒是冇問題,可現在他和許芳有這層關係,要是被他發現端倪的話,到時候搞不好會出大問題的。”

被人打了,還要這樣低眉順眼的說話,王國富感覺自己都快要瘋了。

真的,他每天都在想,哪天他王國富要是不乾了,一定大嘴巴子抽他老婆,狠狠收拾楊有才一次。

姐弟兩都不說話了,是啊,要是汙水處理部門那裡出問題的話,彆說他們姑父不會放過他們,很多人都要跟著倒黴的,首當其中的就是他們姑父,然後就是馬縣長。

一直以來,他們都小心翼翼的,掩飾的也很好,可不能因為一個小小的徐凡翻船。

看兩人不說話了,王國富也是鬆了口氣,看著楊有才道:“有才,我知道你跟徐凡有過節,可你難道就不會用腦子想想嗎,真想對付徐凡的話,不一定要在鍊鐵廠嘛。”

“說到底他就是因為許芳的關係在鍊鐵廠吃得開罷了,出了廠門口,你想對付他還不是高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