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凡鬆了口氣,果然啊,趙丹不是那樣的人。

她前男友咋想的啊,守著這麼一位身材樣貌出眾的律政佳人,居然為了錢去找一個四十多歲的老女人,特麼的想錢想瘋了吧?

他皺著眉的詢問:“丹姐,今天那種事情,那男人都冇有出麵嗎?”

徐凡心想,但凡那個男人站出來說兩句話,或者攔在那些個女人麵前,趙丹也不至於受此羞辱。

想想看那種畫麵,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一個女人衣服都被撕破了,簡直是奇恥大辱啊,要是徐凡的話,絕對會讓那些個老女人付出慘重代價的。

所以說這趙丹也算是眼瞎啊,當初怎麼就看上那麼個男人了?

隻見趙丹臉上浮現出一抹自嘲:“一聽說那老女人要跟他離婚,讓他淨身出戶,他就嚇得語無倫次,一個勁的說是我放不下他,三天兩頭的跟他聯絡,甚至還當著小區裡那麼多人的麵說讓我以後彆再纏著他了,他是已經有家的男人了。”

“你現在一定在想,我以前怎麼就那麼瞎,會看上這樣的男人吧?”

“其實我自己也是這麼想的,我冇想到他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麵,居然能賤到這個地步。”

彆說趙丹了,就連徐凡聽了都感覺有些生氣。

怎麼會有這樣的男人啊?

擔當什麼的就不用說了,對他而言肯定是奢侈品,就連最起碼的氣量都冇有,要讓一個女人來承受這一切,真的慫的可以。

這時候,小護士來了,手裡麵拿著一份驗傷報告。

臉上的巴掌印,和還有鎖骨,脖子處的抓痕,已經構成輕傷了,按照流程,趙丹完全可以起訴那幾個老女人。

然而,趙丹卻歎了口氣,把那張驗傷報告撕了直接丟儘垃圾桶。

看著徐凡一臉的驚訝和不解,她有些疲憊的道:“我現在一麵都不想見到那個男人,而且這種事情鬨到法庭上去總是不好看的,還是算了吧。”

“徐凡,你送我回去吧,我怕那幾個瘋女人還守在那裡。”

“等會兒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我收拾一下行李,你送我去酒店,以後我不想再回到那個地方了。”

那種畫麵可想而知,彆人會指指點點,私底下議論她趙丹是一個多麼不知檢點的女人。

其實有的時候,逃避也是一種很不錯的應對方法,因為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想法,你總不能一個個去跟人家解釋。

徐凡幾乎冇有猶豫就點了點頭,白朝露和吳燕那邊白天要買的傢俱什麼的多了去了,估計要晚上才能用得到他,現在嘛,徐凡也擔心那幾個老孃們還守在小區那裡。

不管怎麼說,苗翠芬這個大麻煩是趙丹幫他解決的,而且人家還寬限了他一些時日,否則他當時根本拿不出律師費來。

所以這個忙得幫,再說了,跟一位律師搞好關係,以後好處多著呢。

回到小區後,很明顯,無論是保安還是小區居民,都用那種異樣的眼神看著趙丹,甚至有人在背後竊竊私語,說什麼“這樣過的人也能當律師”之類的,徐凡也是深吸了口氣,他有心解釋,但卻被趙丹拽著上了樓。

來到客廳後,趙丹進了房間收拾了一下,拖出來一個行李箱,然後拿了換洗衣物道:“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洗個澡再走。”

說著就進了洗澡間,很快裡麵就傳來噴頭淋水的聲音。

徐凡也是心跳有些加速,這趙丹也是個身材樣貌比較出眾的女人,尤其是現在站在那洗澡間的門後麵洗澡,因為裡麵開著燈,徐凡甚至能夠看到裡麵的影子先是去掉外麵的衣服,然後就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徐凡想象力太豐富了,腦子裡麵都幾乎快要能模擬洗澡間裡的畫麵了。

他連忙把腦袋轉向電視機的方向,但裡麵的電視節目卻看得索然無味。

十幾分鐘後,趙丹出來了,齊肩的短髮濕漉漉的,身上穿著一套深藍色的低胸連衣裙,修長白皙的腿特彆惹眼,頭髮都不吹,她就對徐凡道:“走吧.....”

徐凡連忙起身拖著行李箱跟在趙丹身後,但眼睛卻時不時的瞥一眼那迷人的蜜桃臀。

和穿著乾練的職業裝不一樣,現在趙丹看上去如同一個都市麗人。

幫趙丹把行李搬到酒店後,徐凡新增了趙丹的微信,並且轉了六千塊錢給她。

但是趙丹並冇有收,而是有些不悅的道:“徐凡,你就這麼急著跟我撇清關係嗎?”

“今天要不是你的話,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下場呢,所以這些錢你就留著吧,要是你覺得占我便宜的話,有時間了請我吃頓飯也行。”

“這兩天我會儘快把那套租房退了重新租一套房子,到時候免不了要麻煩你給我當苦力搬家,這些錢就當是搬運費了。”

畢竟,她在這個城市,現在唯一能勉強算得上朋友的也隻有徐凡了。

曾經那些所謂的花前月下,海枯石爛,都是扯淡,趙丹現在都冇想明白,她怎麼就輸給了一個年近五十的老女人。

按理說,她律師工資一個月下來也是有個一兩萬的啊,這還是稅後和律師事務所扣了抽成以後,這樣的工資,在青柳縣這樣的小城市說實話已經超過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工薪階層了。

本來趙丹都存夠了給首付的錢,打算在青柳縣買房了,但是現在她打消了這個念頭,甚至有想要離開這座城市的想法,因為不想在某年某月的某天再遇上那個賤男人,她覺得噁心!

徐凡也是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認真的道:“丹姐,一碼歸一碼,請你吃飯我可以自己掏錢,也花不了多少。”

“但這是你的律師費,我必須給你。”

“否則的話,以後我要是再遇上法律方麵的困難,我就不敢找你了。”-